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今年五一小长假,在外省奋斗多年的一位堂叔回乡探望亲戚,本来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没想到最后有些不欢而散的感觉。我老家在乡下农村,不是什么偏远山区,经济发展中规中矩,风土面貌和当前大多数的农村相差无几。我的这位堂叔在村…

今年五一小长假,在外省奋斗多年的一位堂叔回乡探望亲戚,本来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没想到最后有些不欢而散的感觉。

我老家在乡下农村,不是什么偏远山区,经济发展中规中矩,风土面貌和当前大多数的农村相差无几。

我的这位堂叔在村里很有名气,因为他从小父母早逝,读书全靠亲戚资助,没想到还考上了全国顶尖的名牌大学,毕业后更是事业有成,是村里走出去最成功的几个人士之一。

堂叔在外省的省会城市从事传媒行业,自己创业比较繁忙,加上老家没有直系亲属而且距离太远,算起来已经快十年没有回乡。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不过在今年五一小长假的时候,遇到难得的五天假期,加上工作恰好腾出了空闲,堂叔便也有了回乡的打算,还计划带上他的老婆和孩子。

堂叔小时候和我家最为亲近,读书时受我爷爷的资助最多,所以这次回来除了看看老家的亲戚外,最主要就是探望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是典型的农村老人,年龄越大越住不惯城里,我们只能由着他住在村里,父亲和几个姑姑轮流回村陪护。

虽然爷爷年事已高,但一直记挂着堂叔这个从小孤苦的侄子,听到他要回来的消息后非常高兴,早早地就给我们所有人打了招呼,让大家到时候都早点回乡下做准备。

5月1日当天,父母带着我一家子,几个姑姑姑父带着各自孩子,一大群人早早地回到了乡下,做起了各种准备工作。

许久未见的亲戚回乡探亲,自然应该要隆重招待,我们一大群人进行了分工,然后各自忙活起来。

父亲和几个姑姑在厨房做饭,当天中午计划了很多饭菜,而且大多都是硬菜,所以厨房的事情非常忙碌。

我和几个姑姑家的兄弟姐妹虽然都已经成家立业,但这时仍然是实打实的小辈,老老实实地负责打扫卫生、采买物品等事情。

忙起来时间过得很快,不过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丰盛的饭菜摆了两大桌子,到处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就连露天的院坝都拿水冲洗了一遍,只等着堂叔到了之后开饭。

因为回来的路程实在遥远,加上过节期间不可避免地堵车,堂叔虽然是4月30日出发,但直到5月1日中午一点左右才回到了乡下。

进门时的热闹不用多说,堂叔挨个和爷爷、父亲以及几个姑姑问好,并且将带来的礼物分送给大家,虽然他已经多年没有回乡,但对亲戚们绝对有着真感情,言语之间十分动情。

当然,爷爷和父亲姑姑也非常高兴,都顾不上招吃饭呼,一个劲地拉着堂叔叙旧,我和几个兄弟姐妹因为隔了一辈,而且没有太多和堂叔相处的经历,反而有些插不上话。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但也正因为此,我在空闲的时候发现,这场难得的亲人相聚,可能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真正高兴。

这要从堂叔的老婆和孩子,也就是我应该称为堂婶和堂弟的两位身上说起。

堂叔年轻的时候忙于事业,加上各种各样的原因,直到十年前才成家,堂婶的年龄不大,到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孩子也不到十岁,和我们几个平辈的兄弟姐妹差得老远。

这是堂婶和堂弟第一次跟着堂叔回乡,按理说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我却非常明显地看了出来,这两位眉宇间的神色十分勉强。

堂弟还是个小孩不用多说,将不情愿和不高兴都写在了脸上,堂婶虽然有所掩饰,但神色间分明带着疏离的感觉,打招呼都是浮于表面的客套。

当然,毕竟堂叔一家人是大老远赶回来,有可能是路上舟车劳顿太过辛苦,让堂婶和堂弟有些不在状态,所以我赶紧提醒大家开饭。

这时已经到了一点半,听到提醒大家赶紧招呼着上桌入座,父母姑姑等陪着爷爷和堂叔坐了一桌,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陪着堂弟坐了一桌,因为堂弟年纪还小,堂婶也到了这桌。

当天虽然是家宴,但大多是从城里买来的上好食材,而且菜式安排得也很有档次,即使味道比不了大饭店,品质却绝不逊色半分,而且更能显出大家的诚意。

看到这样丰盛的饭菜,堂弟脸上的不情愿果然淡了很多,带着些期待地正准备吃饭,没想到堂婶却突然叫住了他说:儿子,等一下。

说着话,堂婶拿出了一包湿纸巾,将堂弟和她的碗筷擦了几遍,这才示意堂弟开动,但又不忘补充了一句说:你在车上都吃好多零食了,记得少吃一点哈,免得长胖。

这年月谁还看不懂这些,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忍不住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诧和不悦,因为堂婶的举动分明有着几分嫌弃。

当然,堂婶可能是单纯有些洁癖,不一定是瞧不起农村的饭菜和卫生,但当天的饭菜其实非常精致,卫生也干干净净,甚至筷子都是新买的,所以她的举动就显得有些多余和刺眼。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但堂婶好歹也是长辈,而且远道而来,加上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最小的都上了三十岁,已经拎得清轻重,所以都没有表露出什么,干脆闷头吃起饭来。

相比堂叔那桌的欢声笑语,我们这桌就显得分外安静,堂婶挑选着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等堂弟又吃了几分钟后,就赶紧催着他也收拾下了桌子。

说实在的,这样的感觉让人相当不舒服,几个兄弟姐妹又交换了一下眼神,终于有人忍不住小声说:真当自己是城里人了,谁不是呢,有必要这样吗?

虽然这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但我们都赶紧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不过此刻堂婶毕竟已经下了桌,我们接下来倒也放开了吃饭,气氛重新活跃了起来。

饭后几个长辈继续叙旧聊天,我们几个年龄不小的小辈负责收拾,没想到才过一会儿时间,碗筷还没洗完,就又出了新的问题。

当时那位小堂弟在院里玩手机,玩到一半时突然叫了起来,跟着气冲冲地对堂兄说:爸爸,这是什么破地方,网络信号这么差,我都卡掉线了!

村里的网络信号确实比不过城里,有的地方好有的地方差,但堂弟因此将村子称为破地方,实在是显得不太礼貌,顿时让堂叔有些尴尬起来,压着声音斥责了几句。

然而这位小堂弟明显是在家娇宠惯了,听到堂叔的斥责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大声音地叫道:我早就说了不来,你非要我来,来了还要骂我,我不喜欢这里!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看到堂弟这样的表现,堂叔有些下不来台,不由得动了真火,好在这时堂婶将堂弟拉到了一边,局面终于安静下来。

不过因为这么一打岔,堂叔的兴致也没有了之前那么高昂,说话的话题也有了些变化,从叙旧变成了这些年的情况,还说了些在外奋斗的不易。

堂弟是个熊孩子啊,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又忍不住交换着眼神,但这毕竟是堂叔的家事,哪怕父母这辈也不好多说什么。

正因为此,我们几个只能继续默默地做着家务,同时关心着堂叔他们聊天的话题,因为我们都有种感觉,堂叔的探亲不会这么顺利。

果然,到了下午三点半左右的时候,我们正准备计划晚上的饭菜,却看见堂婶带着堂弟走了过来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吧?

一点才到,一点半吃饭,两点半下桌,吃完到现在才刚刚过了一个小时,就准备打道回府?路上都花了一天一夜呢!

我们都觉得非常诧异,下意识地挽留起来,不过这显然是堂婶单方面的决定,堂叔皱着眉头说:不是说好多玩几天么,这么早回去干什么,这个点走我们也只能赶到城里住下。

听到堂叔的话,堂婶也不顾很多亲戚在场,反驳说:来之前没想到这里的情况,这里竟然有蚊子,都把儿子咬出疙瘩了,而且这里没有酒店,晚上还不是只能住在城里。

农村里确实有蚊子,不过喷点防蚊喷雾可以驱赶,回城里住酒店也没关系,吃了晚饭再走都来得及,所以堂婶的理由其实都不算什么,只是她确实不想待在这里。

但堂婶既然已经明确摆出了立场,堂叔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否则在亲戚面前吵起架来就不太好看,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来和大家告辞准备离开。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大家对此都能理解,虽然都有些不舍得堂叔就这么离开,却也没有强行挽留。

不过就在这时,爷爷叫我取了几块老腊肉出来,包好之后拿给堂叔说:以前你最馋我家的腊肉,可是那时候穷谁都没有多的,现在富裕了你却又隔得太远,只能带几块回去尝尝了。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爷爷没有什么文化,但说的话非常质朴,这几块腊肉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却代表着真正的家乡味道。

看得出来,堂叔拿到腊肉之后也非常感动,但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能点了点头,跟着一步三回头地带着堂婶和堂弟走了。

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大家正有些伤感,身旁一位堂姐却突然说:堂婶又有些看不起那些腊肉呢,看着黑不溜秋的,可能她还以为是什么脏东西吧!

