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谈恋爱那时,有一次约女友去爬山,女友带了闺蜜,闺蜜带了个男的,那男的又带了个女的,给我们介绍说是他女朋友。我们都笑脸相迎,除了闺蜜假笑了两声,那男的看闺蜜的眼神似乎闪过一丝丝的怪异,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似乎他们有什么我们…

谈恋爱那时,有一次约女友去爬山,女友带了闺蜜,闺蜜带了个男的,那男的又带了个女的,给我们介绍说是他女朋友。

我们都笑脸相迎,除了闺蜜假笑了两声,那男的看闺蜜的眼神似乎闪过一丝丝的怪异,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似乎他们有什么我们不可知的事一样。

因为之后发生的那件事实在是让我心有余悸,所以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那天,我们相约去五塘爬”尖山”,因为那座山整体看像个圆锥形,从山脚看上去,顶部是尖的,所以我在五塘的一个朋友就称那座山为”尖山”。

早上8点,我们一行人便来到了山脚,天有点阴,时不时还有微风徐徐吹来,最喜欢这种天气爬山了,不热,有风,还有满天的薄云层,还不会下雨,想必是天公作美吧!

尖山下半部分是一个很陡的斜坡,而且只有一条笔直的路上去,旁边都是矮灌木和杂草,所以沿路爬上去需要很大的耐力。

我和女友有说有笑的在前头领路,女友后面是闺蜜,再下去是和那男的一起来的女孩,那男的垫后。

发现闺蜜一路上来很沉默,平时她可是个话唠呀,所以觉得很奇怪,这也更证明了闺蜜和那男的,或者说他们仨有什么故事。

女友似乎忍不住好奇心了,她扭头示意了一下闺蜜,又用眼神指了指她后面那两个人,结果闺蜜生气了,一下子卯足了劲,一路狂奔往上跑。不一会儿就看不见她了。

那女孩还在喘着粗气往上蹬,那男的却伸长了脖子看闺蜜,看到我和女友看着他,便笑了笑点点头,又继续爬起了山。

闺蜜刚跑上山不久,便听到了她的呼救声,我们加快了步伐,一边叫她别慌。

来到闺蜜旁边,她说扭到了脚,走不了了,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身后一圈长着像竹子一样的植物,但又比竹子小很多。

我刚想蹲下察看她的脚,听见那男的喊说别动!我半蹲着姿势有点儿累,但又不敢动,不知道他啥意思。

他悄悄从旁边捡了一条长棍子,说时迟那时快,我以为他要打我,谁知他砸向闺蜜身后的植物,有东西也跟着被砸到,并撞到了石头,还看到石头上粘了血。

闺蜜”嗖”的一下单脚跳了起来,我跑过去定睛一看,是一条蛇,身子正在扭来扭去,似乎在做垂死挣扎,看那蛇的样子,好像是”竹叶青”,看过这种蛇的介绍,有毒,而且会主动攻击人。

要不是那男的发现,想必闺蜜早被蛇咬了,这荒山野岭的,后果不堪设想呀!

后来那男的和女孩扶着闺蜜下山了,我和女友也不爬山了,出了这事儿,心里总不是滋味。

但下了山后,好像闺蜜和那男的和好了,他们脸上也都有了笑容,他们的关系似乎也明了了许多。

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啊!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免不了夜宿野地的,我有一次经历把我吓坏了,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时我家里喂有牲口,需要割草喂养,但家家都有牲口,草就少了,如果过冬前不晒一躲干草牲口冬天就没得吃了。

没有农活时我和爷爷会拉着架子车去北乡割草,哪里地广人稀草比我们这多些。出发前我们会用一块布包些窝窝团,用酒瓶带着水,因为天还热水很重要,所以带两瓶水,我坐在车上保护着水瓶不泄露。

