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17岁那年,丁佩儿最喜欢做两件事,一件是每天傍晚准时去图书馆报道,还有一件就是听中午的校园广播——《曲乐心声》。而这两件事无外乎都是因为一个人,如你所料,准确来说是一个叫姜晟男生。丁佩儿知道姜晟这个人纯属意外,那天丁佩儿…

17岁那年,丁佩儿最喜欢做两件事,一件是每天傍晚准时去图书馆报道,还有一件就是听中午的校园广播——《曲乐心声》。而这两件事无外乎都是因为一个人,如你所料,准确来说是一个叫姜晟男生。  丁佩儿知道姜晟这个人纯属意外,那天丁佩儿在阳光浓郁的正午给某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送午餐,从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极度的不满,可是这次的送餐事件却成了她人生第一次悸动的机遇。  她发誓在此之前,她从未留意过原来学校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广播里的声音有些许空灵,但却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他说: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脆弱,每个人都有无法言说的秘密,然无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你终会遇到一个让你信任令你感动的人,他会给你自信给你温暖给你勇气,他会像张开翅膀的天使,将你庇护在那一片羽翼之中呵护着你。  之后那首丁佩儿烂熟于心的歌曲《专属天使》便如潮水层层袭来。丁佩儿有些愣住了,傻傻的站在哪里,直到最后她听到他说:  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刻,一首轻音乐《风居住的街道》送给你们,希望它能为你们驱除一天的疲劳。感谢大家的收听,我是播音姜晟,同一时刻我们明日再见!  那么多的字眼,丁佩儿只捕捉到两个字,或者说她只留意了那两个字——姜晟。之后丁佩儿便养成了听广播的习惯,她想她真的爱极了这个声音,当然也仅仅是声音而已,因为她并不认识姜晟这个人,她只知道姜晟的一些基本信息,但大多还是从班里女生的小八卦里偷听到的。  姜晟,17岁,身高173,体重54kg,高二一班,现担任班长一职,是学校奖学金的“承包户”,老师们夸赞的对象,据小道消息,不久后的将来,他会成为广播社的社长……  丁佩儿在心里默默的理着有关姜晟的信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人产生兴趣,大概是因为他的声音吧,她突然就很想很想见一见这个男生,也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丁佩儿如愿以偿了,虽然场景不是那么的好看,准确来说是自己不是那么的好看。  那日的阳光有些炙热,蝉声此起彼伏,颇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架势,天上的云似是有了倦意,懒懒地一动不动.  此时丁佩儿的模样有着说不出的狼狈,刘海湿湿的拉耷在额前,有些闷热,后背出了薄薄的一层汗,不过还好校服是深色的,所以应该不会太明显。  丁佩儿艰难的捡起掉落的袋子,她念的是封闭学校,每月放一次假,临走前姥姥在她的行李箱里塞了满满一箱的零食,家里人的过分关爱造就了她此时的模样,东西太多,手里已经拿不下了,偏偏她忘记了背书包。  在她最烦躁的时候,那个叫做姜晟的男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光晕勾勒出他坚毅的脸庞,原本难看的校服却完美的展现了他的身姿,也许就像别人说的那样,丑的不是校服,而是穿校服的人。  时间仿佛禁止了,丁佩儿觉得不愧是姜晟,穿个校服都这么帅,比她那个没心没肺的表哥帅多了,居然不来接她,下一秒丁佩儿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不禁打了个哆嗦。抬头望天,奇怪,天气挺好的啊,突然瞳孔紧缩,完了,临走前,忘记收衣服了,再也顾不上犯花痴,拉着行李急急的走了。  因为走的急,所以她并不知道在自己转移视线的那一瞬间,姜晟也注意到了她,一抹笑意挂在他的脸上,画面唯美的让人窒息,如果忽略他看到丁佩儿离去时的表情的话。  自那日之后,丁佩儿便时常遇见姜晟,食堂,操场,自习室,还有她常去的图书馆。两个人也曾有过视线的碰撞,丁佩儿急急得避开视线低下头有些羞涩,而姜晟则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可嘴角的那抹笑意却彰显出了他的好心情。  有一次在自习室里,丁佩儿坐下不久,对面便来了一个人,是姜晟,丁佩儿有些懵了,她看着他慢慢的走近,直到坐下,没错是坐下,丁佩儿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她看着离自己很近很近的姜晟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她落荒而逃了。  一次次的相遇,让丁佩儿的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情愫,有时候她会偷偷问自己,今天还会见到他吗,今天他会去图书馆吗……  问得多了自己也会很不好意思,某天傍晚丁佩儿心血来潮,恰巧姜晟也没去看书,所以她改了路线去了图书馆的顶楼,晚霞映红了半边天,风徐徐的吹了过来,带着隐约的说话声。  有人在告白,丁佩儿有点小兴奋,可是看到男女主角的时候,丁佩儿焉了,女主是校花,男主是自己今天还念叨的姜晟,难怪刚刚没见到他,原来是这样啊!  莫名的情绪在丁佩儿心里化了开来,酸酸的,有点难受。