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我是个搞现场的法医,就是专门跟尸体打交道的法医,这个问题还是我们法医@法医阿一@王登峰法医最有发言权,我来回答一下吧。喜欢法医学知识的可以关注我,有什么法医方面的疑问可以私信我。题主的题目是法医对案发现场尸体进行勘验和解…

我是个搞现场法医,就是专门跟尸体打交道的法医,这个问题还是我们法医@法医阿一@王登峰法医最有发言权,我来回答一下吧。喜欢法医学知识的可以关注我,有什么法医方面的疑问可以私信我。

题主的题目是法医对案发现场尸体进行勘验和解剖时,他们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从我学医从警的经历来说一下吧。对于我来说,我大学时候学的就是临床医学专业,然后脑子进水考了法医病理研究生。大学本科时候就接触过尸体,刚入学那会从我们学校综合楼通过时候因为一楼就是解剖实验室,每个实验室都有六台不锈钢台子,上面躺着尸体用蓝色医用布单盖着,后来到了大二上学期还有大三,因为必须学习系统解剖学还有局部解剖学,两门课都有实验课,实验课都是面对尸体的,不同的是系统解剖学用的都是上一级解剖过的尸体,局部解剖学就是有一具完整的尸体让我们去动手解剖了。当然了,这些尸体都是用福尔马林浸泡过的,跟新鲜尸体无论从颜色还是质地上都很不同。当时对尸体真的不害怕,这也为以后学法医打下基础了。

然后就是到了研究生学习法医病理学,这个系统的学习案件的现场勘验、尸体的解剖等知识,研究生期间去过老家县局实习,也去过某市局见习过。实习期间跟着他们做过交通事故的尸检,印象最深刻就是一个老太太在马路边晒粮食,大半夜躺在路边被火车把脑袋压成了饼状,脑组织全部没有了,然后还有一个就是一起命案,两尸三命的,犯罪嫌疑人还放火烧尸体,当时就是我和带我的法医一起解剖的,没有害怕的感觉,可能尸体在大多数法医的眼中就是工作的客体,尸体不会让你害怕,找不到确切死因才是让法医担心的。去某市局见习的时候,有个女法医在做解剖,因为找不到确切死因,我看她把尸体整个肠子都拽出来找,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然后就是工作以后,清楚的记得我接到的第一个尸体现场是个“路倒”,当时因为找不到家属,尸体存在殡仪馆,尸检时候就是做了尸表检验,主要看看有没有暴力工具打击和机械性窒息,当然还有木有车辆撞击的痕迹。最后找到家属了死者生前就有心脏方面的疾病,对死因无异议处理尸体了。

然后就是遇到的第一起杀人现场就是一个人翻墙头偷邻居家东西,被发现后把邻居用棍子打脑袋然后用死者家收的麦子袋子压了好几袋在尸体身上,当时现场有好多血,解剖尸体时候也是颅骨大范围骨折,自己也是在老法医指导下全程自己把尸体解剖完毕找到死因。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

写到这里不得不写点高腐尸体的,不是害怕而是让人感觉到恶心,尸臭原先文章问答我都写过,那味道真是闻过一次就让你终身铭记在脑海,那是一种很特殊臭味,闻了让人干呕。还有就是全身生蛆的,处理起来也是很头疼,用毛巾擦用水冲,去处一层又冒出一层,处理这样的尸体,第一感觉应该是恶心而不是害怕。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当然高腐尸体的巨人观,大家有兴趣可以搜搜巨人观,描述就是面色发黑,眼球突出眼睑外翻,口唇肿大舌头伸出,整个面部比生前大两圈,完全看不出生前模样。我记得最乐的一次,我们这里刚来一个法医妹子,刚开始我带她,很不幸夏天河里又一具河漂还高腐了,我领着她尸检,当时在殡仪馆尸体面部是毛巾盖着的,我让她去把毛巾拿了,可能原先没怎么接触过巨人观尸体,当时吓得就是一激灵,然后还“啊” 的叫了一声,还把我吓一跳,原来妹子只是在书上看到过,拿来毛巾的一瞬间,跟尸体来个小眼对大眼,吓得花容失色。最后妹子去干DNA了,尸体现场不用他去出了。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所以这个还是得看人。比如我来说,无论多么血腥的现场还是尸体接触多了就好了,他们安静的躺着,只是我工作的客体,我的任务就是给他们找到具体死因,判断是不是刑事案件就好了,一点也不害怕。当然有些女孩子,我说的是女法医对现场尸体还是要差一点,但是处于那样的工作环境,接触多了,我想问题也不会太大。

