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

一个人在外夜钓时候遇见的事情,不仅碰见了莫名其妙的鬼打墙差点丢了命,至今我的手上还有伤疤,下面,我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跟大家讲一下吧。那是14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湖北一个小水库旁边垂钓。钓到晚上11点过,突然,我女朋友打…

一个人在外夜钓时候遇见的事情,不仅碰见了莫名其妙的鬼打墙差点丢了命,至今我的手上还有伤疤,下面,我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跟大家讲一下吧。

那是14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湖北一个小水库旁边垂钓。钓到晚上11点过,突然,我女朋友打来电话叫我回去,说是她肚子比较疼。女朋友嘛,都比较矫情,必须要哄着要宠着,于是,我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收拾一下钓具,准备往宾馆走。

但是走到半路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大概走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回到水库边上,如此反复四五次,这感觉异常不好,似乎后背都发毛了。此时,我掏出手机准备导航一下,却才发现手机似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没有一点信号了。

这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出事情了,于是我赶紧掏出了头灯戴在了头上,把光线调整着最亮,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回走。但是令人感到害怕的是,大概又过了15分钟,我居然再次回到了水库边上。此时水库边上异常安静,似乎没有一点鸟鸣虫叫,要知道,在夏天这是非常不寻常的。

正当我情绪快要崩溃的时候,突然间头灯面前就出现一个老太婆,拉个老太婆衣服破破烂烂的,浑身散发出一股恶臭味,而且更令人害怕的是,她的两个眼睛里面,似乎没有瞳孔,整个眼睛全是眼白,嘴角似乎还挂着诡异的微笑。

当时说实话,我整个人都吓懵了。整个人大脑全是一片空白,心脏跳的非常快,似乎都跳到嗓子眼了。

然后,我俩这手一疼,这才发现原来手已经被她抓了起来,两只脚也像是不听使唤一样,径直的往水库里面走。就当我刚刚入水的一刹那,似乎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一下子就被推到了岸上,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然后,我耳边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很像是我死去的爷爷:快跑快跑。

我立即沿着路就快速跑着,一口气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累瘫了,在地上大口喘气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已经跑到了一条大路上,这次总算没有绕回原路了。

我赶紧回到了宾馆,更诡异的是,我问我女朋友的时候,我女朋友告诉我,她知道我在钓鱼,一直在宾馆里面看电视,根本没给我打过电话。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死去的爷爷,拍着我的脑袋,告诉我今天差点没命了,还叫我以后不要再晚上钓鱼了。当然,也就是打那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没有晚上出去一个人钓过鱼了。

最后,再说一个非常巧的事情:我每次去给我爷爷烧纸钱的时候,不管当天是晴天还是阴天,不管是东南西北风,一去烧纸钱,烧到一半火就开始往我这边来,我换个方向火就跟着换方向,但烧不到我的那种,然后烧成灰的纸钱就在地上打转转,就很神奇,我就觉得每次我给我爷爷烧纸钱他都收到了并且他也看到了。


26岁的时候,在妈妈家,夜里头朝南看书到12点,刚吹了灯想睡觉,刚闭上眼,突然北窗被风吹开,我立刻睁眼看到檐下两只核桃大的翠蓝翠蓝的球像眼睛一样看着我。我吓得马上用被蒙上脸,连妈妈都没敢喊。一动不敢动一直到天亮。早晨问妈妈,她说是我迷乎看花了眼。后来别人说那是察地神。此见到,一直让我害怕怀疑到今天不能忘记。


遇到过。十九岁的时候,那时我还在我们乡镇的中心小学做代课老师。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我的生日。下午放学之后,我几个朋友提着两大包好吃的好喝的来给我过生日,我们总共五个人,我和闺蜜两个,还有三个男孩。忘了是谁突发奇想,提出要去小树林里来一场烛光晚餐。于是,几个人先到小卖部里买了一包蜡烛(一包里面装六支好像),一路有说有笑的走了七八里地之外的一个小杨树林里,准备开始我们的浪漫野餐。我的生日是农历二月份,到了晚上小风一吹,还是有点儿凉嗖嗖的。当时年轻气盛,虽然感觉小树林里冷冷清清阴森森的,但也都没忘别的想。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隐隐约约听到像是有人哭泣的声音,那种哭声,感觉离我们很远,又感觉离我们很近。我们几个屏住呼吸仔细听,妈呀!确实是一个女人的哭声,而且那种哭声我敢保证绝对不是正常女人的哭声,更不是什么夜猫的叫声。大家都看过《聊斋》吧!就是在《聊斋》里听过的女鬼的哭声,一模一样。瞬间感觉头皮发麻,汗毛都竖起来了。反应过来的我们拔腿就往大路上跑,跑到大路上,我们几个手拉着手,“一”字摆开的跑,那个声音就这样一直跟着我们。我们几个一口气跑到我家里,我妈给我们打开门,我和闺蜜进了家,三个男孩回了他们自己家。这个事当时我没敢告诉我妈,就知道我和闺蜜都差不多已经吓懵了。我们把外门,里门都关的死死的,虽然累的够呛,但还是大气都不敢出。我和闺蜜从进家门都没有说一句话,那个可怕的哭声,依然徘徊在我家大门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哭声才彻底消失。从那之后,我和闺蜜就留下了阴影。这件事真的是我亲身经历的,绝对没有任何虚构和夸张。