因为堂叔一家人已经走远,堂姐说话的时候没有压低声音,亲戚们都听了个清楚,不过没有人责备她说怪话,就连爷爷都只是叹了口气说:算了吧,都不容易。

堂叔回乡探亲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虽然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更多却是双方磨合的生涩和不适,最后双方都不是非常高兴。

事后我曾思索其中的原因,问题多半是出在堂婶的身上,虽然她跟着堂叔一同回乡,心里却始终处处以城里人自居,心态维持着高高在上。

这样的一种状况,自然很难融入农村的环境,与所有的亲戚格格不入,始终都是一个局外人,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感觉。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堂婶,毕竟她从结婚以来,还从未跟着堂叔回过老家,有陌生感和疏离感在所难免,想很快融入亲戚之中也有些强人所难。

写在最后:

话题回到最初: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原因其实并不复杂,从我堂叔回乡的事情中,就可以看出明显的几点:

一是即使现在农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很多人过得并不比城里差,但有些城里亲戚来到农村后,仍然免不了带着高高在上的心态,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二是也有部分农民的生活仍然比较紧张,但在城里亲戚来做客时,都会想方设法办好招待,可是这样不但会增加很多经济负担,城里亲戚也并不一定会感觉满意。

三是城里亲戚来做客后,走的时候难免会带一些土特产、蔬菜等等,有的时候还可能会挑肥拣瘦,即使农民朋友们都很热情好客,也有伤不起的感觉。

大致出于以上几点原因,造成了有时城里亲戚来做客的时候,其实是给农民朋友添堵,毕竟生活圈子和固有观念有所不同,凑在一起有时难免会有不愉快的地方。

但说到底,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民,既然是亲戚,那最重要的还是亲情,这是最平等最紧密的关系,只要大家都能摆正心态,自然可以融洽相处,谈笑风生。

谢谢朋友们看到这里,欢迎补充指正。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老公的大伯在外省做大官,他的两个儿子都经商听说身家5/6000万起步,清明节的他们时候回乡探亲,开来的车子都80多万,手上戴的表更是价值不菲,就这么一位活脱脱的成功人士,可是在饭桌上说的话 ,不知道他是情商低还是故意让我们难看,总之让我们一家人很是尴尬,有点下不来台。

听公婆说老公的大伯当年是我们乡镇唯一的大学生,毕业后就留在了外省,考了公务员 ,听说在外省一个政府机关上班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老公的大伯是我们村里走出去的最成功的人士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因为工作繁忙,再加上距离老家远,大伯都是好几年才回乡探亲一次,早几年大伯离休了,所以才有了时间回乡探亲 。

大伯这次回老家是给他老父亲和母亲扫墓 ,公婆在电话里得知大伯要回乡时,他们提前两三天就把家里的各个犄角旮旯大扫除了一遍,而且还到农村大集买了很多的菜,肉类和水果,婆婆更是把养了两年的老鸭子还有大鹅都给杀了,准备招待大伯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在大伯要来到的那一天,老公的四个姑姑都来我家了,包括远在上海的那个,本来她都打算回去了,在得知大伯要回来时,她特意停留了一天。

大伯在电话里说,他可能中午10点~11点左右来到家 ,一大早我公婆还有几个姑姑就杀鸭子,宰鹅,洗菜的,剁肉的,比过年都要忙 。

因为我家里只有一张餐桌考虑到人多坐不开,我老公特意又去人家办喜事租赁桌子的那地方租了三张桌子,还有一些板凳来 ,那天中午,我家院子里无比热闹,就给办喜事一样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中午10:30,大伯的车缓缓的开到了我家门口 ,他大儿子,大儿媳,还有大伯和伯母一行四人来的,大波下车后就赶紧和在旁边等候的我公婆还有几个姑姑说话握手 。

他儿子则把车掉头重新停好 ,姑姑还有我婆婆,赶紧招呼伯母还有大伯的儿媳到家里去,农村人的热情就是这样,我婆婆伸手就想过去拉伯母到屋子里去 ,没想到伯母一下闪开了,而且用手弹了一下我婆婆拉她衣服的地方,说: 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然后一行人就都到屋里去了,这时候就看见大伯的儿子从车上拿下来了一串香蕉 ,一箱饼干 ,还有一条价值100多块钱的香烟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几个姑姑不停地招呼伯母,还有她儿媳吃水果,可是无论怎么推让人家就是不吃,农村人的热情就是实在,说话间,姑姑拿起了水果就往伯母还有她儿媳手里塞 ,无奈之下伯母接过了水果可是她随手又放在了桌上,对姑姑说,我们吃的水果都是有机的和进口的这种不敢吃,说完,他她撇撇嘴,弄得我姑姑很是尴尬。

而且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他的儿媳更是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个口罩戴上 ,后来我才知道,她嫌弃我公婆的房间里有味道 。

在屋子里说了一会儿话后,大伯就到我家的院子里溜达着看 伯母也紧追其后,可是她手里拿着一张湿纸巾,走几步路就把她鞋帮上沾的泥土擦掉。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后来就开饭了,当饭菜都摆上桌后,大伯的儿媳怎么也不动筷 ,她手里拿个纸巾不停的擦拭桌子 , 我婆婆看到后对她说: “侄媳妇快吃饭吧 ,这桌子刚才我擦过了,很干净的 ”,这时就听见大伯的儿媳嘴里小声的嘟囔着 : “哪里搞来的这桌子也太脏了,上面都是一块一块的油漆 ”(ps: 桌子是在村里办喜事的那里借的,不是脏,就是这个样子 )。

农村人给城里人比起来虽然穷,但是人实在所以在吃饭的过程中,我公婆还有几个姑姑总是把肉,那些大菜,硬菜往他们一家人面前挪,生怕他们够不到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等我婆婆把炖了四个多小时的老鹅还有老鸭子端上桌的时候,我赶紧招呼着他们吃,可是伯母说: “哎呀,油乎乎的怎么吃的下去 ,这种老鹅用人参,当归,黄芪炖着吃才滋补呢 ,” 说完直撇嘴,还摇头 。

后来只要招呼着他们吃菜,伯母还有她儿媳就是这道菜咸了,这道菜油大了,这样吃不健康的,等一盘茄汁大虾上来的时候,他们四口人没一个吃的,他儿媳更是说这种虾都是重金属超标,不能吃的,而且他们家从来没有买过这种虾,人家只吃深海里养的那种,像这种看都不看,后来有一道素菜,伯母说怎么吃到嘴里怪怪的,我婆婆说这是用猪油炒的,猪油炒菜香 ,没想到伯母当场就把吃到嘴里的那口菜又吐了出来,她说,吃猪油不健康的容易高血压,而且还劝我们都不要吃了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为了这顿饭,我公婆提前两三天就赶集买菜,当天更是把几个姑姑都喊来帮忙,打心眼儿里说,我公婆更是把他们认为我们这边最好吃的,能拿的上桌的菜都做了, 结果这顿饭我们是出钱出力还没落好,从头到尾被他们各种嫌弃 。

下午的时候,大伯在村子里和他几个年龄相仿的老伙计在一起聊天,看着伯母还有他儿媳在我家就如坐针毯,恨不得赶紧走。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等他们要走的时候,我公公说了句,家里还有自己磨的小磨香油,你们带点走吧 ,没想到伯母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即就说道 : “有的话那我就带走一点吧,说实话还是老家的这种香油好吃,大城市有钱都买不到纯真的 ,”她跟着我公公去房间里拿香油的时候,我家下的红薯粉条,种的红小豆,绿豆 ,还有自己磨的玉米面 ,现榨的豆油,储存的红富士苹果,每一样都都表示想带走,就这样,我家的农作物被他们塞了满满的一后备箱 。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写在最后。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要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从我大伯一家回乡的事情中,我总结了有以下几点原因 。

一: 有些城里亲戚天生就自带优越感,总以为他们高人一等似的,其实现在的农村不比以前了,有很多农村人的生活并不比城里人差,可是在城里亲戚来到后,却时刻表现出一副不接地气的样子,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

二: 农村人天生就朴实,热情,实在 ,总想着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拿来招待客人 ,可是城里亲戚未必领情,反而各种挑三拣四 ,结果却是出钱出力还不落好。

三: 城里亲戚来做客时只是拿一些很微薄的礼物 ,可是在走的时候却大包小包的打包一些土特产农作物 ,这种热情的给和淡淡的回馈,让农村朋友们很是心酸 。

综上所述,我觉得不管是农村人还是城里人 ,既然大家是亲戚 ,就应该互相尊重彼此的感受,尊重当地的生活习惯 ,大家也都要摆正心态,自然和睦的相处。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除 )