北乡没什么树尽是灌木,我只好躲在架子车的阴凉处休息,爷爷则在烈日下铲草,水没了就喝满是蝌蚪(羊屎蛋)的小河水,但两天后小河只有稀泥了。

那天晚上吃了窝窝没有水渴的难受,爷爷就让我看守架子车,自己带着酒瓶去三里地之外的村里讨水。

爷爷走后我坐在车边百无聊赖,刚刚进入秋天,晚上九点钟左右还不算晚,我发现离我越百十米有一棵两米来高的枯树,枯树下站着一个女人,女人一动不动站在树下。

我起初不以为然,以为是个精神病人,不久那个女人开始抖动,像是有人在抖动一件衣服而且越来越快,后来快的人根本做不到,我吓坏了,钻到车底下身上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当时没有风,没有什么东西动,只有那个类似女人的东西在剧烈抖动。

我被吓得快哭的时候听到咳嗽声,是爷爷回来了,那个女人停止抖动又是和原来一样一动不动。我跑过去抱住爷爷的腿哭起来,爷爷什么也不说递给我一瓶水让我赶快喝,一边用绳子刹草,然后把我抱上车拉上就走,始终没说一句话。

我知道爷爷是要和我们村另一对父子汇合,是我们白天遇到的,相距3百多米。

到了哪里两人也在忍受干渴,爷爷递过去一瓶水,父子俩都很高兴。待他们喝完水,爷爷小声和那个父亲小声说了些什么,好像故意不让我们俩小孩听到,那个父亲脸色很凝重,两个人让我们俩小孩睡在一起。而后做了一件奇怪的举动,在并排两辆架子车前后用草和草帽做了像雪人一样的草人,然后两人分别坐在车前后靠车半躺着,我两小孩睡在车底下,两个大人正好把我们夹在中间保护着。

这件事过去好久以后,我曾经问过爷爷那天的事,爷爷只说了几个字“有腥质”,意思是有鬼物,他们做了两个草人大概是为了增加人气,也就是显得人多,用来驱走鬼物吧。


你在野外遇到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我们连队当年野营拉练时,路过内蒙古大草原,在大草原上住了一夜,当天吃过晚饭后,连长吹起集合哨,全连战士听到哨声迅速整齐列队站好,等着连长的训话。接着他说道:“内蒙古大草原不同于我们内地,这里荒无人烟,有豺狼虎豹,因此我们必须高度警惕,夜里上双岗,枪的子弹要上堂,随时消灭敢来侵害我们的野兽!”。

按照连长的布置我们上了双岗,全连共搭了五个大账篷,两名站岗的战士为流动岗。为安全起见,岗哨流动时一名战士朝前看,端着上了瞠的枪。另一名战士朝后看,那就是退着步走。防止动物从身后攻击前面的士兵……。

夜里12点左右轮到我和另一位战友站岗,越怕啥还越来啥,我们上岗半个小时后,只听“嗷!嗷!……!”狼叫声越来越近,顿时吓得我双手一直发抖的光想走火,身傍的战友给我不断鼓劲,他说:“怕是没有用的,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这个时候我们俩人等待着转机,心里只朌狼群改变方向。但是一切事物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们真的向我们扑来了,头一次遇到这种恐怖场面,我还是有点心慌。在头狼距离我们大约150米左右时,我率先向它用冲锋枪打了一个点射,头狼应声倒下,别的狼顿时被惊得四处逃窜……。

我们俩害怕它们再来报仇,于是都用冲锋枪对它们进行了大扫射。连队干部战士们听到枪声,赶紧来到我们身边,也用手枪、步枪、冲锋枪同时向狼群射击,估计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战斗,共打死15条大狼,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那个时候国家还没有出台动物保护法。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表舅经历的事情,以至于他辞掉了很吃香地司机工作,在当地开饭店过日子。