《荒废的铁路道叉口》,原创故事

我的家乡附近,有一处铁路与公路交叉的地方,八十年代的交通还十分落后,这里是陇海铁路和西兰公路的必经之地,原线址是民国时期的设计,到了甘肃定西市境内,因地形原因,很多地方被迫重合,就形成公铁交遇,遂设道口管理,火车通过,两头阻拦杆放下,汽车等候。以前几乎是蒸汽机车牵引,就是真正的火车,白天排烟冒气,晚上烟囱喷火,走起来咣咣当当呼哧呼哧,一种老气橫秋地苍桑感。

那些年国家很穷,农村的生活更加困苦,特别是陇中一带,被清朝的左宗棠喻为”苦甲天下”遇上灾年,别说粮食难以自足,就是饮水都十分困难,其实,元代以前,这里还森林无边,农耕发达,因为无节制的垦荒和战争,摧毁了生态系统,才造成遍野赤贫。我们生活在铁路边,一年生火取暖的耗材,就取之铁路两边,扫煤渣,蒸汽机从烟囱中喷出的未燃烧的残渣,是最好的东西,放到现在肯定被人嫌弃,讥为污染,可在当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到的,从我的家到那个道叉口,十余里是缓坡路,火车牵引力不足,唯一的办法就是烧锅炉,增加蒸汽压力,火车头有三个工人操作:司机,副驾,司炉。司炉工的工作量现在很少有人能胜任,机车后部的煤箱,几十吨煤碳,就是动力之源,司炉工一掀一掀加进燃烧室,那种超强的体力活,那种短柄的大铁锨,已经很少见了,上坡路,加的多也吐的快,童年时,除了拾猪草扫煤灰,一些往昔之事,已淡出记忆,而至今留在记忆中难以抺灭的,就是巳渐荒废的铁路道口。

其实只是普通的一个道口,看不出什么稀奇,道口跟前只有三四户人家,在西兰公路取直拓宽以前,公路在道叉口的交会处,是个高点,两头底,中间高,以前的解放和东风汽车,动力也较弱,按理说爬上道叉囗都十分吃力,可就古怪在这里,打记事起,这个道叉口经常发生火车与汽车相撞的严重事故,有一年,一辆东风汽车甚至把火车撞的脱轨。所以,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期,这个道叉口的武装守卫,就是我们村一个民兵排的任务,我至今记得村里民兵们,有两挺轮盘式轻机枪,别以为乡下老土,六七十年代的武装民兵,战斗力比肩正规军,有时比武,用高射炮照样干掉靶机。说到守卫,就说到诡异,小时候,每到轮职守道,大人们总不经意间流露为难之状,他们常常在一起说些奇奇怪怪的事,虽然个个荷枪实弹,那种不安还是掩饰不去的。我的小叔和小姑都是村里的民兵,据他们讲,每次发生交通事故,那些出事的汽车,好像疯了,从坡下冲上道口,如借神力,完全无视行进中的列车,也无视用钢管刷上警视色的阻拦杆。直撞成零零碎碎的一地烂铁,在发生将火车撞的脱轨的那次,站岗的民兵看到汽车中两男一女,似乎熟睡,那辆车竟冲上道口和火车头相碰。残忍的现场可想而知,遗体几近粉碎,分不清彼此,就在近处用木柴和汽油火化,他们好似是青海人,家属来取骨灰,同行者中有一嗽嘛,在道叉周围转了许久,也不知做什么念什么,临走时对当地人说,这个地方有个恶鬼,怨气太重,要请高人消灾,八十年代初期,有些话还是不能随讲的,有人信也沒人敢搞封建迷信。