我姑姑是公务员,算是我们村出的最有能耐的人,受到大家的尊重。但是每次她拿东西到我家来,我父亲都不要,甚至连门都不让她进,姑姑觉得特别委屈。我父亲之所以对她意见很大,这其中真的有非常多的故事。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爷爷和奶奶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姑姑。爷爷在我父亲十岁的时候就走了,那时我姑姑才两岁,我奶奶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过活,日子过得特别苦。

我父亲只读完小学就跟着奶奶下地干活了,起早贪黑的种着家里的四亩地,勉强维持着三个人的温饱。到了姑姑13岁小学毕业的时候,父亲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奶奶已经找人给他介绍对象了。按照当时农村的惯例,家里条件不好,姑姑一个女孩子能上完小学就算不错了,因为很多女孩学都没上过。但是姑姑她学习特别好,每次考试都考第一名,她更是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初中。

当奶奶让姑姑下地干活,不让她去上初中的时候,她躲在家里天天哭,饭也不吃。到了开学报道的那天,初中的老师找到了家里,老师说姑姑成绩那么好不去读书真的太可惜了。那时候还没有九年义务教育,老师觉也只是劝说没有其他办法。奶奶说家里真的太穷了,儿子马上要娶媳妇,哪里有钱供她读书。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开学的第二天,奶奶在家里大发雷霆,把我父亲狠狠地揍了一顿,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原来是父亲偷偷的拿了家里准备给他娶媳妇的钱,给姑姑交了学费,让姑姑去读初中去了。

姑姑开开心心的读初中去了,家里没了钱父亲相亲的事就泡汤了,但是父亲满不在乎,他说只要肯吃苦过两年又能攒够钱了。

初中在镇上,离我们家比较远,姑姑要住在学校里,因此除了学费,吃饭、住宿都要花钱,仅靠家里种粮食挣的那点钱根本供不起姑姑上三年初中。思来想去,父亲决定种菜卖菜补贴家用。

父亲是个勤快人,姑姑上初中的三年,父亲每天起早贪黑不知疲倦的种菜、收菜,走街串巷卖菜,父亲不仅挣够了姑姑的学费,生活费,还攒下了娶媳妇的钱,顺利的结了婚。

父亲结婚后依旧种菜买菜,因为姑姑考上了师范高中,再读两年学就可以当老师了。对于父亲的决定,母亲是支持的,她也帮着父亲种菜卖菜,虽然苦了点儿,但是他们相信未来会好的。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两年后,姑姑师范高中毕业了,因为她成绩特别好所以很多学校抢着要,示范高中内部也邀请她留校任教,这在当时是极少数的,姑姑选择了留校。

我们家出了一个铁饭碗,出了一个老师家,供妹读书的父亲更是受到全村人的尊重。

姑姑读书的时候成绩长期拔尖,没想到教书居然也是一把能手,连续两年她带的班都取得了全市前几名的好成绩。她的能力得到了市里学校的认可,直接把她从县里的示范高中调到市里的一中教学。

姑姑去市里面教学以后回家的次数就少了,一方面是教学任务紧,另一方面是离家特别远,但是每次姑姑回来都会留下一些钱和她从市里面买的礼品,家里的生活因她一人脱离了贫困。

父亲和姑姑第一次吵架是因为他小舅子上学的事。我母亲是家里的老大,她下面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弟弟是最小的,比我母亲足足小了一轮。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我外公特别宠爱我舅舅,家里挣的钱和女儿出嫁收的彩礼都花在了舅舅身上,上学的学费更不在话下。我舅舅学习并不怎么好,甚至说有些差,因为他连初中都是复习了一年考上的,他在初中学习也不好,所以考高中也不容易,考师范那就更难了。第一次没考上,他又复习了一年,第二次还是没考上,这一次只差了几分,但是学校卡的严,差几分也不让去。这个时候正好赶上我姑姑从县里调到市里,学校的领导特别重视,于是我父亲就想让我姑姑去学校打个招呼,只要我姑姑开口,相信学校里面应该不会为难,但是没想到我姑姑居然当场拒绝了,她说得按学校规定走。

那天我父亲和姑姑吵的很凶,最后不欢而散,我舅舅最终没能去读师范高中而是去了普通高中,高中毕业后分配到工厂半工半读,后来成了技术工人。

自从姑姑和父亲吵架以后,他从以前两三个月回家一次变成半年回家一次,他们兄妹似乎有了隔阂,不像以前那么亲近了。

又过了一年,姑姑结婚了,嫁给了另一个男老师。姑姑和姑父结婚后不久,他们两个考上了公务员,姑姑去了教育部门,姑父去了法院,成了公家人。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父亲和姑姑第二次吵架是因为奶奶的事。奶奶上街买米,回到家她称了一下发现卖米的少了她称,但是卖米的不承认,于是就和卖米的吵了起来,结果吵不过人家就动手推人家,人家也没怎么着就躲了一下,结果奶奶自己摔到了地上摔伤了。小贩把奶奶送到了医院,去了医院以后,奶奶让小贩拿钱,小贩不拿,于是奶奶就说要去告他,小贩不搭理她。

说到去告人,奶奶本来觉得麻烦就想放弃了,但是父亲知道后就动了心思,自己的妹夫不就正好能帮忙吗。父亲起诉了小贩,并把这个官司告诉了姑父,姑父也答应了帮忙。没想到开庭的前一天,姑姑回了一趟家,她把一个档案袋递给我父亲让他看。她说小贩没有错,人家属于正当防卫,打官司赢不了,她不会让我姑父帮忙的,那样会害了他。

父亲听完后,气不打一处来,把她大骂一顿,说她是白眼狼,连自己亲娘都不帮,说自己后悔当初供她读书了。那天姑姑是哭着离开的,我父亲被她气的吃不下饭,奶奶在医院里听说过更是伤心难过,以至于病情加重,半年后就去世了。

奶奶去世后,姑姑回家次数就更少了,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回家一躺,回来去给爷爷奶奶上坟,然后也不过夜,在家里吃顿饭就走,父亲也不留她。

姑姑的仕途很顺利,几年以后就成了部门的中层领导,认识她的人都夸她正直,因为亲戚找她帮忙,她都是公正的处理从不徇私。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父亲和姑姑彻底闹翻是在几年前我的孩子上小学的时候。为了孩子的教育,我在市里买了房子,距离市重点小学只有一路之隔。

按照往年政策,我的孩子读小学是可以进这所小学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孩子要读小学的那年政策变了,不再按照居住地就近入学了,变成了按照户籍地就近入学,这样一来,我虽然买了房子,但是户口还在老家,是不符合入学条件的。

大家都知道,农村的户口迁出也容易,迁回来就难了,所以我不想迁户口。眼看着所有符合条件的都报名成功了,有些不符合条件的也都在找人。如果回老家上学,这房子不白买了吗,迁户口我又不愿意迁,所以只能找关系,这时候我就想到了姑姑,她正好管学校。

孩子上学的事是一家的大事,为了自己的孙子,父亲带着我们一家三口备了礼物去找姑姑。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我们一家到了姑姑家,一开始并没有说我们来的目的,姑姑看到我们的到来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为了孙子的事,父亲罕见的一边帮姑姑做菜,一边和姑姑唠起家常,姑姑受宠若惊,甚至激动的有些抹泪。当饭菜做好准备吃饭的时候,父亲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和她提起了孩子上学的事,没想到姑姑的脸色渐渐变得难堪。父亲就那么盯着她,眼神慢慢的由热情变得冷淡。当姑姑低下头不敢直视父亲的脸时,父亲二话没说拉起孩子的手扭头就出门了。我是最后出门的,看着姑姑我想说些什么,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当我出门的时候,我听到姑姑在哭。

最终我孩子进了一所民办学校,这个学校和重点小学齐名,但是因为是民办,每年要多花很多钱。这一次是父亲最后一次找姑姑办事,和前几次一样没有办成,这也是父亲和姑姑最后一次交流,从那以后父亲不跟姑姑来往了。

好几年过去了,听说姑姑又升了,只是这一切似乎和我们家没关系了。每年过年的时候,姑姑还是会回来,但是父亲门都不让她进,她带的东西也从来不收。现在姑姑只能每次给爷爷奶奶上完坟就回市里去,她的头发一年比一年花了,也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才能理解他这个妹妹。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以前我年纪小不懂事,不太理解姑姑的做法,为什么她不帮我们家忙,但是现在我理解了,而且开始尊敬佩服她,我也开始试着劝解父亲。