综上所述,你还觉得法医会害怕吗?应该是不会害怕的。


派出所民警一枚,讲个亲身经历吧!14年的阴历7月15(我们家这里每年这一天都要上坟烧纸,所以记得清日期),那天我值班,到点下班了,不值班的都走了。下班点没过半个小时接到报警说是在附近的村子那得鱼塘发现一具尸体。我们开着警车就去了。到了附近穿过玉米地走了将近十几分钟的泥路到了现场,看见一位大龄女性未穿衣服头发披散面部趴在鱼塘边。我们当时就保护现场,联系刑警队,通知法医。然后在附近勘察现场,当时第一印象就是强奸抛尸。,,,后来刑警来了,要我们帮着抬到警车上。结果我们一抬人动了,两只手抱着其中一个警察的腿不放了。脑补一下当时的场面吧,,,全都跑的离开了五六米,,,,我平时就胆大,一看这不是我前几天出警遇到的帮着找家的那个精神病老大娘吗,,这是又犯病了。来的时候人脸也没露出来,身上全是泥 ,根本认不出来。后来我们拿大衣把大娘抱起来拉倒医院检查了一下通知家属带回了,,,,回想起来当时的场面相当搞笑。


先说结论:真不害怕。

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第一是因为你专注的时候会忽略掉这种心理反应。你更多的时候都是在关注尸体本身的东西,不会想到害怕的问题。而且你的知识告诉你,这就一具尸体,不会动,不会伤害你,有什么好怕的呢?何况解剖检验都是很多人一起工作,人多易胆大。

第二个原因就是第一个的延续,当你适应了这种环境,再反复强化,经历的次数越多,越不会有恐惧感。往往不用一年,任何一个称职的法医对尸体也就基本完全没有恐惧了。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屠夫对活牛活羊可能还害怕一点,毕竟可能发狂伤到自己,而牛羊死了的他绝对不会怕。

最后,我们身穿警服,头顶国徽。我站得正,走的直,为死者申冤,为家属解惑,就算有鬼魂他也应该能理解我,甚至感激我,我又怎么会怕呢。

欢迎关注法医阿一。

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害怕?他们为什么要害怕,就象很多人会吃牛肉、羊肉、鸡肉甚至鱼肉,但当他们要自己动手去杀牛羊鸡鱼时,他(她)们一样是很怕,特别见到血那一刻,真的什么食欲也没有了。

可是你想想,法医和医生、护士,读书时必修的科目是解剖(不知是不是真有这科,还是只是必做的第二课堂吧),我记得我学生第一次去读护士中专的时候,她说到了解剖室觉得很好奇,见到人的肢体,解剖前还想去摸一下。其实当你做到这个职业,你就没有了这种恐惧,当然,每个开始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肯定是会胆怯的,甚至会呕吐,但一来你必须接受,二来你会有一个习惯过程。当这种行为成为你的职业,你要靠它谋生的时候,你讲的就是专业、技术,而不是胃口和胆怯了。所以这个我们是可以理解的。而一般人如果经过培训,也是可以习惯得了的。