她终于知道了,原来那颗名叫姜晟的种子早已撒在了自己的心里,只是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他,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会难过,为什么看到姜晟自己会开心会害羞,为什么自己会在看不见他的时候想念他……  渐渐的姜晟的声音变得有些不真切,丁佩儿从另一边慢慢的走了下去回了宿舍。刚才的事情是个明眼人都会明白,姜晟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校花的告白注定失败,而丁佩儿知道自己永远只能把这份喜欢放在心里。  回想起以前见到姜晟的画面,好像除了第一次,之后自己都没怎么敢正面看他,每次都是偷瞄一眼就急忙避开视线,既觉得甜蜜,又小心翼翼的怕被他发现。  隔日校园里便传出校花告白姜晟被拒的消息,而且男主角姜晟还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已经有喜欢的女生,大家纷纷猜测是谁有如此好的运气。其实昨天听到姜晟说他不喜欢校花时,丁佩儿还有些开心,可是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便充满了苦涩,像校花那样的女生,姜晟都不喜欢,那么姜晟喜欢的人必定比校花还好。  从告白事件之后丁佩儿便极少去图书馆了,也更改了自己的作息时间,她想也许不碰面心里便会好受些。原本去图书馆也是因为姜晟喜欢在傍晚去那里看会书罢了。  时间在不经意间悄悄流过,毕业季已经来临了,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说的也许就是这样吧!  偶尔丁佩儿也会听到一些有关姜晟的八卦,比如他成为了广播社社长,比如他又拿到了奖学金等等,而那个传闻里他喜欢的女孩却一直没出现过,同学们也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毕竟高考在即,又有谁会真正关心这些呢。  不过虽然丁佩儿改了很多东西,但她却没有丢掉听广播的习惯,有人说一旦养成了习惯,想丢掉就难了。广播里的声音依旧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不过丁佩儿也极少见到那个叫做姜晟的男生了。  高考过后,班级组织了一场毕业聚会,班长杨宇清套用别人的台词,他说:“我们本是同林鸟,一张证书各自飞,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所以你们不要找那些什么借口,必须全员到齐。”  当了三年的班长,这点威信还是有些。丁佩儿因事耽搁来的有点迟了,却没想到看到了姜晟,他正和杨宇清说着话,他们两个班的宴席相邻,蛮巧的,丁佩儿心想。  杨宇清看到她,对她招了招手,走了过来,姜晟对着她笑了笑,丁佩儿觉得一年没见,姜晟还是那么帅啊!杨宇清拍了怕她的肩膀示意她去坐着,接着又对着姜晟挑了挑眉,做了个OK的手势,姜晟看着转身离去的身影,露出笑意。  一顿饭在热闹的氛围里拉下了帷幕,有人提议玩游戏——唐伯虎点秋香。游戏规则很简单,按顺时针方向,第一个人说唐,第二个人说伯,第三个人说虎,第四个人无需说话,只要用手指某一个人,,然后那个人就要一边做动作一边说秋香啊秋香,最后,输的那个人得接受惩罚,真心话与大冒险任选一个。  几轮下来,大家基本上已经熟悉了这个游戏,虽然丁佩儿一直都努力在玩,但她一次也没被点到过,所以她便松懈了些。因为输的人一般都选择真心话,虽然也能套出些小八卦,但却不够刺激,所以班长发话了,下次输的人必须选择大冒险。  一阵敲碗声拉回了丁佩儿的视线,这才发现大家都笑着看着她,“哈哈,丁佩儿,你输了,接受惩罚吧!快,我们来商量一下。”丁佩儿气恼的看向旁桌的表哥,却发现他已经跟他旁边的人聊开了。  “咳咳”班长站了起来,示意大家安静,,“由于丁佩儿同学输了,所以她必须接受惩罚,我们商量过了,惩罚就是……”杨宇清凑到丁佩儿的旁边,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出了后面的字,“跟姜晟告白。”明明分开来是很简单的五个字,可是连在一起却有了爆炸性的效果。  丁佩儿觉得自己被炸的外焦里嫩,虽然她向来讲信用,但这一刻她真的很想退缩,大家一脸笑意的望着她,不知是谁在后面推了她一下,一个踉跄,身子已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抬头,一抹红晕便悄悄爬上了她的脸庞,是姜晟,待丁佩儿站稳了,姜晟便放开了她,离开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丁佩儿有片刻的失落。班长站在她对面,用口型催促着她。  丁佩儿也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勇气,等她反应过来后,却听到姜晟说“我也是”。她的脸已经有些发烫了,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听到了姜晟的回答。  她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姜晟居然也喜欢她,四周响起了掌声,突然姜晟牵住了她的手,带着她跑了出去,背后响起了阵阵哄笑声。  看着逃跑的身影,杨宇清和丁佩儿的表哥丁骏拿起啤酒碰了碰杯,相视而笑。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admin#wlmqw.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1日 00:04
下一篇 2022年4月21日 00:04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