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哪个好?

这个问题的回答比较困难与敏感。我作为齐鲁医院(青岛)院区的医生来回答这个问题,也会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作为一名医生的角度,特别是作为一名专科医生和全科医生的角度来看两个医院的实力与水平而言。其评价应当是在不同…

这个问题的回答比较困难与敏感。我作为齐鲁医院青岛)院区的医生来回答这个问题,也会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作为一名医生的角度,特别是作为一名专科医生和全科医生的角度来看两个医院的实力与水平而言。其评价应当是在不同层面上的比较!1. 医院规模:青医附院要远远超过齐鲁医院(青岛)院区。2. 病房设施!青医附院东院区与黄岛院区均好于齐鲁医院青岛院区。3. 青医附院肿瘤检查设备如PET-CT,ECT,放疗加速器,手术机器人等有。齐鲁医院青岛院区没有这些设备。4. 青医附院有一些科室的业务实力是强于齐鲁医院青岛院区的,让肝移植科,放疗科,因这些科室的运营需要有一些基本的设备与人员。齐鲁医院青岛院区由于条件所致,根本就没有条件开展这些方面的业务。5. 除上述几点外,就各个科室专业优势而言,齐鲁医院青岛院区有较强的科室为:1).头颈外科的潘新良团队,目前排名在全国前十名之内,2).心脏科团队,钟新泉为全省知名心脏射频消融专家,由培安为全省心脏介入知名专家,姚桂华为全省知名心脏超声专家。3). 神经内科焉传祝团队,中国神经肌肉病,罕见病知名专家。神经外科王志刚团队,全省知名脑瘤与脑血管介入专家。徐叔军,全省知名功能神经外科专家。4). 影像学马祥兴团队,孟祥水等全省知名影像学专家。其他的各主要科室主任,均为省内各专业学会的主委或付主委。故而,就业务水平而言,应当是各有优势。

就患者想看病而言,这些信息并不一定是有帮助的。因为自身的病情,症状,体征都不相同。自己无法判断自己的病情更加适合去那一家医院就诊。我建议有不舒服的话,先与熟悉的家庭医生讨论一下。之后再决定去哪家医院就诊,或者找哪一位医生就诊。当然,利用网络事先查询一下医生的主治范围也是一个好的方法。


给我的感觉青医附院崂山院区服务特别差,医生动不动就发火,而且还不给讲解,齐鲁医院的医生就服务特别好,医生特别愿意给患者讲解。这是我的个人感觉


说一下青岛齐鲁医院,本人在齐鲁医院住过院,因为上臂长了一个血管瘤需要切除,因为当时不知道长的是个血管瘤,以为是个普通的脂肪瘤,就挂的普通外科的专家号,然后让做比超做完之后就怀疑是个血管瘤,然后这个普通外科就直接安排住院说要做手术切除,然后第二天就来住上院,住上院之后然后又得做CT还有磁共振进一步检查,结果磁共振都排满了一直排到四天之后,然后就在医院一直等着做这个磁共振,终于等到了结果出来了的确是个血管瘤,我就想着既然确定了那就赶紧安排手术吧,结果突然被告知说他们这个部门做不了这个手术得转到骨肿瘤科去做,然后骨肿瘤了没有床位让先办理出院,然后等什么时候有床位再回来办住院,当时我就被气炸了,你说你既然做不了这个手术为什么要接到你们这个科室,在医院住院五天什么事也没干就花了二千五百多块钱,然后办理出院在家又等了几天来的骨肿瘤科做的手术来来回回折腾了二十多天,本来一个礼拜就能完事的一个小手术白白浪费了这么长时间,我感觉就是这个普通外科的这个姓于的专家不负责任造成的,花了冤枉钱还浪费了时间!


济南齐鲁还可以,齐鲁青岛就太差了,感冒开药还可以,治病不行,都是小年轻,要临床没临床,要经验没经验。和青医附院差大了,还不如海慈


齐鲁医院青岛院区的专家大多是山医附院(济南文化西路的齐鲁医院)派出的知名专家教授,另外其他相对年轻的医生不是山医本院的,大多是招聘来的,尽管有些专用医疗设备并不如青医附院(及肿瘤医院)那样完备,但是也足够了,由于齐鲁医院(青岛)的医德医风和医疗水平是可圈可点的,因此,齐鲁医院(青岛)是很值得信赖的规范医疗机构!