道叉口的值班室有铁路职工管理,和值班室相对的一间房,是民兵站哨的休息室,晚上站岗一般也三人一组,轮值,白天大多女民兵守卫,晚上就换成男人,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女人晚上不敢去,听他们说,那间房的门到子夜时分,会无故自开,要知道,以前的门关大多是铁链扣,人从里间关上外面是打不开的,可是却经常自开,后来没办法又从里面顶一根木棒,有一回正好几个胆小的轮在一起站哨,半夜一阵冷风过后,门被冲开,滑落的木棒正好打在一个姓王的小伙头上,那个生性怯懦,当时吓的屎尿拉在裤裆,到现在沦为笑柄。世间之事就如此;现在的未必是现实的,发现的未必是揭开真相的。(故事很长,闲了再讲)。


我家附近有一条街,被称为鬼节,因为都是卖丧葬用品,还有殡仪馆所在地。我也没太在意,领着当时只有三岁的儿子从那里经过,可是回到家孩子就发烧了,一连烧了八天。医生都在暗示我,去看看其他方面吧!说是正常的感冒发烧不可能这么久不好。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当他们到山下准备攻峰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的上山去。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终于大家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大家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浑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女孩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你相信谁?

第二个故事 怎么这么多人? 有一天,某人晚上下班回宿舍,在一楼按了电梯,他要上六楼。很幸运地,电梯一下子就来了。他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走进去电梯马上就关上了。升啊,升啊,到了四楼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了,有两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意思想要进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又没有进来。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这个人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怎么这么多人啊!”

第三个故事 没人和我抢了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看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一上车他发现这辆末班车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辆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说话。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他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继续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你一上车,他们(比一比车上的人)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还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竟然让他跑了”。等他站稳时候,发现他们身处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黄大仙讨封的事情听说很多,下面的事情也是听家里老人说的。

在我们当地有一个王家岗的村子,村里有一个二流子,村里人都叫他二傻(其实不傻,只不过他娘走得早,亲爹又是个赌鬼,也没人管他,脏兮兮的所以都叫二傻)。他从小就调皮耍无赖,哪家小孩不听他的话,他就骂人家。大人去找他他也不管不顾的就往人家身上吐痰。大人小孩看到他都躲得远远地,也不去招惹他。

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

有一次,二傻一个人走在小路上,周围都静悄悄的没什么人。突然,就看到前方有个黄大仙直立在路旁,见到他也不躲,就直勾勾的看着他。二傻也听村里老人说起过,说这黄大仙拦路是要讨封的。二傻心生坏意,便开口道:“你这是来向我讨封来了”?只见那黄大仙竟真的点了点头。这下可把他乐坏了,他又说道:“那我看你像个神仙,就封你做个九重天上的如意仙吧。”说罢,这黄大仙恶狠狠的看了张吉一眼,转身离去。这二傻可是乐坏了。边笑边回了家。

到家门口时老邻居问他今天是捡到钱了还是撞什么大运了怎么这么开心,二傻说:“捡到钱道没有不过碰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随后把遇见黄鼠狼前后发生的事情开心的讲了出来。”老邻居顿时脸色一变说道:“这封生灵可不是由你随口来说的,你封它为什么是很有讲究的,要看它受不受得起,你封不封得起、而封神仙则是最忌讳的了,黄大仙会因此散了修行不说,你自己也会遭到祸报的。”

本来还有一丝担心的二傻在近一周的时间内发现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倒霉事发生时,便觉得什么讨封乱说遭报应都是屁话。自己不是一点事都没有。日子就这么过着,可能也是自己家庭都已经这样了,已经无所谓了。但是一个月后,二傻的爹因为欠钱没有还,被人打断了腿在家养着。而二傻除了给自己亲爹每日三顿白米粥之外再依旧无所事事。没过一周,他爹的腿就被感染,半个月内就走了。最后就二傻一个人了。

过了好几天,村里人看不见二傻了,还开玩笑说可能跑出去要饭了。结果大队书记路过二傻家看见门不是从外面锁上的,砸开门发现二傻死在自己家里了,尸体都臭了。最后就用用草席和棉被裹了一下就埋到田里了。