一位在鉴定机构当法医的朋友告诉我:第一次接触尸体时,那恐怖又恶心的样子让他连续做了1个月的噩梦,尸体冰凉的触感让他整整半年不敢吃凉皮,最无奈的是解剖完尸体,他用光了一整瓶沐浴露和洗发水也无法去除身上沾染的尸臭味,其实很多法医都是表面强装镇定。

害怕同类尸体,是动物界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这种心理来源于对死亡的恐惧。人作为高级动物,也存在着与动物一样的心理和情绪,法医们解剖尸体时面不改色,并非不害怕而是有原因的,看完让人恍然大悟。

很多人都说警察、法医是伟大的职业,因为他们经常会遇到尸体,无论是从影视剧中还是从现实生活里,法医和警察在命案现场勘察尸体时都是面不改色,淡定自若,脸上一点恐惧惊恐的模样都没有。

特别是一些刑侦类影视剧中,有些法医在解剖尸体时不但敢独自一人,甚至一边解剖一边跟尸体“对话”,最霸气的是在完成解剖后,还能大快朵颐的饱餐一顿。

因此,在很多人眼中,法医们心理素质非常强大,面对再残缺、恐怖的尸体也不会觉得害怕,而目前能跟法医不相伯仲的职业,除了警察,就剩医生、殡仪馆工作人员了。

法医们面对尸体内心真的不害怕吗?一位学医的朋友跟我分享了真实感受。

面对尸体,法医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朋友本是一名普通的医学生,大学时读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后来大一时迷上了《十宗罪》、《尸语者》这样的刑侦悬疑类小说后,对法医这种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后期通过自己的努力转了法医专业。

对于医学生来说,解剖课是必学科目,无论是当法医还是当医生,都要学习人体解剖学。既然咬上解剖课,那就必须面对“大体老师”。

对于第一次上解剖课的医学生来说,心里是又好奇又恐惧。解剖课老师为了练学生们的胆子,都是“由小到大”的拿尸体,不会一上来就要求学生们去解剖大体老师,可能第一节课先从青蛙开始,第二节课从老鼠开始,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让学生们有一个心理适应过程。

朋友说在他第一次跟搭档解剖兔子时,他是哭着完成的,事后还向老师要走了兔子尸体,跟搭档一起把兔子尸体埋在了学校花坛里。

但是朋友这种行为并没有得到老师的赞许,解剖课老师很严肃的告诉朋友:无论以后的职业规划是医生还是法医,一定要保持“铁石心肠”。不能被自己的情绪左右,虽说医者仁心,但是在手术台上,过分的“仁心”可能会影响到手术。医生在手术过程中要是一看到病人血肉模糊的样子,就开始哭,无法保持冷静,那这场手术注定会失败;而法医在尸检过程中,一看到死者的样子就被情绪左右,还怎么检验伤情和验尸,法医的验尸结果对于案情的攻破是非常重要的。

之后的解剖课老师就会格外关注朋友,一旦朋友表现出害怕或者哭泣的样子,就会被留下来打扫教室卫生。朋友说在老师的鞭策之下,他心理也慢慢的做出了调整,但是在第一次面对“大体老师”时,真的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帮着老师一起剥离尸体皮肤标本后,整整半年的时间,都不敢吃凉皮和肉,后来见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对“大体老师”也不再那么恐惧了。

后期甚至可以一个人呆在解剖室里学习到深夜,面对一具具形态各异的大体老师就像看商场里的假人模特一般,丝毫不为所动,内心毫无波澜。

在毕业后,朋友成为鉴定机构的一名法医,有时候接到鉴定案件时也会接触到一些“真实的尸体”。

朋友表示工作中接触到的尸体和上学时的“大体老师”不同,工作中的尸体给人的感觉更加震撼,也触动最多,曾经有一起案件,让他至今无法释怀。

大约在几年前,鉴定机构接到一桩案子,需要法医去现场进行尸体勘察。当时朋友跟着师傅提着工具箱就前往了现场,现场是在一个小区居民楼地下室。

当时正值夏天,朋友跟师傅带着口罩手套刚进地下室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感,死者的房间在地下室最末间,整个地下室弥散着一股死老鼠混合臭鸡蛋的味道。