我表舅年轻时候,其实还是有点“社会人儿”的感觉,加上家里有关系,给考了驾照当司机。

二三十年前,那时候的司机,可是妥妥的吃香的喝辣的啊,表舅也是更加的得意洋洋,

这天,他到了哈尔滨,然后公司就给放了两天假,怕他太疲惫了路上出事,我表舅却开始接私活,

有个雇主,让他开车到哈尔滨呼兰县方台乡的一个乡下,地方很偏僻,乡间公路给人运红肠,

待遇那是相当的好,据说还要送点红肠,那时候的红肠不像现在的,全是淀粉,那时候红肠肉可多了。

运完红肠已经是后半夜,我表舅虽然是年轻小伙子,但是也挺不住了,就随便想找户人家休息,

开了半个小时才看见一个小村庄,马路边上刚好有几户人家,表舅赶紧停了车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个老大爷,看见表舅手里还拿着红肠,听说只是借宿一晚,那是连连答应,

然后,把表舅带到了自家的一个偏房里面,给准备好了棉被啥的,表舅也就暖暖和和睡觉了。

睡了没一会儿,表舅突然拉肚子,也就起来,四处寻找厕所,却没有找到。

于是,只好到屋后面,刚刚解决完准备回屋继续睡,却来了一个老头,黑乎乎也看不清,

体型和那个房主老人差不多,但是语气却异常冰冷:跟我走,来人了,去邻居家睡!

我表舅也没多想,长期在外跑运输的司机,根本不讲究,有个地儿睡觉就行,于是就跟着走。

走了大概五分钟,才走到邻居家,东北的气候,那是真的冷,表舅忍不住抱怨了一下,

进入那个屋以后,表舅就被领到一个房间的炕头,然后就呼呼睡觉了,迷迷糊糊还闻到一些臭味。

第二天,表舅起来后又迷迷糊糊回到老大爷家,想要开车继续赶路。

不料,大爷却很惊讶,问表舅去哪了,早上给他做了早饭,结果叫人吃饭却没有人。

表舅也很奇怪:不是你叫我去邻居家睡觉么?刚好我还有点饿,吃点填肚子吧。

吃完饭后,老大爷却告诉表舅:昨晚他根本没有打搅过表舅,更没有叫他去邻居家,

还让表舅带带路,看看昨晚到底是哪位邻居邀请表舅做客,还要分点红肠给那位邻居。

表舅按照昨晚的记忆,把大爷带到了一户人家门前,大爷却很吃惊:

这不是张老头么?已经好几天没看见他了,没想到居然半夜到我家来邀请客人。

两人叫了几声没有人,见门开着就直接进去了。

结果,在张老头的卧室,发现张老头已经死了,身上都有点发臭了。

两人赶紧上报,结果来人一查看,原来张老头死了一周多了,死于心脏病。

但是,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将表舅引到了张老头家睡了一觉,那就不得而知了。

表舅也是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那次从哈尔滨回来,就赶紧辞职,开了小饭馆,再也不当司机了。


十六七岁的时候,我跟我叔他们去山上抓野兔,期间遇到的一件事吓掉了我的三魂六魄。

那是一个秋天,正是山里的野兔又肥又嫩的季节。

十六七岁的我本来就很喜欢抓野兔,正好那天是个星期天,学校放假,于是跟我叔他们几个大人背上兔网就上山了。

山离我们的村庄不远,山上面有庄稼地,路挺好走,山顶上也比较平坦。

那些天里,地里的玉米棒子基本已经收完了,玉米杆子还都没有砍掉,所以野兔、野鸡都喜欢在里面觅食和藏身。

我们瞅准了一大块比较茂密的玉米地,为了不惊动里面的猎物,几个人悄悄摸到地边,顺着玉米行把兔网搭在了玉米杆上,野兔、野鸡只要顺着玉米行跑出来,就会撞到网里被套住。

接着,我们又绕过玉米地,从另一头去驱赶猎物。

为了防止叶子划到脸,也便于看清前面的情况,我低着头,一边吆喝一边快速前行。

地中间有一块空地,空地中央有一座高压电线的铁塔,铁搭四周是浓密的杂草,我低头用竹竿敲打着野兔可能藏身的草丛,尽量不落下一处地方。

就在我穿过铁塔的时候,我感觉有东西轻轻撞了一下我的头,不像是铁塔的撞击,铁塔是用三角铁做的,撞上去会很痛。也不像是苞米棒子,因为周围根本就没有玉米。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顿时吓出了我的三魂六魄!