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

所以我们当地好多老人都说看见黄鼠狼就当没看见,一个人走路如果听到有人和你讲话,也装作没听见,说有可能就是黄大仙在模仿人说话。


改革开放前,我在内地一家公司的水泥预制板厂做电工。因为厂里用电量大,而且还有踫焊机工作时产生的冲击电流大而导致烧毁了一台变压器。这下,上头作了决定,电工必须要每天晚上有人值班。没办法,大家都轮流吧。在一个春节后的正月初二晚上,轮到我值班。晚饭后骑车去厂里,大门口值班室就一个老头坐在那烤火。我进了厂区,春节期间没有人晚上加班,到处都是黑黝黝的,偶尔有一二盏照明灯也半明不暗地在寒风中摇曳。到机电车间打开大门,我推车到里面后,到配电间转了一圈。除了接触器发出的一阵一阵电磁声,没有什么问题。我走上二楼的临时值班室,这里原来是办公室,不过是在里面架了一张木板床。由于天气冷,我关上房门,脱去外衣坐进被窝里。头上的白炽灯高掛着,我坐被窝里,背靠墙,翻阅着电工方面的技术书。还没到几分钟,楼下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我大为奇怪了,我进车间后明明是把大门锁上了,怎么会有人能进得来?不容许我猜想,清脆的脚步声居然是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上来了。我吓坏了,这个人是谁呀?肯定是贼?怎么办?我坐在被窝里,眼睛紧张的盯着房门看。心想如果是小偷敢来,我这边的房门锁上了,他也进不了。就算是小偷撬开了锁,我就用长板凳砸他,反正是你死我活了。紧张中,我觉得门板里朦朦胧胧出现了一个影子,还没让我反应过来,我瞬间觉得二条脚很沉重,又和电流一样,我全身象被千斤重物压住了一样。我原来是坐着的,却全身仰卧在床上。沉重的力量压在我身上。我感觉很累很累,肺部都喘不过气来了。我心里很害怕,觉得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呢?我冷静的想着,一定是遇到了鬼压身。怎么办?我叫又叫不出,动又动不了。在被压得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觉得自己的左手还能动。于是我慢慢的将左手贴胸伸到右边,最后抓住右边床板,我再左手用力让自己整个人身体侧过去,再俯卧在床上。然后让二个手缩起来,手掌撑住床板。机会来了,我突然二手发力,猛的大喝一声,我整个人撑了起来。同时,耳边明显听到了一声沉重“噗”声。我猛地跳下床,用二脚在发出声音的地上拼命的踩。还没踩几下,一阵清脆的脚步声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去了。鬼逃跑了,我也坐下来累坏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鬼压床的经历,我自以为自己阳气很足,不会出现被鬼附身、鬼压床这样的事情。但没想到的是我却经常被鬼压床。

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被鬼压床习惯了,偶尔被压一次也就不觉得惊奇,但是有一次是真的把我吓坏了。那天晚上睡的比较晚,放下手机的时候都快夜里2点了,确实也是困了,躺下不久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竟然醒了,虽然醒了但是身体动不了,只有眼镜可以睁开,手脚不管怎么动都动不了,就和武侠小说里被点穴一样,本能反应我用力挣扎,但是无济于事。本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过一会就好了,事实并没有那么乐观。渐渐的脑海里出现了小孩子哭泣的声音,是很痛苦的那种哭声,哭声中偶尔还带着嬉笑,并且,声音越来越近。听到声音真的吓坏了,努力想让自己挣扎出来,我能感觉到我全身的力气,但是身体就是动不了。也是出于好奇,我睁大眼镜想看个究竟,但是屋里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声音越来越近,就好像慢慢凑到自己耳边一样,那哭声一个劲的往脑海里钻,真的怕自己被侵蚀,从此和植物人一样,越想越害怕,全身都是汗,就在声音快到耳边的时候,突然自己挣脱了,那种感觉就像在水里憋气到极限,突然呼吸到新鲜空气一般。你们有恐怖惊险可怕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么?