姑姑绝对是个伟大的人,她的做法是对的,如果亲人找来就徇私那就不是一个好官了,虽然亲人有些气愤,但是她得到了大家的尊重。

这两年每次看电视的时候,我都给父亲讲姑姑那么做是对的,你看电视剧里那些徇私的都是什么下场,父亲也渐渐的理解了姑姑。

去年过年姑姑再次来到我家的时候,父亲打开了门迎接她,父亲给她道歉说这些年错怪她了,让她受了不少委屈。姑姑听完直接抱着父亲哭了一场,能得到亲人的理解,姑姑也很欣慰。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现在姑姑马上要退休了,姑姑说退休了以后要回到村里来居住,而父亲已经早早收拾好了我们家里空闲的院子。


老公的姑姑在深圳定居了,据我公公说他老公家产有五六千万,家里车子更是大牌。就连家里保姆都配备了一辆十几万的车。

姑姑每次回来也会记得给老公家里人带礼物的,只是她很多时候要几年才回来一次。今年清明节的时候她带着老公回来说是祭拜祖先,后来在我们家吃了一顿饭。

我和老公结婚已经7年时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识老公口中的富豪姑姑。见到她的第一眼我表示人确实是自带几分贵气,明明已经快40岁的年纪看起来就是像个30岁的姑娘一样。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姑姑进门的时候就示意我老公说:二娃子好多年没见了,怎么越来越黑了。把车子后备箱里面的两个箱子搬进来,里面都是给你们带的东西。

老公只得屁颠屁颠地拿着姑姑的车钥匙拿东西,老公气踹嘘嘘地搬着两大箱东西进了家门。我当时心里感叹这富人会送些什么东西呢。

老公现实拆了其中一个箱子,里面满满的全是衣服鞋子。姑姑看老公拆开后就对着老公说:我知道你女儿今年快6岁了,里面这些衣服都是我女儿穿过的,不过呀虽然是穿过的但是却全是一些大牌。这些牌子在宜宾是买不到的,女孩穿着也会特别有气质。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我可能是典型的穷人自卑心理在作怪吧,虽然别人记得给我女儿衣服,哪怕就如她所说这些都是一些大牌,但是我始终觉得我女儿干嘛要捡别人穿过的衣服呢?

接着老公开始拆第二个箱子,这里面有一些水果,还有一些土特产。只是姑姑接下来的话就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了。

姑姑对着公公婆婆说:哥哥嫂嫂,我特意在深圳给你们买了些特产,我知道你们家经济不好,平时肯定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这不你们今天也可以感受一下各种美味了。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说着姑姑就开始从箱子里面拿东西,她拿出一种水果就跟我老公说:二娃子去把这个莲雾洗了,这个东西可是好东西哦,一般的地方还不产呢。

接着婆婆就去了厨房开始做饭,我看着婆婆一个人在做也就跟着进去了。

姑姑应该是有钱用保姆习惯了吧,我刚进去一会她就对着厨房喊我:二娃子的老婆,你给我倒杯开水呗。你们家的茶我刚刚喝了茶叶不怎么好,我就喝开水就行了。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我自然是赶紧拿着杯子清洗干净给别人送了上去,之后这个姑姑就一直跟公公在客厅吹牛。不过我在厨房呆在也是在姑姑言语中间听到一种满满的自豪感。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饭菜做好后,就叫着姑姑一起上桌吃饭了。

她坐上桌子后看了看,她先是拿起饮料左看右看,公公当时还以为她是找不到开口好心地说:来我帮你给打开。

姑姑笑着说不用,这点小事怎么能劳烦哥哥你呢!我却在旁边看得真真的,她是在找饮料的生产日期呢!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接着我们就开始吃饭了,婆婆出于礼貌夹起菜就给姑姑,姑姑眼看着菜要到碗里了赶紧就把碗给挪开了,笑着对我们说:我自己夹,平时在家都是用公筷的,这我还有点不习惯呢!

好吧婆婆只得收回了自己的手,这时姑姑又发话了。

她看着我们吃得挺香的就说:今天的菜油点大呀,你们这样吃是不健康的,健康的饮食应该少油少盐。

婆婆只得尴尬地笑着回答到:我们乡下人跟你们不一样呀,我们平时生活就不是很好,遇到有客人来就想着把好东西都拿出来分享,下顿我记知道你的饮食习惯了,我就煮点白水菜给你吃,到时候你可别嫌弃才好。

吃完饭后姑姑对着我老公说:二娃子呀,你现在在哪里上班呀,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老公知道姑姑是有钱人,不管自己怎么说姑姑都是会觉得工资低的。老公只好抓抓头发尴尬地回答道:我人没有文化干的都是体力活,一个月的工资就够糊口了。

姑姑这下来了精神对着我老公就开始长篇大论了起来。

姑姑说:男人嘛一定要以事业为重,你现在还年轻不要总想着能糊口就行了。像你姑父现在也算是有钱人呀,他每天依然知道要奋斗,当然你肯定是不能跟他比的,毕竟你的眼界和文化在这里。

我老公听完我能明显感到他生气了,但我老公还是笑着说:嗯姑姑你说得对!

我这暴脾气实在是忍不了,当即就对着姑姑说:姑姑,你看姑父事业那么成功,我老公就是不怎么上进,大家都是一家人,你看你这次回去的时候要不把二娃子带上,让姑父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的去学学经验?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姑姑明显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她先是楞了楞,接着对着我老公就说: 我原本也是想帮你来着,但是人家都说亲戚之间最好是不要一起做事,这样到时候亲戚都没办法做了。

公公听完连连点头说:是的是的,你说得有道理,我这儿子没什么能力去也是干不成大事的。

当天晚上眼看天就要黑了,公公就跟姑姑说:你留下来在我们家过夜吧,等会给你重新垫一床洗干净的床单。

姑姑连连摆手说:不用了,我在别人家住不习惯的。更何况我洗澡喜欢泡澡,你们家没有浴缸,我等下去住酒店比较好。

老实说我听到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反而轻松了不少,她在我们家呆的这半天我总感觉她看哪都觉得不好,她的眼神时刻都是告诉我们不舒服。

走的时候公公对着姑姑说:你带点花生去吧,这都是我们家自己种的。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姑姑连连摆手说:花生我就不要了,这东西再哪买不到呀!不过你们家刚刚饭桌上那个蘸水里面放的什么油我觉得挺香的,给我带点走呗。

我知道那个油,那个油是冬天的时候婆婆在茶叶地里面捡的茶籽去打的油,我不能说十分珍贵,但是那玩意真的很耗神耗力的。

婆婆前些日子还跟我说捡了几天捡了几百斤茶籽才打了几斤油,不过这个油真的是很香,就是我们当地买也得几百元一斤呢。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我们穷人家看别人看得起自然是开心的,公公赶紧把家里全部的这种油都给了姑姑拿走。

姑姑是太有钱了吧,从她进门的那一刻就时刻给我一种瞧不起我们家的感觉。

几个小时的接触下来我很是不自在,晚上我问老公是什么感觉的时候,老公也是直言没办法呀,毕竟是自己的姑姑。我也理解姑姑吧,她毕竟嫁出去那么些年,并且这么些年都是在养尊处优中度过的,就像我们穷人去到商场也会觉得满满的融入不进去。

不说姑姑瞧不起咱们,就说我自己出门去打工几年,再次回到老家的时候前几天也是十分不习惯呢,总是觉得家里灰尘多,总会觉得家里厕所脏。

穷人送礼物总是把自家最好的给别人,而富人送礼物几乎都是送出自己不要的。


黄金周,城里几个亲戚打电话给我朋友,说他们十多人要到我们乡下XX景点来玩玩。朋友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个虽然是小众景点,里面可看的东西不多,但收费也不低。

50元一个,10多人,500多。要是花个500多请大家吃顿饭,那比进景点更有意义。朋友给亲戚们说,那个景点没多大好看的,你来我带你到其它更好玩的地方去,还不要门票。对方一听,说不来了,他们转到其它景点去。

从这件事情来看,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节假日想到的就是到景点去逛逛。而当地人,对这些景区情况比较熟悉,原来好多地方是不收费的,突然之间收费了,又觉得没多少稀奇的,自然不愿意再去。

而城里亲戚呢!他们是从各种媒体上看到这些景点宣传照片的,觉得出门旅游一趟,已经到了这个地方,不进去看看也只能是白来一趟。朋友打算带亲戚去的地方,是本地一个空坝子,还能踩水,那里当地人玩得比较多,也比较热闹。但不属于景点,亲戚们对这个地方就不太感兴趣。

城里人和农村人,在消费上差别是比较大的。城里人愿意把钱花在旅游这些地方,而农村人,更愿意把钱花在刀刃上。每年农村人花钱外出旅游的不多,要是能找到不要门票的地方,是大家的首选。

另外,城里人到农村,好多人也是奔着采购农村土特产的。这采购农村土特产,问题就更多了。很多人以为土特产,当地所产,价格会很低,但其中一部分土特产,价格会比城里贵。

亲戚让带去购买,当卖方说出价格时,有些人就会产生质疑:在我们城里才卖多少,怎么到你们这里要收这么高?有时,亲戚质疑的眼神,似乎是农村亲戚从中占了便宜。很多时候,农户也是基于自己的成本算账,有些东西就是比城里稍微贵些。农村人习惯了这种价格,但城里人不一定接受,他们有个心理价位。

