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迷失的自己

秋风飒飒,落木萧萧。金黄酱紫墨绿……五彩斑斓的叶子追着飞转的车轮翩翩起舞。阿煜独自驾车欣赏着落叶的舞姿,心里空洞洞,没有目的地出行只为透口气。不知不觉间车子行驶到了最南面的那条路,阿煜停好车,呆呆地望着外面。她不知道自己…

秋风飒飒,落木萧萧。

金黄酱紫墨绿……五彩斑斓的叶子追着飞转的车轮翩翩起舞。

阿煜独自驾车欣赏着落叶的舞姿,心里空洞洞,没有目的地出行只为透口气

不知不觉间车子行驶到了最南面的那条路,阿煜停好车,呆呆地望着外面。她不知道自己是谁。漫无目的地驱车这里透口气,也是寻找一下自己么?

路边是很宽阔的草地,因为几近城市边缘,没怎么有园艺工人打理,杂草丛生,还有各种野蒿硬朗地矗立其间。

蒿类生命力旺盛,大多早春就从地里钻出来,早早开花结子,为的是能够源源不断地繁衍。此时,蒿叶早已落尽,而枝干却蛮富野性的傲立着。

阿煜想起小时候,这些蒿杆都是好东西,立秋之后,有闲人的人家就拿镰刀割了捆好,立在墙根下晾晒干了当柴烧。火头很硬的。

有一种蒿很香,不待它的种子成熟就割下来。在晾晒期间会生很多黑色的甲虫,铺天盖地地多。人会拎起一捆儿使劲抖落满地甲虫,等候着的一群鸡分分钟就吃干净了。

想起这个情景,阿煜心里莫名地感到暖暖的,久违了的微笑悄悄绽放在脸上,但是那其中分明多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

已经半年多不会笑了。

这里离家很远了,路上几乎没有车。阿煜信步来到杂草间,想到自以为还算幸福的生活,不禁打了个寒战。

他突然提出的分开,让阿煜不知那是何意。

他跟阿煜阐说的原因只是关于一些家务事,哪一条都不是分开的理由。他在用那些理由指责阿煜的时候,是那样的牵强,心虚,语气也都是假假的,眼睛都不敢直视阿煜。

阿煜不是懦弱怕事的人,但是也不希望生活里无端地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如果他有了别人,阿煜会毫不犹豫地成全他们。阿煜骨子里从来都不会刻意努力去挽留一个心不在焉的人。

女人是这世界上最敏感,直觉最准的动物。两年来,阿煜早已感觉到他的态度异样,原以为因为和小姑之间的矛盾,使他不高兴。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最近一年左右,他变了一个人,自己买的都是紧腿裤,还开始涂脂抹粉……甚至……这是在一起三十年都不曾有过的,阿煜不傻。

阿煜欣赏的是敢作敢当的男人,鄙视虚伪,懦弱,确切地说鄙视“窝里横”。

这么多年,阿煜不曾想过与他分开,离婚的念头不曾有过。

阿煜一心一意带孩子,管家,省吃俭用,拼命工作。

家里所有的外事都由阿煜一个人来处理,不管多艰难多棘手,阿煜都得自己扛起。连跟他商量都不能。阿煜虽然不懦弱,但也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她不愿意抛头露面,尤其处理那些难题。但是,他遇到事都回避,阿煜死活没招儿,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去办。时间久了,阿煜想,就当培训自己能力了罢!

阿煜包揽了所有家事,也得贪黑起早地工作。而他就像只是单位的人,不属于这个家。

他成了优秀职工,也升了职位……

家里也没什么事需要他处理,当然,阿煜也没什么事要去办了。

阿煜没有了价值。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admin#wlmqw.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1日 15:22
下一篇 2022年4月21日 15:22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