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凤凰网:玩笑开大了:阜阳咋还把“草莽”当成了“英雄”?(转载)

梁石川

  笔者无意责备谁,但也绝不同情下跪的协警王昭文。因为阜阳市颍泉区前“白宫书记”张治安被判死缓还没几天,该市颍上县张洋社区的朱志恒书记就被黑社会给吓跑了。朱志恒只是想把张洋社区内的建设项目公开竞标,就得罪了人,有人非要将其至于死地。据说,不仅他6岁的儿子被卡车碾死,他个人也多次遭到恐吓、围攻,被迫走上逃亡之路。

  虽说后来此事惊动阜阳各界,警方已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但该说法并没有多少人相信,民众普遍认为那只是该地为应对社会与媒体的对应措施。就在几天前,该市颍上县的一名协警队员,又被无证驾驶的黑老大给吓跪下了。据大洋网称,该协警在检查一名”黑老大”的车辆后向对方下跪道歉,随后被交警队清退。协警队员王昭文称,他是因为遭人威胁,怕家人被伤害这才下跪道歉的。对此,当地交警部门则认为其”脑筋转不过弯,给穿制服的人抹黑”,分不清楚什么人属于黑社会,没挨打就主动道歉。

  “分不清楚什么人属于黑社会,没挨打就主动道歉”与“脑筋转不过弯,给穿制服的人抹黑”,这两句话一对比,问题就再明显不过了。照阜阳市颍上县交警部门的的说法,如果王昭文分清了什么人是黑社会,或者挨了打,这一“跪”就该“跪”的明正言顺了,从此“脑筋转不过弯,给穿制服的人抹黑”就成了一句多余的。纵观事发几天后,网友对此事的评论,可谓火爆,不过最为典型的评论还属《协警下跪到底给谁抹了黑?》与《李刚的“爷爷”来了?协警咋当众下跪?》。

  “协警下跪到底给谁抹了黑?”这个问题的问得好。是呀,难道穿“制服”的人只会中唬老百姓,面对一些乌合之众就显得措手无策了吗?与此同时新华网博客频道的“创造大王”,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李刚的‘爷爷’来了?协警咋当众下跪?”不难看出,网友们对于协警王昭文下跪,内心深藏着一种深不见底的恐怖。面对“黑恶势力”连“李刚”这样强势的警察也变成“孙子”的时候,一种潜在的危险就已经浮上了桌面。

  笔者想,既然我们的社会制度与民主法制的改革,还在摸索中前行,人们的传统意识中的“官本位”思想短时间内并不能被完全剔除,那么在今天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按照传统做法,说一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话题。举一个例子,在地市级的“打黑”中,山东省泰安市公安机关可以说是开了“平稳打黑”的先河。这个城市或许是旅游城市的缘故,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具体说来,最为受益的还属于出租车司机,据这里的出租车司机讲过去的时候,一群一伙的“小混混”、小地痞碰磁、甩的可以说“攒门”的很。但现在这种现象基本根绝了。出租车司机都感觉有了安全感,原因就是现任的公安局长郑岐浩到任后,将这个旅游城市混的有些名气的“社会大头目”,据其罪行都送去吃“牢饭”了。

  当然早期泰安的“保守打黑”,比不过以 为首的重庆高调打黑。说泰安“打黑保守”,重点还是体现在该市的举措并没有被媒体大面积的轰炸。高调的重庆打黑起始,原本被民众看作是全国掀起打黑潮的风向标。有媒体报道,中央政治委书记周永康在重庆调研后不久,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就在6月22日的全国治安系统电视电话会议上宣布,全国公安机关“2010严打整治行动”拉开序幕。当时,或许民众看到这则消息,多半还是对本次严打行动抱有诸多幻想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直到为人底调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浮出水面,打掉“天上人间”等京城知名的夜总会,似乎2010年的严打整治行动,正借机悄然转移人们的视线。一段时间,网友的对此次严打行动的评论开始变得婆婆妈妈,从电视电话会议精神中强调的“紧紧围绕人民群众最痛恨、社会反映最强烈的治安突出问题和治安乱点,坚持‘严’字当头、突出重点、因地制宜,狠抓各项打击、整治、管控措施落实,为社会稳定、群众安居乐业提供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变成了男人的裤裆女人的腰。

  因为,后来国内的社会治安并没有看到好转,仅仅是一个安徽省阜阳市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出现了“吓跑社区书记”与“协警下跪”的恶习社会事件。两起案件发生地都是阜阳市颍上县。就此而言,颍上县乃至整个阜阳市的社会治安问题,已经非常的严重了。过去我们常说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那么一个社区书记被吓跑到身穿制服的公安协警队员的给黑社会下跪,说明了什么,难道正应该了那句“横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或者“软得欺,硬的怕,见了横的就跪下?”的荒唐俚语。

  话说到这儿,笔者再也沉不住气了:“阜阳市与颍上县的相关领导,特别是两级公局长,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是不是觉得在阜阳当“草莽”才是“英雄”,社区书记与协警队员下跪很好玩,二人纯属SB?”

  因为交警队已经有人说话了,该协警队员下跪是“脑筋转不过弯,给穿制服的人抹黑”。但协警队员却说,自己受到了威胁:“有几个年轻人找到我说‘以后要是查皖K5G×××,你要注意点,到时候你想一想,斗(打)不到你,就到你家搞你家人。’听其他同事讲,我得罪了颍上县两个混世的,并且是最大混世的,他们手底下有一百多人。我听后非常害怕。”

  “…..听其他同事讲,我得罪了颍上县两个混世的,并且是最大混世的,他们手底下有一百多人。我听后非常害怕。”像上述社区书记被吓跑一样,协警队员在下跪后辞职,外出打工了。虽然后来,颍上县的交警部门在给脸上贴金时说,是他们将王昭文辞退的,原因是他不配穿这身警服。

  原因真的是这样吗?恐怕不尽然吧!首先两个“混世”的在当地混世,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比如那个社区书记被吓跑,也佐证了颍上“混世人”不仅存在,而且“很黄很暴力”。其二当地的执法环境一团糟,社会治安问题十分恶劣。嫌疑当地有些官员与之亢瀣一气,才使这些黑恶势力,发展到手底下有一百多人。其三就是在这些人的黑手伸向基层书记与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的时候,该市相关部门仍旧闷不作声,至此人们就不得不怀疑,交警队开除王姓协警,是献给“黑恶势力”的厚礼了。

  严惩黑势力,刻不容缓。我江淮儿女不容此事再次上演安徽。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admin#wlmqw.com)删除。
(0)
用户投稿
上一篇 2022年4月30日
下一篇 2022年5月1日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