农村人好客真假也要因人而异。大部分人是好客的,但是,有时面对城里亲戚和自己想法不一样的时候,尤其是自己又没有主人的感觉,被动接受别人意见的时候,或许又是被人怀疑坑人了的时候,不知怎么解释清楚,心里就别扭了。

我看到村里很多人家,城里来了亲戚,全家出动,如临大敌。真的!从头一天开始,就到菜场买各种菜准备好,就算干农活的都会把事情丢下一两天,全家陪着亲戚这样那样。等到把亲戚送走,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农村人对城里亲戚不热情,而是农村人心理特有的一种感觉,怕招待不周会被人说闲话。

总之,我觉得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大家既然是亲戚,已经坐在一起,大家互相尊重彼此感受,照顾对方情绪,尊重当地人的生活习惯。做到心理上的平等,那大家才能和谐相处,相处起来也才愉快。


今年的清明节期间,身家过千万的大姨回来了一次老家,我这个大姨自从出嫁后就很少回来,她的形象就只存在于我母亲给我的介绍里,我本来以为这就是一次很正常的回家探亲,但没想到发生了让我意料之外的事。

大姨一家让我第一次打心底改变了对亲戚的看法,特别是对久居城里第一次回乡下的亲戚,这并不是我不欢迎城里的亲戚,而有些时候是城里的亲戚并“不待见”我们。

我们母亲兄弟姐妹有四人,上面有一个哥哥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我母亲排行老三,在我母亲那个年代家里有四个孩子是很常见的事情,有些家庭甚至还有六七个兄弟姐妹呢!

大姨是姐姐也嫁得最早,相对于我母亲与小姨来说,大姨是真的“嫁对人”了,三姐妹如今就大姨过得最好,也最有钱。

据我母亲说,我大姨嫁给大姨父时过得并不是特别好,那时大姨父给的彩礼钱只有180块钱,家里的陪嫁只有一床被子、一个小柜子而已。

婚礼很简单也很朴素,大姨就这样嫁给了大姨父,大姨父是隔壁镇上的人,相距也不是特别的远,本来大姨也是可以经常回娘家的,但大姨嫁过去没两年家里就遭遇变故,山体滑坡把大姨父老家给埋了,大姨与大姨父虽逃过一劫,可二老就没能够幸免于难了。

在亲戚朋友以及我外公的扶持下,大姨父总算将就把二老的后事给办了,但家已不成家,想要重建对一穷二白的大姨父来说基本上不太可能,于是这期间大姨父只能随着大姨回了娘家。

大姨夫父也是一个要强之人,要说让他一直久居老丈人家里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这对他来说岂不是成为了上门女婿了?可现在的他又能够怎么办呢?

可能也是遭遇了这一次事情的刺激,大姨父徒然像是转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听说可以南下务工后他就带着我大姨去了深圳。

大姨父走的时候路费我外公给凑集了大半,剩下的钱是我母亲给的她的彩礼钱,这些钱都是交给我大姨手里的。

据我母亲说大姨出去时大概是90年左右,在我们哪里也悄悄刮起一股南下务工的风潮。

大姨这一去就差不多去了十一年左右,直到零一年她自己回来了一次,说实话,那时的我虽然已经读了小学,但对这个大姨并没有什么记忆,只记得家里大人们说有一个在外打工的大姨回来了。

那一年也是我外婆去世,大姨回来也估计是为了送我外婆最后一程,这一次大姨父并没有一起回来,家里人问大姨都说太忙了,也太远了。

自从大姨回来这一次之后就在也没有回来了,我不太清楚我母亲还有舅舅他们有没有与大姨有过联系(在我看来应该有,不会十几年都不闻不问),但这些我不是特别清楚,毕竟这是他们上一辈子的事情。

不过我倒是听我母亲说大姨父在深圳那边发了财,起初也只是打工,一个月能够有三百块钱呢!我母亲本来想跟着一起去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但我也庆幸我母亲没有去打工,至少对我来说我的童年是完整的,不至于成为“留守儿童”。

我想我母亲没有下定决心很大情况是因为我们两姐妹吧!她也不忍心丢下我们,我大姨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决心,除了家里变故之外,也还有她当时没有孩子有关系。

后来大姨父走得越来越顺,在南下务工好几年后接手了一家做家具的厂子,听我母亲说是因为老板发不起工资跑路了,厂子里留下了机器,大姨父当时也是胆子大,直接自己挑起厂子做,非常神奇的是后来这生意那是越做越好。

特别是自09年之后大姨父的家具厂扩建了好几倍,厂里的家具那是经常的供不应求,说他身家千万那真的是小瞧他了,甚至我认为他仅仅手里的活动资金就已经超过千万,就本身资产来说那绝对是已经过亿了。

我大姨前些年在大姨父家具厂旁又开了一家织布厂,生意也是异常的红火,就单单我大姨个人资产可能也已经超过千万了。

我并没有见过大姨父,对大姨也没有什么印象,对母亲口中的他们也仅仅只是一个口头认识,在我看来他们是很有钱,但这似乎与我没关系,也离我很远很远,这本来就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一样。

本来我以为不会与大姨父、大姨他们有什么挂钩,毕竟他们在母亲口中在有钱,这与我的生活也不相干,但在今年清明节舅舅告诉我母亲说大姐要回家,问我母亲要不要回去?

其实我母亲要回外公家也很简单,毕竟我们就在同一个县,我母亲也并没有远嫁,舅舅打电话来说回去就回去呗!

本来清明节我们也要为自己家的事情忙碌,但我父亲执拗不过我母亲,我们母亲说她姐姐这么多年没回来了,这个回去看一眼也是应该的,我父亲无奈只能先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匆匆完成,然后带着我和小妹一家四口去了外公家。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认为我母亲有些“贴富”,如果我大姨只是穷鬼一个,我母亲还会如此着急去看她吗?

在这里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会。

我母亲并非是那种“嫌贫爱富”之人,这一点我还是了解的,她只是单纯的想要见一见她这个多年没有见的姐姐而已,如果我母亲是一个爱富之人,那她绝对不会在我大姨落难时给她自己仅有的彩礼钱做路费了。

大姨这次回来是全家一起,不仅大姨父也一起回来了,甚至还带回来了一个表姐一个表哥,这也是与这一家人第一次见面。

去外公家的路上还有一小节路面因为旁边土质的原因未来得及硬化,大姨夫父的大路虎车只能停在硬化路的尽头。

这一段未硬化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大姨一家四口的车子到时特地打了电话给舅舅,说让我们帮忙拿点东西,舅舅一听也是立即招呼了几个表哥去帮忙拿,我虽然是女孩子,但依旧没能够逃离。

大姨带来的东西比较多,整个后备箱都塞的满满的,远道而来的是客,东西都被我们几个老表给包圆了,大姨家的两个老表就不用劳累他们了。

我原本以为这是一次很正常的亲戚接待,可没想到真正让人“恶心”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两个老表一下车就有些懵了,眼前的是一条真正的“水泥路”,前两天刚刚下过雨,这路面是真的泥泞不堪,两个老表低着头看着自己白净净的“对勾鞋”,又看看这泥土路,这可怎么走?

大姨也是眉头紧锁,她脚上还穿着一双褐色的高跟鞋呢!

这种路面是根本就走不了,二舅见如此只得招呼自家孩子回去找几双水胶鞋来,这些水胶靴大姨与大姨父是硬着头皮穿的,从他们的表情我看的出来有些不怎么愿意,毕竟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

大姨与大姨父还能将就,可两个老表就没办法了,说什么也不肯穿这水胶鞋,等我们把东西都搬完了这两个老表还是坐在车上不肯下来,大姨好说歹说就是说不动,年纪大我一些的表姐更是哭哭闹闹要回去,这可让大姨犯愁了。

这才几步路就不走了?最后舅舅没办法了,这短短不到两百米的距离舅舅硬是开着摩托车来驮这两个老表,因为这一些小事闹得不愉快也不好不是?

原本我以为这种闹剧到此结束,可没想到的是两个老表到了外公家竟然跳起了“芭蕾舞”。

说是“芭蕾舞”那也是好听,其实就是两个老表在下了摩托车后踮着脚尖走路,外公家门口院子是经过硬化了的,完全不存在泥土路的情况,只是家里喂了一些鸡鸭,导致这院子里确实不是那么的干净。

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并算不得什么,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在两个老表看来就有些难以接受了,因为这地面似乎到处都是“小动物排泄物”,如果不想不小心踩到,只能踮着脚尖跳芭蕾舞。

看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表姐一边踮着脚尖走路,一边捏着鼻子的模样,我突然觉得有些难受,心里不由得有些不高兴。

这不是我玻璃心了,只是觉得这个表姐的行为有些让人心里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像嫌弃自己一样。

他们虽然没有说,可实际行动却有些“伤人”,几个老表一开始是看着好玩,可接下来却都是沉默的尴尬,这种尴尬让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与这两个老表打招呼了。

外公看着这个只在手机里见到的外孙也是格外的高兴,虽然已经八十多了还是老当益壮的从屋子里抬出两张凳子给这两个外孙子坐,两个老表毕竟冷漠的接了凳子,这本来就有些让我不舒服了,连一声外公都不会说吗?

