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农集市那种繁华热闹的气氛,并不亚于现在的农货市场,现在主要是闲耍人口多,做生意的人多,还有的人有事无事到集市上,造成市场的拥挤。作为当时的农社员以及城市居民、工厂职工等,只有在逢场天才抽出上午一半时间…

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农集市那种繁华热闹的气氛,并不亚于现在的农货市场,现在主要是闲耍人口多,做生意的人多,还有的人有事无事到集市上,造成市场的拥挤。

作为当时的农社员以及城市居民、工厂职工等,只有在逢场天才抽出上午一半时间,到场上转转,看看是否有自己想买的东西,也只有在逢场的这一天才到集市中去。平时工人要上班,社员要出工,无事不赶场。但由于各个公社都设有一个集市,逢场又不是在同一个日子,只要你愿意,除了每月逢十和月大三十一不逢场外,保证天天都有场赶,没有人来干涉你不对。

六十年代,也曾实行正五天一场,但没有多久就取消了。作为当时的大氛围下,除了做小生意者以外,一般无事的人是不会天天到各地集市赶集的。

由于计划经济,凡计划供应的商品都在专门的商才能买到,市场上一般都是农副产品和一些日常劳动和生活上的用品,比如畜牧类,竹木类,禽蛋类,粮食类,蔬菜类等等,并分类在各个地点进行交易,由市管会进行指导和管理,对短斤少两,转手买卖,投机倒把,高抬物价等挠乱市场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各个时期有各个时期的氛围和特点,那时期不但有计划经济,而且也有市场经济,相对来说还比较的活跃,只不过没有如今的市场开放全面,往往是卖商品的人比买商品的人还多。但有一条,在那个时期,买卖公平,真材实料不参假,像拐骗坑人,以假乱真,弄虚作假,投机倒把,欺行霸市,故意抬高物价等等现象是绝对不允许的。即使是有个别,一经发现,将受到重重的惩罚以致坐牢,这也许是现代人不可思议的。


有些人混淆了时间,六七十年代分文革前,与粉碎‘四人帮’后,也就是说,六十年代前期与七十年代后期的农村集市。

66年-76年,我在内蒙的一个农村,由于破四旧,立四新,反对封,资,修,消灭资产阶级,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准多种经营,生产队以种田为主,各家的自留地除种植少数蔬菜自足外,并没有可以出售的。

那个时代是统购统销,物资匮乏,一切生活必需品都按票证限量供给,文革中就取消了农村集市,七十年代初,兴起了赶社会主义大集,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与集体交易,不过只办了两场就结束了,因为没有成交量。

所以说农村集市是六十年代初期以前与七十年代后期以后的事情!


答:六七十年代,物资比较贫乏,人民生活还很贫困,因此,农村集贸市场,赶集的人很少,集市并不繁荣。

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六七十年代,我国农村正处在,人民公社化计划经济时期,当时我正在学校读书,因为,我们村有个集贸市场,所以,农村集市我对它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不过那个时期,个体做买卖的人比较少,大部分都是大队,或者是生产队,集体做买卖。

比如:集体鞋铺,做鞋卖,集体缝铺,做衣服买,集体生产队莱园,生产蔬菜卖等等。

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总之,在我的记忆里,私人做买卖只有两份,一份是收破烂的,一份是卖染料和针线小杂货的,因此,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很冷清,不像现在货源充足,赶集的人又多。

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不过,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六九年,在这三年中,我们村集市比较热闹,最先是红卫兵小将,在集市上游行撒传单,后来又岀现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集市上大唱革命红色歌曲,这也算是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一大景观吧。

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原创于2022年4月1日)


七十年代正好是我的童年时代,对农村印象深刻。

我村就有集市,每五天一集。那时没多少玩的,所以每逢集市都要到集市上凑热闹。

那时集市不交税,但集市上都分布着三四处烧茶炉子的,为卖东西的提供茶水,炒点菜啥的,然后收点占地费。收的费用大部分要交生产队,自己留点本钱和辛苦费。

那时集市上物品不是很丰富,多是应季的蔬菜瓜果。蔬菜多是社员自留地种的或生产队分的,瓜果一般是集体果园或瓜地里的。集上有个别卖羊肉的,都是自己喂的羊。猪肉只能在食品站卖,不允许个人屠宰。记得有一年集市上有一个卖狼肉的,孩子们都去看,说吃了狼肉胆子大。