据办案民警介绍,房东在早上过来收租金,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用钥匙试探后发现门被反锁,屋里还传来阵阵恶臭,房东尝试给房间里的租户打电话,发现屋里传来手机铃声,但是无人应门,房东觉得事情不妙,随即报警。

警方破门后,发现床边跪着一名男性,已经死亡。

因为天气闷热,而地下室又潮湿不透气,死者身上有些皮肤已经开始腐烂,出租屋内一片狼藉。朋友跟师傅进入出租屋后,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隔夜饭都呕出来,房东更是恶心的吐了一地,吓得瘫软在地。

死者是一名年龄在35岁的送外卖的男子,死亡时间是3天,因为环境所致所以加快了尸体腐烂速度,而出租屋属于密封环境,只有一个可以进出的门,房间内没有窗户,且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所以民警们排除了他杀可能性。

调查清楚死者身份后,民警给死者父亲打了电话,通知他来派出所一趟,来认领尸体。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死者的父亲语气中无不透着惊讶,之后就传来呜呜的哭声。

事后朋友从民警那里了解了案件后续才知道,原来这名死者是外地的,家里有一位卧床生病的母亲(身体也快不行了)和一位残疾的父亲,全家都靠死者送外卖养活,家里条件特别贫困。在案发前1周,死者曾给父亲发短信,希望父亲帮他充20元的话费,死者父亲给他充了100元话费,死者还高兴地给父亲录了一段自拍视频表示感谢。

谁承想短短几天时间就是阴阳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民警猜测可能是工作和生活压力太大,所以才导致自杀。

死者家属从外地赶到派出所后,民警询问是否需要法医进行解剖尸检,死者父亲及家属悲痛欲绝不同意解剖,签了相关材料后就把死者拉回了老家,死者所工作的外卖公司给家属赔偿了3万元的工伤补偿金。

这件看似普通的案件,让朋友触动特别大,特别是得知死者死亡背后的原因后更是觉得无比心酸。

人死后,尸体会发生什么变化?

法医们可能在职业生涯中见过各式各样的尸体,可能让法医们最害怕的就是“巨人观”尸体。大家可能听过这个词,也经常会在一些影视剧或者刑侦破案类小说中看到,除了因为尸体外观比较恐怖恶心外,还因为尸体上的臭味一旦沾到了衣服和头发上,几个星期都无法消散,就算换了新衣服和洗了澡,还是会闻到那种刺鼻的尸臭味。

其实,这种恐怖的“巨人观”并不是人死后立刻就会变成这样,人死后尸体腐烂是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的,法医们也是通过勘察尸体的腐烂过程来推断死亡时间,从尸体上呈现出来的一些伤口来判断是由什么凶器、物体造成的,方便警方破案。

人在死亡后,身体的各个机能会慢慢失去作用,随着死亡时间的变长,人的身体也会渐渐发生一些变化。美国著名科学家邓肯.麦克道高提出的“21克”实验,实验结果显示,人在死亡3小时后,尸体会慢慢发生变化,体重会下降。

那么,人死亡后身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1、人正常死亡后,在数小时后,人体的各种细菌疯狂增长,在体内形成一股有害气体,这些气体会从人体皮肤等处散发出去,发出一股恶臭,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尸臭”,这个味道有点像腐烂很多天的臭鸡蛋,如果不小心沾染到衣服上,就算洗干净可能还会残留臭味,所以在法医们在验尸时都是全部武装的。

2、之后尸体关节处开始僵硬,也就是“尸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在医院里看到很多老人还没咽气家属就慌着给他们穿上寿衣,并不是儿女们不孝顺,而是为了防止尸体僵硬而不好穿衣服。所以如果家中有即将去世的亲人,还是建议提前备好寿衣,在咽气前为他们换上,以免事后再换不体面。