我常年居住在青岛下辖的平度,这里的绝大部分人们,真有了重大疾病,有能力的还是直奔山大医院,也就是青医附院。这里的人们还习惯性的称呼青医附院为山大,人们都发自内心的相信山大,我本人及爷爷,父亲,母亲,女儿,当时都是去山大,江苏路那个的,做检查治疗,个人感受医生无论是诊断水平还是服务态度,那真的是医者仁心,和颜悦色,很和蔼……齐鲁医院倒没去过。但是坊间流传也可以。有同事去过说医疗水平也很高……我看很多回答里都是青岛本地土著在评论的,我想大部分人是无法感受到下面县级市里,对原有的当地的医院水平的不信任感。可能是由于经济原因,再一个是交通问题,还是有很多人会在本地的中医院,人民医院进行看病治疗,但医疗水平,医护人员的素质,服务水平,那可真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当青医附院平度院区成立的时候,平度人民那真是奔走相告,喜大普奔……广大老百姓的拥护态度,我想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些问题……再说句题外话,当时在青岛坐出租车的时候,和开出租车的那个大叔闲聊,大叔说,青岛市立医院做手术很厉害,手术水平最高。但青医附院是综合水平高诊断很厉害,很多别的医院确定不了的,在青医能检查出来并确诊……


每个医院都有热心认真的医生,也有一些挺不负责任的大夫,这就跟一个社会似的,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很正常。

但你非要我对比齐鲁医院和青医附院谁更好的话,我的答案很明确——青医附院。

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哪个好?

因为家中有老人和孩子,跟医院打交道,比较频繁,而我家如今秉持的原则就是,小病齐鲁,大病青医。

即便齐鲁医院离我家步行不超过十分钟,如果不是头疼、发烧、感冒、咳嗽的病,我还是不敢因为贪图距离上的便利,前去齐鲁的。

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哪个好?

为啥?几次大的医疗经历,让人心有余悸,实在是怕了。

举几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例子,供朋友们自行评判吧,不吹不黑,客观叙述,也许是我点儿背,每次遇到的都是不该遇到的医生。

第一个例子:肩袖撕裂

几年前,母亲因为宠溺大孙女,只要是出门,都要抱着孩子,即便去幼儿园有个大坡度,也绝不舍得放孙女下地。

就这样,六十多岁的人一手抱着孩子,每天送上下学,坚持了不到一年,肩膀疼得不行了。

第一次去的医院便是家门口的齐鲁医院,当时齐鲁医院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再加上骨科是原骨伤医院,想着总是专业些,就带老人去看了。

大夫看起来很专业,照完片子之后告知,这是肩袖撕裂,得做手术。老人问怎么做呀,大夫也挺耐心,就告知要打钢钉,怎么怎么地,反正就是挺麻烦。

老人一听要钉自己,顿时有些害怕,寻思着我就是胳膊疼,至于嘛,但咱们年轻人总不能让老人有病不看吧。

本着谨慎的原则,第二天又挂了一个齐鲁医院另一个大夫的号,结果这个大夫看完,也是同样的论断。

母亲说想保守治疗,对方告知效果不好,非要保守治疗的话,可以涂抹本院自配的膏药。

于是便拿了一盒膏药回家了,涂抹了一段时间,没啥效果,老人依旧疼得不行,肩膀行动也受限严重,那段时间,情绪很低落。

这肯定还得去看呀,但齐鲁医院是必须要做手术的,老人是死活不去,没办法,便去了青医附院。

青医附院看病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夫,当时还带了两三个学生,我们当时是拿着齐鲁医院的片子去找人家看病的。大夫看完片子之后,听了我们的诉求,有些无语地对学生们说,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到了必须要做手术的地步呢?