那时不允许贩卖。贩卖属于投机倒把,是要受制裁的。但集市上总有那么几个小贩,有的是老人,有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懒汉。他们卖的东西也不多,就是小布口袋装的干瘪的山楂、红枣及核桃之类的干果,以及卖菜的卖水果的剩下的东西处理给他们,他再推到别的集市上卖。所以叫”小贩子”,名声都不好。因为贩卖的都是小物品,有关部门也懒得管他。

我们这有两次大集,一次是农历三月二十八的庙会,据说是天齐老爷的生日。原来集市附近是有天齐庙的,破”四旧”时拆除了。年集有两次。这些大集一般是比较开放的,卖手工艺品、鞭炮等的也特别多。这时候管控松点,毕竟传统的东西该流传还是要留传的。


我是六五年到玉林樟木公社罗冲扞队的,十年农村生话,对当时农村集市有着很深的印象。六十年代初,社员有了自留地和少量的家庭付业后,农贸集市空前活跃。

插队第二年,我们几个知青养有一头猪,按当时政策,买一头给国家,自己才能杀一头,我们只好把猪买给食品站,从食品站拿回半头到市场买,这样每斤多赚两毛钱。那天是冬至节,市场挤满了人,摊位都摆满了,我们只好加位摆在市场外。因为只有半头猪卖得快,到下午只卖八角钱一斤,和食品站同价。

糧油市场也开放了,到了夏收和秋收季节,县革委就出布告关闭糧油市场,不准上市,完成公购后才开放,其它买卖照常,那时市场大米价格是每斤0.28元至0.3元,比国家牌价贵一倍。由于不要糧票,市场粉摊多,吃的人也多,当时圩旁的凉拌粉就很出名,一毛钱一碗。印象最深是68年前后,自治区文联和区壮剧团一百多人,来罗冲大队接受再教育时,路过粉摊,把几家粉摊的凉拌粉全部吃光。

农贸集市,活跃了农村经济,对扭转当时农村贫困形势起了很大作用。那时候,樟木公社有十多个大隊,每个大隊都有一个“行馆”在圩上,可见市场非常热闹。“行馆”是社员仃车放货的地方。也是大队信用社主任圩日办公的地方,每到圩日,有不少社员存款和取款。可见社员手上也有不少钱,少量借款也可办理,知青没钱时候也借过,这些借款在分红都扣还。

到了七十年代初,在那割资本主义尾巴时代,农贸市场也低落过,那运动限制了社员种养,把三日一圩,改成七日或十曰一圩,这些都是渐短的,运动一过,你说你的,我行我的,一切依旧。

六、七十年代农村集市你有印象吗?

(图文无关)


我来给大家讲一个,自己印象很深的事吧:那是1975年,发生在我老家,芦溪搞物资交流活动时的奇事。 那一年秋,我才顶替父亲,在供销社站柜台当营业员不久,芦溪举办了一次规模比较大的物资交流活动,芦溪是湘赣边一个很大的镇子,曾有小南京的美称。 为了搞这次三天进行的物资交流活动,镇子主要街道两旁,搭了不少棚子,萍乡市的很多商业单位(那时个体商户少)都来了,附近几十里路远的老百姓,呼朋聚友赶来了。农民们带着自家的农产品,还有山货、兽皮等来交易。芦溪街人头攒动,非常热闹。 当时比较紧俏的肥皂、洗衣粉等物品,可以每人限购一两条(包),大家都来选自家需用的东西购买。 芦溪供销社收购部的生意非常红火,有很多人来这儿,卖干笋、兽皮、梧桐子、竹木等等。其中就有一个狡猾的家伙,就趁着人多忙乱之际,偷走了一本收购部的收据,他悄悄地雕了章子盖上印,再填上各种物资,然后去另一地方的取款处取款,造成该单位损失很大。后来报告了公安部门,终于侦破了此案。