3、在几个小时后,全身血液在重力的作用下朝低处汇聚,如果尸体属于平躺状态,那么他靠近地面的区域用肉眼就能看到一些暗红色或者暗紫色的斑痕,俗称“尸斑”。在火葬时,火化遗体前,火化工们会仔细反复检查遗体是否真的死亡,而判断的标准之一就是看看遗体身上是否有尸斑,以免遗体出现“假死”情况。

4、腐败进一步发展,尸体内会产生以硫化氢和氨为主要成分的腐败气体。随后身体里某些元素相互结合,尸体表皮会开始呈现淡青蓝色,产生腐败气体,身体开始膨胀。这个时候尸体肚子内的气体是有害的,在火化时,有经验的火化工人会用钩子把尸体肚子划破,其实也是为了排气,把体内的气体排出去,以免火化炉中的高温大火引起遗体爆炸。

5、如果此时尸体没有进一步做处理,或者一直暴露在潮湿或者温度较高的地方,那么尸体会慢慢膨胀起来,形成比较恐怖的“巨人观”。一般这种特殊的尸变多发生在一些案件中,如果是自然死亡的很少见,大家不用感到恐慌。

6、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当人体里所有的细菌、微生物把能分解的一切都已经分解了,能腐烂的腐烂了,剩下的就是一堆白骨。火葬是看不到人体这个变化的,一般白骨化多见于土葬中,而尸体埋在地下年头越久,土里的一些微生物也会加快尸体的腐烂和变化。

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人死之后,身体会慢慢产生以下变化:尸臭-尸僵-尸斑-巨人观-腐烂分解-白骨化。

所以,法医们也是通过这种尸体变化过程来推断死亡时间,比如观察尸体僵硬程度,如果完全僵硬了,那可能死者死亡时间超过了9个小时;其次还会看看尸斑,死后6-12个小时指压(尸斑)时会有一定的褪色,超过了12小时,就基本上不会褪色了。

法医在勘察和解剖尸体时,内心不会害怕吗?

我们印象里法医给人的感觉都是沉着冷静,甚至不苟言笑的。就算面对再恶心、残破的尸体也能镇定自若,难道他们内心真的不觉得害怕吗?

答案:确实不害怕。

原因一:“见的多了”也就变得不害怕了。

无论是选择当法医还是当医生,他们在选择这条路时,就已经明白未来自己需要面对什么。

在成为法医前,他们也需要经过系统的学习和培训,特别是在校学习期间,接触尸体是不可避免的,可能学校里的“大体老师”们都是经过处理过的,给人的视觉冲击不会太大,但是对于第一次接触陌生尸体的学生们来说,还是会成为“心理阴影”。

但如果不克服这些心理阴影,不克服心里的恐惧,那就没办法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医。

每天耳濡目染,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都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尸体,见得多了自然就不害怕了。

举个例子,比如很多人害怕在人多的场合上台发言,明明已经在心中背熟了稿件,但是一站在演讲台上看到下面坐着密密麻麻的人,大脑一片空白,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甚至有些人还会直接吓得打嗝不止。但是如果我们经常在这种场合发言,连续演讲十几次,也就不觉得恐惧了,觉得台上台下没有任何区别。

法医每天也是这样,每天都会接触到尸体,心理上已经产生了“抗体”,在法医眼中,勘察尸体是一项工作,是很正常的事情,就不会觉得害怕了。

原因二:严谨的工作态度让他们忘记了害怕。

专业的医学态度和严谨的工作态度,让他们面对尸体时忘记了“害怕”。试想一下,在命案现场,需要法医来协助警方破案,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还不等勘察,法医自己就已经吓晕过了,这合理吗?