接下来两个老表的做法就更让我火冒三丈了,这个大姨家的表姐从包包里掏出一张湿巾,竟然当着大家伙的面擦凳子,爱干净是好事,可你也得分场合啊!

更别说这是长辈给你抬过来的凳子,你这种做法岂不是说嫌脏吗?

如果我不是小辈,我真的要出来说一说,大姨虽然也有些尴尬,但也并没有去阻止,只是外公似乎也有些尴尬,但口中却说这女娃儿真爱干净。

你以为这就告一段落了,告诉你,还远远没有。

这期间我们真的不知道该与这两个老表打招呼,而两个老表也似乎没有与我们几个老表交流的意向,就自顾自坐着玩手机,这耳机一戴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到了晚饭时,两个老表并没有吃饭,准确来说应该是没两口就不吃了,依旧还是坐下后拿出湿巾擦了筷子、凳子,就扒拉了两口米饭,菜是一筷子没动,这在当时真的让大家很是尴尬。

而大姨则打着圆场说两个孩子在来的路上嚷嚷着饿,他们已经吃过了,大家伙不用管他们,话说是这么说,可明眼人都晓得这两个孩子是嫌弃“饭菜不好”,亦或者说是“不卫生”。

这一点从一开始我就看出端倪了,这两个老表应该是觉得这乡下的这种大碗菜不卫生而不想吃,并非是真的吃过了,后面的情况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因为到了晚上要休息时,这个表姐竟然在吃面包,还有被安排与我两姐妹一起休息,可她怎么也不肯,真不知道是嫌弃我两姐妹还是嫌弃我舅舅家的床,我想两者都有吧!

我两姐妹虽然说也是女孩子,但与这个表姐比起来那真的是“女汉子”,整体穿着对比她来说是真的“土”,估计这个表姐也看不上我两姐妹吧!

更别说让她与我们一起休息了,对她这种“爱干净”的女孩子来说比打了她还严重。

那个表哥也是差不多,他并不想与其他表哥表弟们搅和在一起,大姨回来的那天晚上就不怎么安宁,两个老表不肯休息,大姨父只能大晚上的开着车送他们去县城里开酒店睡觉。

来者是客,我去舅舅家同样是客,这种做法对我舅舅来说就相当的尴尬,这岂不是当着大家伙的面扫他的面子吗?

摆明了两个老表就是嫌弃。

本来是一次看起来很正常的走亲戚,但最后大家都留下的疙瘩,舅舅自己心里也不好受,我们去外公家的这些外孙也看不过去。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喜欢城里的亲戚去走动了呢?

原因就在于此了,大家是害怕被嫌弃。

本来舅舅是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可是两个老表一来就给了他一个大写的尴尬,走“水泥路”,跳芭蕾舞,用湿巾擦凳子,甚至吃饭时用湿巾擦筷子,嫌弃饭菜不吃,甚至晚上安排的房间不满意去县城开酒店房间,这一系列操作让舅舅的脸火辣辣的疼。

这种情况不止在我舅舅一人身上发生过,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这种被嫌弃的事情多了,请问还会有人继续“热脸贴冷屁股”吗?

而且我大姨与大姨父的做法也有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溺爱,对两个孩子的问题不仅没有进行教育,反而替孩子说话包容,最后大姨父甚至为了将就孩子直接开车去县城里找住的地方。

这不是对孩子的纵容溺爱是什么?

最后我想说的是:大姨与大姨父也是从农村老家走出去的,这些年虽然说在外面发了财,可是对孩子的教育却没有跟上,一味的的溺爱纵容只会害了孩子。

孩子平时的生活条件是不错,但也应该让他们知道生活的来之不易,也应该学习品德修养的问题。

两个老表一不尊重长辈,二看不起同龄老表,三当着大家伙的面不给舅舅面子,这是好的品德吗?

不!这是骄纵无礼,大姨与大姨父不仅没有及时纠正,反而一味的溺爱纵容,孩子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吗?

这样时间久了,只会让亲戚朋友们越来越疏远,并非所有人都会因为你的财富而贴近你,你这样做了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亲戚远离,甚至你的名声也不好了。

其实对于农村亲戚来说,城里来一个亲戚是很欢迎的,毕竟这也难得来一次嘛!可是在心伤透之后谁还会去在意呢?

大家都怕被嫌弃,与其被嫌弃还不如不接待,这是心已经伤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尊重,如果尊重都没了,谈何欢迎下次再来呢?你说是不是?


姨表哥表嫂在城里做医生,表哥据说是外科一刀,技术了得,收入一流。而漂亮的表嫂生在城市里,长在城市里,她是妇科医生,牛皮得不得了。他们的一个宝贝儿10岁,凡是龙眼果成熟的季节,表哥一家必定不请自来,年年如此,烦死了!

表哥表嫂自己一家来不算,还邀请其他熟人同来,一般有二部小车装满,多的10个,少的也有5至6个。表哥表嫂他们来时,都是空着手来,从来没有买过任何礼物进屋。一下车,吱吱喳喳要喝茶,有的说有喝龙井,有的说要喝铁观音,更有二个要喝咖啡,指名要喝雀巢。其他品牌不喝,好象他们是大款,是土豪一样,他们的语言,略带有命令式,这是我们最反感的人。

这些城里人喝足茶后,开始爬树搞龙眼果,问也不问一声,好象是他们的家一样。专拣好果,大果,买高价的果来摘,边摘边吃,嘻嘻哈哈,乱搞一通。这些果树是我们精心打理一年,用汗水,化肥,农药换回的,被这些不受欢迎的亲戚摘了,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摘了果,装满尾箱,吃饭还挑三拣四,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

甚至有过三次他们的10岁小孩要指名吃什么,什么,必须重新炒来供他们小皇帝吃。还嫌农村人脏,不卫生,碗筷洗了又洗,用开水洗二至三次。似乎他们高贵一等!这样的城里亲戚,极端反感他们,来一次,心里就骂一次,滚!


远在上海的姑姑给奶奶打了个电话,说五一要回老家看看,老家的亲戚听说之后,个个都心生厌烦,心直口快的大婶子直接来了一句:“哎呦,哪个稀罕他们回来哦。”

姑姑年轻的时候嫁到了上海,姑父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他们的儿子是个地产商,女儿在日本留学。这一家子一年挣的钱,够老家所有亲戚加起来不吃不喝攒了十来年的。据说在上海他们家住的是别墅,光一套房子就值上亿。

按理说这样的亲戚到哪里都应该受到欢迎的,可为什么大家都不想他们回来呢?我把这次五一他们回来后发生的事情说一说,您就明白了。

城里亲戚的到来,给老家的亲戚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终归是亲戚,面子上的事情还要做的。姑姑一家来之前,奶奶就开始给他们一家张罗住宿的地方,爷爷就让大伯到集市上买好食材。大伯是骑爷爷的小三轮去的,空车去,回来的时候三轮车的小车斗都放满了,各种蔬菜、猪肉和牛羊肉。鸡鸭家里都养,有现成的。

姑姑他们回来的那天早上,奶奶早早把大家召集起来,给大家分工:大伯负责联系姑姑一家,他们是开车回来的,大伯去村口守着;二伯和我爸去村里其他家借桌凳去;剩下的老姑和婶婶还有我妈就跟着奶奶忙烧饭。村里其他人看到我家这样,还以为我家有什么喜事,都纷纷过来打听凑热闹,大婶子不耐烦地把手一摇,“那有什么喜事哦,是我那上海当老板的姑爷一家要回来了。”人家一听,不禁点头:“哦哦,那可是你们家的大贵人呐,是要隆重点。”二婶子听了直翻白眼,心说什么就是大贵人了,最小气的就是他们家。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我妈也在我面前念叨:“你姑姑这一家回来一趟,要花大家不少钱呢,你看这么多菜,少说也得千把块钱呢。还把这么多人喊到一起为他们准备饭,他们是放假了,我们给他们当佣人。”

老家亲戚的热情,换来的是城里亲戚的冷淡。

中午快到11点的时候,大伯给奶奶打电话,说接到他们了,马上就到。可奶奶刚挂掉电话,大伯一家的车就到了。一家四口下了车,没看到大伯。奶奶就问了姑姑一句:“老大人呢?”姑姑伸手往后面一指,在后面跑着呢。“大婶子听见了,过来问:“怎么没一起坐车回来啊。”姑姑家女儿,也就是我表妹说话了:“大舅脚上都是泥,车刚洗呢,反正就几步路,大舅说他走着回来。”