我是五零后出生的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不离不弃在农村劳动了一辈子。

对农村集市印象很深,我是山西榆次东阳镇车辋村人。在六、七十年代到今,一个镇上有几个村里人,-进腊月,有些村就开始分三,六,九赶集,也就是初三,十三,二十三,一个月也就是有七八天的时间,为农村人过年方便,各个供销社,商店就都集中在一个村里做销售,还有卖各种土特产,等等,所以农村人到腊月特别红火,各种货物比较全,各村的人就集中到一起去购货,男的女的代孩子的婆姨们,人山人海挤压在一起,经常就有人丢钱,小偷小摸的人趁着人挤的来挤去,就把人们的钱偷走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然后,年一过,就又开始准备开春劳动用来的工具,就又有些村庄老祖宗留下我们叫赶会,也可能是现在的农贸市场吧,从正月开始到四月初,有些村赶会,分大小会,大会就越人多了,卖来东西也丰富多彩,卖楼筐,卖牲畜,卖种籽,卖吃的卖喝的……等等。农忙开就,这些会场就停了,到收完秋以后就又有会场了,可能也是搞活经济吧。近三年来,受疫情影响,暂都撤销了。

完全是用大白话写我的经历过赶集,赶会的事,水平有限,写的不全面,因没有写作能力,乱七八糟写了一堆。望师友们点评指导来提醒为盼。谢谢师友们


那个年代的集市太少,每集市的距离大概都有三、四十华里。农民能交易的东西也不多,只能卖些柴草,谷糠,也可以卖猪。但统购统销的一律不许!要是卖得有熟人或门道,否则被市管会抓住轻则没收,重的判刑!有次我看到一个换挂面的,当时只许用粮食换,不许卖。一个非农业的用钱买挂面,被人举报,那供销社出来三个人猛追,那个卖挂面的推着手推车也跑,一会儿就被撵上,不由分说供销社的人就把手推车掀倒,粮食都洒了。说破坏统购统销,把人带到供销社。当时看得我目瞪口呆,供销社还管这个?所以话说回来,六七十年代的农村集市和现在是很冷清的。


六七十年代在我们县只有县政府所在地是全县唯一的一个建制镇,还有一个与邻县相邻的公社社所在地有每五天一集的集市。以前我们县城居民做工的人不多、除非是星期天,当年县城的集市主要参与者几乎全是从全县各乡村、公社进城赶集的农村的社员。而且集市所售的也都是农民自家的农副产品及特产。另外其它的区、或公社所在地是没集市一说的。当年的集市是设在县城唯一的一条直街上,所以乡下人进城无论是否赶集、土俗语就叫去街上(县城)由于当年的县城很少有汽车、最多只有手扶拖拉机通行过一下、中型拖拉机和汽车很少进街道的。所以街道两边店面相距只有十米左右。再加上文革开始后各路造反派(号称XX造反兵团)经常会乘集市时召开批斗大会批斗各类当权派、走资派(县领导、或某失势的革委会领导、坏分子等。集市除了农民换购各类农副土特产农资产品、大多摆街面地上、有些售生产队产品的如累死、吃青饲料中毒死的生熟牛肉等会租借店補的门面板和櫈子摆个摊、很多爱喝酒的男社员会买上半斤黄酒(我们浙中这边爱喝黄酒和着几两熟牛肉会坐在摊边喝起来、有的是买汽水就牛肉或牛杂。但如买卖猪仔、耕水牛、黄牛、羊、鸡鸭鹅会另设街外专门场地。整条街集市那天是非常拥挤热闹的。如遇五一节、十一国庆节都会有各单位或县城农业大队组织庆祝游行。罗鼓喧天鞭炮齐鸣其街道拥挤城成度并不亚于当年上海的南京路。因我祖母是县城为数只有十来个的有证摊贩之一。我是五九年人生、从五六岁就跟奶奶帮看摊,所以对集市很是有亲身经历和感受的。那时虽不很富有、但不失快乐、热闹、就业、就医、就学压力小。这也是当今很多老年人现在富有了却还会时常怀念过去的那年代的原因所在。


六七十年代农村大集少,一个公社也就一两个大集,但是货物比较多所以比现的集市要大的多。现在的集市只卖吃的穿的,集市很小,那时的大集种类很多所以占地面积比较大。有牲口市,专卖牛,马,驴,有猪市专小猪,有木材市,有家具农具的市,现在集市上都没有这些市场了。

(0)
上一篇 2022年4月3日 10:54
下一篇 2022年4月3日 12:22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