所以,对于法医来说,这并不单单是一具尸体,可能还关乎着案件的真相。法医在尸检后的结果是对死者的交代也是对死者家属的交代,所以对法医们来说,这是个严肃的工作,不容分心。

生活中每天都会发生意外,死者也并非只有大人,有些可能是孩子、未成年人,法医也是人,在面对这些小孩子尸体或者年轻人尸体时,我想他们应该更多是感觉惋惜和同情,而并非恐惧。

原因三:勘察和解剖工作并不是单打独斗。

法医之所以心里不害怕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工作并非“单打独斗”,并不是像小说或者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法医都是一个人去现场或者一个人在解剖室做尸检。

在案发现场除了法医外还有警察、公安局其他工作人员,比如勘测、刑警、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甚至还有保险公司的人也会去现场。而做尸检时,一般都是2人,一名法医进行实际的解剖操作,另一名法医助理进行信息记录。

所谓人多力量大,人多“胆子大”,就算面对尸体有其他人帮着一起“壮胆子”也不会觉得恐惧了。

结语。

法医虽然不是医生,但却是像医生一样的伟大职业,医生们是“白衣天使”,而法医们更像是“白衣判官”,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来替死者“发言”,还死者一个公道。

法医工作不容易,他们值得我们去尊敬。


我不是法医,没办法代表法医去评判是不是真的不害怕。但是从职业角度出发我推测法医做的时间久了,的确是真的不害怕的,因为:

1.一般常人如果看到裸露的人体器官或者肢体,早就会吓的屁股尿流的,但是你看医院里那些外科还是内科的大夫,在做器官移植手术或者其他手术时,面对器官甚至是开膛破肚,你看过他们慌张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这样,谁还敢去找这个医生去做手术?无非是因为职业原因,看得多了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2.说完医生再说警察,人民警察当中刑侦大队面临的案件中不乏一些具有极度危险性的凶杀案件,对于各种各样的案发现场也算是司空见惯,可以说对于他们而言没有最恐怖,只有更恐怖,但是久而久之老警察对于这些命案现场必定不会惊慌失措,这也是职业原因导致的。法医自然也是如此,经常验尸、尸检,久而久之你说他们会怕吗?


无关的回答:

许多许多年前,我原本立志要去干法医的,因为觉得很刺激。

后来,被家人以做医生永远不会失业为理由强迫改了志愿。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两个道理:一是为什么我天生喜欢干急诊了,因为是骨子里的有这种基因!二是谁说医生永远不会失业了?


看着大家七嘴八舌,说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我心里想起了我爸爸临走时的模样………接到爸爸去世的电话,是上午九点四十二分,大叔打来的,当时说是爸爸突发心脏病,大概是凌晨四五点的时候走的吧,妈妈早上八点多发现的时候人已经硬了…(我妈妈平时在另一间房里给我八十多岁的奶奶作伴,所以爸爸经常是一个人睡的,但是又因为有心脏病,睡眠质量差,所以妈妈每天早起之后也不敢进去打扰爸爸,所以到现在爸爸已经去了一年多了,我内心对奶奶不知道是怨还是恨,我想如果妈妈晚上不给她作伴的话,而是和爸爸一起睡,是不是就能及早的发现爸爸的不对劲,起码身边还有个人能打电话及时救人)我忍着内心的悲痛与煎熬赶回了120公里外的娘家,当掀开爸爸脸上的白布时,我内心…哎!说不上来的感受,又疼又怕又悲…因为是心脏病猝死,爸爸的脸呈紫色,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睛好像也是故意紧闭的,时隐时现的好像脸上有点痛苦之色时而又好像很安详,当我哭着把脸蹭到爸爸的脸上时,那种彻底的冰凉与发硬的胡子茬冲击着我的内心,突然爸爸的嘴“噗”的一声出了一口气,我惊恐的望了一眼爸爸,其实内心天真的想着这只是一场闹剧,结果旁边站着的长辈说:没事,你脸蹭的……其实我想,对于不相干的人的尸体来说,那是有一种未知的恐惧,但是对于自己的亲人来说,应该悲哀大于恐惧吧…