大婶子脸一沉,就去厨房了。姑爷家儿子,也就是我表哥,从那辆奥迪A8的后备箱里,拎了一些礼物:一箱鲜奶,一箱酸奶,两条红南京,一包芝麻糊和一包麦片。姑姑说:“这些东西都是带给爷爷奶奶的,二老千万不要客气,不然我们都不好意思的。”奶奶没说啥就接下来了,爷爷则招呼他们赶紧准备吃饭。我妈在耳朵边说了一句:“今年看来发财了,超过300了,我输了。”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很快,饭菜都上了桌,满满的一大桌菜,非常丰盛,因为桌子大小有限,桌上除了姑姑一家四口,剩下的基本都一家派一个代表上席,加上爷爷奶奶,和我们几个孙子辈。姑姑婶婶和其他小孩都上不了桌,他们就在厨房吃。

所有人都落座后,爷爷招呼大家赶紧吃菜,可招呼了几次,姑姑一家也没动筷子。姑父说他不饿,早上吃太多,现在喝点茶水就行了。表妹和表哥还是小时候来过,已经很多年不回乡下老家了,本来他们是要出国旅游的,但国外疫情严重,国内出游人又多,没办法才跟来的。

菜还没上的时候,表妹就掏出一包湿纸巾,在她和表哥那一块使劲地擦来擦去,一会功夫,湿纸巾就变黑了,她皱起眉头,把擦黑的纸巾给表哥看,嘴里发出“咦”的嫌弃声。碗筷也是用湿纸巾擦了一遍又一遍。他们在桌上坐如针毡,两人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我离得近,他们说的话被我听见了:“桌子上黏糊糊的,好脏啊。那些菜怎么都有黑乎乎的东西在里面啊,你可别吃啊,万一吃坏肚子不得了。”

在农村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我们都是用自己榨的菜籽油炒菜吃,菜籽油炒菜,它有个弊端,就是烧出来的菜会有糊疤,看起来像脏东西一样,其实不是的。姑姑见状,咂了咂嘴,“哎呀,去年我就跟你们说过,不要做这么多菜嘛,哪里有人要吃哦。而且都太油啦。你们快吃快吃吧,我们都不饿,路上吃一路零食了。”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他们不吃,其他人也不好大快朵颐,大家随便吃了点,就匆匆结束了。这让在厨房吃饭的孩子们乐开了花,他们呼啦一下全上来了,争着吃这吃那。表妹看了又是一阵鄙夷,那表情好像在说:“真没见过世面。”

城乡差距大,城里亲戚不适应老家生活,让老家亲戚自卑。

到了晚上,奶奶安排他们住宿休息。姑爷说不用了,他们在镇上已经定好了宾馆,晚上就不用给他们安排了。爷爷有点生气,说你们回一趟家,连睡觉都不在家睡,传出去不好听。表妹撅着嘴说:“外公,我们晚上要洗头洗澡,你这里也没有专门洗澡的地方啊,而且厕所是在屋外面,夜里我们出来害怕,而且还有蚊虫。外公,我们还是在宾馆住吧。明天一早我们再过来不就行啦。”

这话一说,老家这边的亲戚全没了脾气。是啊,在农村哪有这么讲究呢,再说了,讲究也得有条件啊,虽说现在农村条件好了,但在家里有单独卫生间有马桶的,还是少数。这下大家再也没人留他们在家里住宿了。

老家亲戚付出多,城里亲戚付出少,双方情谊不对等,老家亲戚心寒。

第二天,姑姑带着一家人挨个拜访亲戚。其实大家为了招待好姑姑一家,每家都准备好了要招待他们,都备了很多菜,留他们吃饭。可他们都是匆匆见个面,连茶都不喝,说几句话立刻就去下一家——拜访亲戚如走过场一般。

当然了,他们也没空着手,每家都带了一条红南京,一箱鲜奶。

好不容易熬到了5月3号,姑姑说他们次日要回去了,5号路上可能堵,就提前一天回去。大家嘴上表示很遗憾,说难得回来一趟,多玩两天呗,心里却都乐开了花——终于要走了,赶紧走吧,大家都自在。

但在他们走之前,大家还是给他们准备了很多东西:从地里刚摘的各种蔬菜、现杀的老母鸡、老母鸭,四五百个土鸡蛋等等,把他们那辆奥迪A8的后备箱都给装满了。表姐全程皱着眉头,她低声对姑姑说:“妈,要这些东西干嘛啊。”姑姑倒是实在,轻轻拍了她一下:“你懂什么,都是农村土菜,绿色无污染,城里买不到的。”

5号临走之前,大家给他们送行,表妹和表哥早早坐进了车里,姑父坐在驾驶座准备开车,只有姑姑一个人下了车,从包里掏出400块钱,塞给了奶奶,“我们回来的少,你把钱拿着,回头想吃什么,自己看着买啊,别舍不得花钱。”

二婶子暗暗啐了一口,大婶子会心一笑:“就这点钱,后备箱那些菜都不够。”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结语:从这次姑姑一家回农村发生的事情,我想大家也能理解为什么城里的亲戚到乡下做客,家里的亲戚却高兴不起来的原因了。

总结来说,主要还是双方的经济实力相差大,城乡差距大,生活条件和生活习惯差别大导致的。

老家人过于热情,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城里的亲戚,而城里的亲戚呢,本来条件就好,加上见识的也多,根本对农村里的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这就造成了双方心理上的一个不平等——一个是倾尽所有,一个是习以为常。这就产生了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冷淡如水的落差,这个落差会让老家的亲戚非常的难受。

而这个落差,正是让老家亲戚高兴不起来的最主要的原因。


十一长假,远在山西当兵的三舅要带上家人回来探亲,30几年没回来了,大家翘首以待,都盼望着这次盛大的家庭聚会。没想到的是,本来高兴的场面,以尴尬不欢而散,也成了最后一次聚会!

三舅17岁当兵,远在太原,中途从来没回来过,姥爷去世都没回来,由于三舅是事业型的,从大山里走出去实属不易。所以他选择留在了部队,后来一直发展不错,现在的地位可想而知!

舅妈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千金小姐,特别矫情,听表哥说他去了一次三舅家,水都没喝一口就打发走了。但是三舅特别顾家,知道家里穷,他丈母娘家的旧衣服都给寄回家给大家穿,包括我也穿过这些衣服,的确是好料子。

以前三舅从来不提起回家,不知道他是自己做不了主还是咋的,后来估计是年龄大了,开始怀旧了。因为三舅妈先天不能生孩子,他们抱养了一个女儿,不幸的是非“D”那年,妹妹不幸感染去世了。

三舅在悲痛之中迟迟走不出来,三舅觉得自己的命该绝,自己没有亲生的,连捡来的孩子都被夺走了。于是08年又收养了一个儿子,由于三舅失去了女儿,对这个儿子宠的无法无天,没法说了!

就在家人听说三舅回来,大家高兴之极,家人提早打电话,叫我们这些在外地的提早回家准备。一个个特别高兴,我们在外地的30号晚上都坐飞机回去了,真是像迎接什么大东东一样,把姥姥家周围彻底清扫了个遍,恨不得把土刨一层。床单都买的新的,碗筷都是新的,我还专门买了一套盖碗茶行头,在院子里摆桌子上,显得比较高大上。

院子里另外摆上五张桌子,表哥表弟忙着去邻居家搬桌子搬板凳,我们女同志负责厨房。我们自认为都是好菜,能搬上台面,都是我们从城里带回来的。二舅还专门准备了野味,土特产都准备上了,都以为三舅妈会稀罕。

大表哥从上海开车回来,因为他的车比较有排面,专门让他去机场接上三舅一起回来,尤其不能怠慢三舅妈!听表哥后来说,一路上全是三舅妈在埋怨,什么鬼地方,穷山恶水,破路快把骨头颠散架,表哥一直忍着,故意和三舅聊天。

为了迎接三舅到家,表弟专门从长沙带的礼炮回来,三舅到家就点上,大家看见三舅别提有多高兴,兄弟姐妹抱头痛哭!但是舅妈明显满脸的嫌弃,小表弟去玩礼炮盒子,三舅妈说:不要动,脏死了。但是这些大家都不当回事,啥都掩盖不了相聚的喜悦。

他们下午四点多到家的,到家大家聊了一会儿,准备入席就坐,兄弟姐妹十几个,有的甚至孙子都好几个了,所以坐了满满五桌,三舅和姥姥,舅舅,姨夫们坐一桌,三舅妈和她儿子,舅妈,姨妈们坐一桌。剩下这些年轻辈的就随便坐了。