有些胡闹了。

最后,人家大夫给老人交代尽量休养半年到一年,应该就没问题了。

结果还真就慢慢没问题了,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没问题,只能说逃过了齐鲁医院的一次手术。

但第二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第二例:肺癌变成炎性假瘤

第二次我觉得主要原因,在我,在噩耗的面前,我最终还是没能控制自己的恐惧,彻底慌乱了。

以至于最终相信了齐鲁医院的某一刀。

情况是这样的,四年前,母亲总是咳嗽,我感觉她可能肺上有些炎症,于是去齐鲁医院挂了个呼吸科,呼吸科大夫是真的好,真的细心,在看完母亲的片子之后,很负责的告诉我们,左肺叶上有一个结节有实性趋势,片子上面还显示不排除ca。

当时我们非常感激这个大夫,到现在,其实我也没有埋怨过他,因为我觉得他是真的负责。

呼吸科大夫后来跟我建议,去找胸外科主任,而且告诉我,对方看这个,很准,如果他也觉得是,基本就是了。

当时我一听就有些怕了,于是便赶紧找当天胸外科值班大夫看一看,当时值班的是一个年轻的副主任医生。

他看完之后,对我说,不排除ca,不代表就是,回去输液七天再看看。

当天回家后,我就有些崩溃和魂不守舍,感觉母亲身体真的出现大问题了,告诉妻子之后,妻子也很担心,又挂了胸外科主任的号。

当时我也看了,医院宣传栏上,主任的名气很大,号称某某一刀。

随后,母亲开始输液,七天后,领着母亲又去照了个片子,结果没再提示ca,当时我的心有些放松了。

为了怕母亲知道消息,第二次是我拿着片子去找主任看的,结果主任很确定地告诉我,这就是了,这么大,肯定是的。

我当时就崩溃了,我问,不是消炎了没提示ca了嘛?

主任摇了摇头说,这个说明不了什么。

随后我问现在属于什么阶段。

主任告诉我说,应该是很早期,现在看来,还没有转移,手术后就能治愈。

咱也不懂这个,整天在网上查来查去,都快把自己给吓死了,最终还是决定手术。这次有些吓得蒙了,也没想过去青医复查,一心想着癌症这种病,拖一天就是一天耽误。

当时住院时是副主任医生给我们主刀,他感到很不解,为啥不等等,他不觉得是。但我说不敢等,毕竟是肺癌,你们主任那么肯定,我都吓得不得了。

一听主任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便安排手术了。

最后开出来是炎性假瘤,肺中叶切除了,这个手术虽然术后我们感到庆幸不是恶性的,但,每每想到术前副主任的话,都感到有些难受。

毕竟切除肺中叶后,母亲的身体还是有一定影响的,老人肺功能本身就不太好,这把等于是雪上加霜。

自打这以后,我们家去齐鲁的次数就少很多了。

但好了伤疤忘了疼,谁让它就在我眼前呢。

第三例:这种病看待时,要有螺旋上升的发展观点来看

两年前,母亲感到内热,脚心热,而且冬天时候也穿得不多,刚开始我觉得是不是这几年给母亲买的长白山人参起效了,还感到有些欣慰。

后来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

母亲的脚心烧,内热,舌头也开始裂了,看到这种情况,我赶紧领着她又来到了齐鲁医院。

朋友们,我承认,我错了,青医离我家有段车程,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懒。

刚开始去的时候口腔科,给老人开了瓶好像是氢氧化钠,就那种吊瓶似的一大瓶,让漱口,还有涂抹口腔的。

当天我们还去了内分泌科,想看看内热的问题。

结果内分泌科值班医生告知,这种病最好找他们这里中医调一调,结果找了中医看了之后,开了几服药,回去吃了,毛用没有。

我当时将原因归结为,齐鲁的中医水平不行,随后我又领着母亲去海慈医院,找了一个全国知名的老中医。

这老中医身边跟了一堆学生,在号了一下脉之后,老中医便边开药边教学,给母亲开了一堆中药。

回去吃完,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母亲告知,好像有那么点儿不热了。

随后,母亲也没咋说,大家也就没把这个内热当回事儿,但后来病情的发展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一年后,母亲心脏总是不舒服,到后来走路也开始喘得不行,腿脚也有浮肿,因为有肺中叶切除经历,所以去了齐鲁医院呼吸科、胸外科、神经内科一系列科室去看病,其中还送了一次急诊,结果都没有查出什么。

呼吸科说呼吸没事,胸外科告知恢复得挺好,神经内科看完心超觉得问题不大,但找不到原因,便一度想让做个造影看看。

当时母亲嫌太贵,把我的银行卡从机器里退出来了,我现在还在庆幸,当初母亲幸亏舍不得这个钱,否则做个有创造影,又得白受罪了。

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特别是母亲告诉我,自己的心脏整天跳得厉害,仿佛要死了一样。

最终,我上网查了下,感觉这种现象怎么看着这么像是甲亢。

随后,我便领着她再度去了齐鲁医院内分泌科,一查血,还真是。

当时我就有些讽刺地问内分泌科大夫,怎么第一次看到老人内热,这种甲亢可能的症状,你们作为专科医生,就没人往这方面考虑呢?