虽然鬼压床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那一次的经历实在是太可怕了,在这里讲给大家,也希望有相同经历的朋友一起说说,一起讨论鬼压床的话题。

最后谢谢你们的阅读,祝大家天天开心,远离烦恼


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校扩建,在围墙外面弄了一块农田,由于地势较低就需要填土。每天拉几卡车的土倒进去,然后用挖掘机把土铲平,然后压实。

围墙边上有一条小沟,由于填土把沟埋掉,水流不畅,回填的土在挖掘机的碾压下,已经贴着围墙了。随着回填的土方越多,土方已经差不多高过围墙,加上要压实。

围墙上已经被压得能渗出水来,完全就是可以从围墙的砖缝里面喷水出来。

正值夏季,只要一下课同学们都喜欢去喷水的围墙边玩水,平时一下课我都会和同班同学去玩水。

有一天下午第一节课下课,按照平常我们肯定跑过去玩水的,但是不知怎么的,既然没有去玩水,去了别的地方玩,差不多同时,围墙倒掉了,把当时在玩水的同学都压在下面。其中我们班的一个同学跑得很快,跑掉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觉得是不可能的,怎么会倒掉呢?没过一会学校里面来了很多人救援,马上就设置了封锁线,不准任何人靠近围墙附近。

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当时都吓蒙,完全记不得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左右,每天上学都是父亲送我去的。

现在想想也是福大命大呀,不然按照每天的习惯一下课就去玩水,肯定会遇上的,但是偏偏出事的时候没有去。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6日 09:08
下一篇 2022年4月16日 09:08

相关推荐

  • 抄书第三天《没有尊重的直爽就是没教养》

    有些人说话前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说完之后发现说错话了,就以“我说话直,你别介意”,为借口替自己开脱。 试想一下,人家凭什么不介意,你的“直爽”是让你一吐为快乐,但是为什么别人感觉不爽…

    社会 2022年6月13日
    4
  • 如何和朋友断交

    如何和朋友断交提要有时候,友情会变质,需要尽快结束掉,这件事无可厚非。你可能渐渐发现你的朋友是为了什么别的目的,或是一己私利总是惹毛你、伤害你。但是不想再和他做朋友之类的话,又很难说出口。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要诚实地面对…

    社会 2022年4月29日
    7
  • 从华为Mate30手机换到了iPhone13pro,等不了华为Mate50手机了

    说起来,这位网友还是华为手机的忠实粉丝,他说自己以前一直用的是华为手机。但是,最近他却换成了iPhone13pro这款手机。 他的理由是:本来打算撑到华为出华为Mate50手机的,…

    社会 2022年6月26日
    26
  • 中国女排一直在吃老本,新人一个也培养不出来,未来堪忧啊

    中国女排在本次联赛排名第六位,不太理想。想不通的是朱亭由于手伤来能参加本次赛,而张是由于什么原因不参加呢?是否由于朱不参加,而不参加呢?现在的排球,男女都不行。男排连发球都连连失误…

    社会 2022年7月21日
    6
  • 人到晚年和儿女相处时,一定要学会留一手

    前言: 晚年生活看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有时候可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我们只有掌握正确的方法,才能会让自己好好的过下去,特别是和家人之间相处的时候,不要掏心掏肺,适当的…

    社会 2022年7月13日
    8
  • 稳健经营穿越周期,就像搜狐一样

    1998到2022,已经走过24年的搜狐,仍在中国互联网阵营中占据着重要位置。 尽管市场对于搜狐多有叹惋之声,但当我们拨开表面的喧嚣,才发现或许搜狐才是中国互联网企业里一直坚持初心…

    社会 2022年6月24日
    8
  • 人过了50,需要明白生活中哪些行为举止存在的潜“危机”?

    1、不要轻易辞工,没几年就退休了!2、条件一般,给儿子买婚房,别全款!3、自己的积蓄,不管多少,都不要让子女知道,会有贪念!4、一定要交医保,身体隐藏的毛病随时都可能暴露出来,医保真的可以省很多钱!5、不要进出儿媳的房间…

    社会 2022年5月8日
    5
  • 非常好的信号出来了

    昨天公布了一组数据。 中通客车发布公告,该公司2022年7月份产量566辆,销量480辆。截至2022年7月份累计产量3504辆,同比减少27.75%;销量3662辆,同比减少21…

    社会 2022年8月6日
    5
  • 我也会拥有鲜花和月亮#文案#

    这世界上的久处不厌都是因为用心 有机会我把我的故事都讲给你听。 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柔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不能因为没有掌声就丢掉自信。 小众的爱好不用在意大众的眼光。 按照大自然的规律…

    社会 2022年6月26日
    8
  • 节目才播三期,就暴露真实水平,谢娜离“翻身”又远了一步

    “谢娜隐藏太深,网友被打脸” 《乘风破浪》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网络上随处可见对谢娜的“吹嘘”。 吹嘘就吹嘘吧,还不忘踩网友一脚,无奈又搞笑。 就节目呈现来看,谢娜在第一期节目中的表现…

    社会 2022年6月6日
    24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