出于对表哥表嫂的敬重,我为他们服务,毕竟表嫂们还有表弟媳妇都是嫁咱们家的,不能只顾三舅妈,怠慢她们不好。除了三舅妈那桌死气沉沉,其他桌子上都热闹非凡,大说大笑,这才有亲情的氛围。

此时就在三舅妈的桌子上,小表弟准备吃东西,三舅妈说:别忙,有开水吗?拿点开水过来,把碗筷给我们烫一下。

大家瞬间尴尬了,明明这些碗筷都是新买的,洗得干干净净的,有必要这样吗?我屁颠屁颠的把开水拿过去,给他们把碗筷烫好,我还特意拿了一块干净毛巾把碗筷给擦拭干净,可是我认为是干净毛巾,三舅妈不这么认为。

三舅妈说:不擦不擦,再烫一遍了直接给我。我只好再给烫一遍递给她,她从包里掏出湿纸巾,用纤纤玉手一遍又一遍无死角的擦拭着碗筷,脸上一脸嫌弃,几个姨手脚无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搭把手不敢。

大家瞬间尴尬了,然后吃饭的继续,大家继续有说有笑,然而大家都热情敬三舅妈的酒,三舅妈不给面子,坐着头都不抬,冷冰冰的说:你们爱吃爱喝你们继续,我不来这套,我不喝酒,有啥好敬的?又不是有头有脸的人,再说又不是好酒,我闻着头疼。

这不摆明了瞧不起我们家人嘛!意思是这些人不配敬她的酒,酒虽说不好,也是我们大家用心挑的,100多一瓶的,我们认为酒已经不错了,再说一家人聚会没必要搞排场吧!

小表弟吃这不让吃,吃那不让吃,反正认为不干净,大家才刚刚开始吃,三舅妈就带着她儿子下桌子了。大家都热情的关心她有没有吃饱,她当没听见似的走了。然后一群小家伙一起玩,三舅妈的儿子骄横跋扈,抢小朋友的东西,抢不过小朋友他哭了,他这样一哭,三舅妈彻底爆发了:我说不回来非要回来,我儿子在家从来都舍不得说一下他,跑这么远送给别人欺负,都是些什么孩子?没有教养!

这下三舅是真尴尬真生气了,三舅说: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不很正常吗?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我家,都是我的家人,这些孩子不是我的侄子就是侄孙,注意言辞!

三舅妈带着儿子去旁边的大树下面玩,大家继续喝酒,表哥说:一副城里人的派头,有意思吗?了不起吗?她回来我们当贵客招待,我去他们家差点不让进门!

表哥这样一说,我们这辈的都不出声,心里都觉得表哥说得对,一会儿小表弟过来要玩手机,问有没有无线网。这个山咔咔哪有无线网,最多是个2G,平时打电话都费劲。

三舅妈又不高兴了,三舅妈对三舅说:吃好没?吃好了走了。

姥姥一下慌了说:走?才回来就走?去哪里?伟儿(三舅)几十年不回来,能多住几天吗?

姥姥虽说老了,能听出来她对三舅妈说话很卑微,小心翼翼的害怕三舅妈生气!三舅妈说:回来见一下就行了,这农村晚上住哪里?宾馆没有,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大姨说:有地方住,妈妈住的偏房专门收拾干净的,还贴了壁纸,床单被褥都是新的,专门准备好的,你们这么远回来,多住几天,妈妈这么大年纪了,以后你们回来一趟也不容易,哪怕条件差,看在妈妈份上,坚持几天,委屈今天吧!

三舅说:说好的回来住几天,多陪陪妈妈,现在走去哪里?

三舅妈说:你住下,给我们去镇上找个宾馆住下,你爱咋住咋住!我是说多住几天,但是我不知道你们家是这个条件,给我的落差很大,你能理解一下我的感受吗?

三舅无奈,叫上邻居家的小伙子帮忙开车,把他们送到镇上,因为大家都喝酒了,不能开车。他们走了,表弟把地上的酒瓶子踢得到处飞,气愤的说:不知道他那个啥“长”咋当上去的,就这点出息,混的太蹉跎了,这样的女人,不打留着干什么!

姥姥在一边默默的抹眼泪,大舅妈从来就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大舅妈对姥姥说:整天嘴上挂着你的伟儿伟儿,你的伟儿现在回来了,你满意了吧?我们这些在身边的你不当回事,认为你的伟儿好,还是你身边的有指望!

三舅30几年不回来,大家翘首以待的聚会就这样拉下帷幕,其实不能怪三舅妈,她毕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时回到农村,而且习俗和饮食都不一样,她一时无法接受可以理解,但是后来再没聚过,害怕这种聚会。

说实话大家现在为什么不爱和城里亲戚有太多交集呢!因为城里人始终还是瞧不起农村,其实城里人到农村,他们的条件虽说有限,但是他们会拿出200%的热情对待客人,你拿出来的都拿出来待客,真是掏心掏肺,就是这样,城里人还一个劲的挑剔,把人家的热情劲儿给浇灭了,所以农村亲戚真是害怕城里亲戚来家里,包括我妈也是这样,不希望城里亲戚来家里,相处别扭。

亲戚之间是相互的,如果到农村做客,大家开开心心、和和乐乐不挺好嘛!如果拿出城里人的派头,不是挑剔就是嫌东嫌,搞得大家都不开心都尴尬,人都是有尊严的,满腔热情的招待城里有钱的亲戚,费力不讨好,谁心里能痛快呢?

亲戚之间走着走着就散了,如果亲戚之间不走动的话,关系慢慢就淡了。有句话叫:一辈亲,二辈表,三辈四辈是路人。过年过节正常走动串门联络感情,不要做任何评价和耍大牌,做个识大体有界限感,和人相处愉快的好亲戚,最起码保持亲戚常走动的欲望,让大家感觉值得聚一聚,这样大家相处愉快,亲戚之间不就图个自在嘛!好好维系,尽力不要让亲戚之间变成路人,尤其对待农村亲戚,不要戴上有色眼镜对待他们。


我是乡村淇译,很高兴来回答这个问题。

问 农村人好客是假的?过节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为啥农民却不高兴?

我先来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农村人好客是假的?

这个完全是不对的,农村人好客是真的,在我所在的农村,但凡是谁家里来了亲戚,都是会杀鸡,㱰鹅的,再不济也是会上镇上面去买点排骨,水果和青菜回来给亲戚们做着吃的,可以说亲戚来了都是会把家里的好吃的,还有一些认为比较有农村特点的菜做了给亲戚吃的,那可以说是非常丰盛的了,最少都是八个菜的,一般都是做十二个菜来招待亲戚的,好烟好酒是避免不了的了,而拿出来的这些都是我们认为最好的才会去招待亲戚的,让他们来也是有了一总回到家了的感觉,还怎么能说农村人不好客呢?农村人是最热情好客的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那为啥过节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为啥农民却不高兴呢?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其实不管是哪里的亲戚来家做客,农民都是会热情款待的,只是有些城里的亲戚太能找事了,他呢总是站在城里人的角度去看待的,感觉根本没有平等对待的感觉似的,他们总是认为我上你家来做客了,是给了你很大的面子的,所以在一些言谈举止上面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这一点就让农村人很反感的,说到底你也是农村走出去的,出去了几年在回来就有点瞧不起这些农村的亲戚了,说的一些话根本让农村人无法接受的,而作为农村人也都是比较朴素的,即使是这样他们在当时也是不会说什么的,也是会好好款待你的。

可是在一些吃喝上面他们还在挑,说句不好听的,你们来了,农村亲戚肯定会做一些他们平常不常吃的,认为是一些比较上档次的饭菜来招待你们的,可能这些在你们眼里就是稀松平常的了,在饭桌上说一些风言风语的,你说怎么让农村亲戚们高兴。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虽然你们嘴上这么说但是在走的时候你是这样东西也划拉,那样东西也划拉,说是这些都是绿色无污染的,即使是你不说亲戚也是会给你拿的,可是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要就有点让人不高兴了吧,吃着的时候你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可是你在走的时候这样也拿,那样也拿的,就有点让人接受不了吧到头来你还说,你们吃不了,我们帮你消化一下,你说气人不气人。

为什么过节的时候,城里亲戚到乡下做客,有些农民却高兴不起来呢?

其实不是农村人不喜欢城市里面的亲戚来做客的,但是他们来做客更像是一种来旅游和采购的感觉,而在一些事情上面他们还会挑三拣四的,毕竟有些生活习惯不同,看问题是不一样的。他们展现的一些优越感是很让人反感的。

那么你认为城市里面的亲戚来农村做客,农民为啥不高兴呢?欢迎大家留言点赞评论

发表自己对于农村的一些看法,分享一些农村趣事和自己养种植经验,喜欢可以动动你发财小手关注一下吧。

《图片来源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31日 06:04
下一篇 2022年3月31日 06:05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