这是大善!秉人间之公正,一切阴中邪物不得干扰,是有天道加持的,怕什么,正心正念!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5日 06:12
下一篇 2022年3月25日 06:13

相关推荐

  • 朱小伟未婚妻否认带货,却被扒已从单位辞职,网友:跟陈亚男学的

    近日,网上曝出消息,称朱小伟再次订婚。未婚妻名叫陈萌,老家离朱小伟所在的村子不远。据悉,陈萌的父母是朱之文的铁杆粉丝,虽然朱小伟风评并不好,但他们依旧愿意将女儿嫁给他。看到陈萌,很多网友便想起了陈亚男,最有意思的是,两个…

    社会 2022年5月13日
    7
  • 七言诗《劝世》四首

    滚滚红尘送流年,镜前又见白发添 读史回望几千年,检点世人太过贪 功名利禄不能少,富贵荣华眼望穿 梦想长生求仙药,醉心高寿比南山 欲望太多生烦恼,贪心不足惹祸端 放下执念千般好,为人…

    社会 2022年8月5日
    27
  • 以此篇献给那些在迷雾中前行的人

    我是2013年毕业的学生,那时候刚踏上社会,对一切还一无所知,因为我是家里的独子,所以父母对我多番宠爱,在家里就是小霸王,从不干事,恰逢毕业要找工作,于是刚出社会的我果然遭到社会的…

    社会 2022年7月25日
    6
  • 单亲孩子心里那些事

    我朋友的孩子跟我说得来,前两天跟我说了她的心事。 这孩子 从小单亲,跟着爸爸一起生活 ,后妈来了她 以为自己又 有了“妈”,很开心 ,可接下 来 的 生活让她 不堪回首 ,她 问我…

    社会 2022年8月23日
    8
  • 惊险!9岁孩子吃了半串葡萄,差点丢命!医生紧急提醒

    来源 都市现场综合广西台新闻中心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高温难耐,酸甜可口的葡萄成为不少人夏日里必不可少的水果,但这美味却不是人人都能吃的,最近,广西就有一个孩子因为吃葡萄出现了生命…

    社会 2022年8月19日
    3
  • 六十岁时,除了运动之外,做到以下三点,拒绝“断崖式”衰老

    01 村上春树说:“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我们常常用“一夜长大”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一个人的变化。 如果你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年轻人在经历了某件大事…

    社会 2022年8月18日
    4
  • 上初中的孩子需不需要补课?

    如果孩子在学校同年级或同班属尖子生,其又不要求补课,那就让孩子自学吧!若孩子成绩一般,又愿意学习,只是有很多题目弄不懂,还向家长提出要求,要想找老师补课,不管家庭经济来源好与否,作为家长应该想法支持孩子去补课吧!若孩子成…

    社会 2022年4月14日
    6
  • 我是一只水蛭

    我是一只水蛭 扭动着肥硕的身体 在水中慢慢地游畅 寻找着血的鲜腥 哦!终于嗅到了一丝痕迹 一丝血的气息 诱惑着我渴求的心灵 我追溯着鲜血的源头 哦!是谁那么好心 这里竟有无穷无尽的…

    社会 2022年7月31日
    7
  • 不知不觉我已爱上了头条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频繁出现在头条。她就像我的一个知心朋友每天都畅听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忧伤,我的快乐,我的心事,我的生活……方方面面都可以向头条诉说。头条的友友们都是善良热心的,…

    社会 2022年7月12日
    6
  • 因科比坠机案证人的作证回答骇人,瓦妮莎哭着离开了法庭

    今日,已故湖人名宿科比-布莱恩特的妻子瓦妮莎诉讼洛杉矶县警官和消防队员拍摄并分享2020年1月坠机事故中科比和其他遇难者遗体照片的一案继续开庭审理。《今日美国》对第二天的庭审现场进…

    社会 2022年8月14日
    8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