那个医生有些尴尬,最终给我解释的是——这种病吧,咱们得以螺旋上升的观念来认识它,毕竟认知是有个挫折、再认知的过程的。

后来,我把他的这句话给了一位青医大夫说了,那大夫,笑喷了。

这中间还有一个插曲,在查看甲状腺B超时,有个甲状腺结节不好,提示可能是ca,因为齐鲁看甲状腺的人不多,我就只好等那个大夫去看(具体那个大夫,相信不少病友都知道)。

后来,那个大夫直接告诉我,这就是,而且得赶紧手术,我问,这种情况能不能观察下。

当时那个大夫就火了,你说能不能,我告诉你了,癌症,你说能不能!

我说主要是老人身体也不是很好。

那个大夫很不耐烦,就说,我就告诉你了是癌,你爱治不治。(这一段,我据实复述,没有半点儿虚假和夸张)。

一听这个病情,我立即想到了,自己该去青医了,随后,挂了青医的内分泌和甲状腺外科(青医有青岛唯一的专业甲状腺外科,如果是这方面的疾病,建议还是来这里看。)

这里的大夫确实不错,很耐心,而且也给人很放心的感觉,医生详细讲解了甲状腺癌的几率,可能性,发展速度,并告知这种情况可以观察,不用那么慌张,如果要做手术的话,也能够一举解决甲亢问题。

随后,我便有了想做手术的念头,但老人还是有顾虑,要提一点的是,青医的B超显示老人甲状腺结节是4B,后来又是3类,4A,有些因人而异。

在我们到市南本部住院之时,因为临床前又做了一次4A,主治大夫也不敢肯定开出来就是不好的,建议谨慎穿刺一下,结果好了,直接出院。

结果因为钙化严重,穿刺不了,穿刺医生建议这么大岁数了,回去观察一下,发展慢的话,可以边观察,边治疗,万一不是,白受罪。

后来,青医的大夫交代每两个月看一次,如有变化,赶紧过去。

随后的复查中,这几年基本没有变化,老人一直在青医治疗甲亢,两年了,马上要停药了。

经过了这几番折腾,小病齐鲁,大病青医的观念已经在我们家根深蒂固了。也许我说的这几个都还是特例,毕竟,在齐鲁医院内,我还是看到了不少负责、耐心的医生、护士的,但有些观念,一旦形成,便无法再改了。

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哪个好?

青医附院比齐鲁医院好,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家老太太心脏不舒服去齐鲁,齐鲁的医生二话不说就让住院,我们表示先不住院吃吃药的想法,齐鲁就给开了巨贵无比的药回家吃,一周的药是五百元,不在医保范围内,老太太表示她吃不起呀!后来我们去青医崂山院区看心内科,医生给开了普通的平价药回家吃了一年了,药到病除还都是医保范围内报销的!上个月老太太血糖控制不好,这次我们主动选择去青医住院,老太太的血糖连带着其他老年病都给调整得很好,现在回家静养身体棒棒哒!

再补充几句话吧!话说为何不去齐鲁住院呢?我爸也是心脏不好,前几年陆陆续续一直有去齐鲁住院,最后他去世的半年前,他刚住院出来,那次他告诉我,以后再也不想去齐鲁住院了,他说住院部给他看病的都是很年轻的医生,他感觉很不好,出院之后半年就心梗去世了!


有事实证明,家人的血糖偏高多年并一直在青医诊治,青医没有一个医生告诉家人血糖有胰岛素抵抗现象,后到青岛齐鲁医院医生当即指出来了,这是胰岛素抵抗了需要住院治疗!两家医院水平的高低给病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齐鲁医院青岛院区是三丙,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是三甲,不一个水平,要比也是济南齐鲁医院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来比比较合适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4日 18:44
下一篇 2022年4月4日 21:57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