我看到了一双白色的旅游鞋,碰到我头的就是它。看见它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疑问,是谁把一双鞋挂在了铁塔上?

这个疑问出现的同时,我在那双鞋里面看见了两条腿,两条腿的上面是随风摇摆的花裙子。

这是什么人做的吓唬鸟兽的稻草人?居然做得这么逼真,差点儿吓老子一跳!

我刚要拿竹竿捅它,却发现不对劲,鞋子上面裙子下面的那两截明明是人腿!

我头皮一麻,赶紧往后退了几步,退了几步之后终于看清了,那不是稻草人,那是一个真人,是个女的!

此时正好是傍晚时分,西南方快要落山的阳光直直的照在她的脸上,长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和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眼神朦朦胧胧的暗淡无光,嘴巴半张着,掉出来的舌头盖住了下巴,双手直直的垂着,身体因为我的碰撞,在轻轻的前后摆动……

不知道是人是鬼,我大叫了一声“妈呀!”折转身子就钻进了玉米地,顾不上玉米叶子划得脸生痛,用最快的速度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朝地头方向冲去。

终于看到尽头了!我忘了前面罩着的兔网,结果一头撞了进去,一个趔趄就被兔网裹了个结结实实。

几个大人笑得前俯后仰,看着我在里面挣扎也不知道上来帮忙。

从兔网里钻出来后我撒腿就往山下跑,后来被我叔喊住了,他问我咋回事,我缓了好半天才回过劲来,然后结结巴巴把这事给他们说了。

后来,我老远跟着他们几个去了现场。他们看了一下,说早就断气了,不要破坏现场,赶紧下山报警。

后来听说那是一个16岁的女孩,是县上一个干部家庭的孩子,因为多次没有好好完成作业,被老师罚站了一节课,结果她妈妈不乐意了,说老师当众羞辱了她女儿,然后打了老师几巴掌。

老师把这事反应到了县委,县领导给了那女家长处分,恼羞成怒的女家长回家后又打了女儿,女儿一时没想开,就一个人跑到山上爬上了铁塔……

时至今日,每次想起那个场景时仍然心有余悸,当初吓成那个样子,是因为根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那副面孔特别的狰狞,完全没有一点人的样子。

我们兄妹几个从小没少挨过老爸的揍,可是再怎么委屈,也没想过去走绝路,我和那个女孩是同龄人,当时我就没想通,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就那么差。

我犯了错,父母打几下,老师打几下,从没往心里去过,挨打的时候会觉得委屈,可疼痛过了就啥都又忘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调皮的时候还是会调皮。

我觉得,还是我们这些农村孩子皮实。


有一年夏天,我们这里非常炎热,气温一直在三十七、八度徘徊。于是,利用一个双休日,我组织单位里的员工到附近的西山避暑。因为正值学校放暑假期间,我网开一面,允许员工可以带上孩子或家属一同前往。大家对这次外出短途旅行情绪高涨,早早就开始做准备工作。由于当时正是旅游避暑的高峰期,更是为了给员工创造一个良好的休闲环境,我和另外三个人加上司机共五个人,开了一辆双排130货车去打前站。我们走的时候是周五的下午,本来可以早点出发,但是,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单位里事情就不断,等处理完事情,也就耽误了出发的时间。其实,在这之前我们通过电话,已经和西山景区的一个老板进行了联系,让他给我们预留出足够的蒙古包和娱乐的场所以及鲜羊肉等食材。因为这次去得人比较多,老板有些为难地对我说:现在是上山避暑的高峰期,你们的团队太大了,最好是有人来打个前站,预先安排一下比较好。所以,我才决定带着人上山去打前站。等我们打前站的一行人赶到西山,太阳已经开始慢慢落山,红红的晚霞洇染了西边的天空,勾画出一条天际线。老板对我们很是热情,端上了喷香的手抓肉和抓饭,我们几个一路走来确实饿了,就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吃完饭,我们几个借着山里明亮的月光,到周围的几个蒙古包察看了一番,并和老板商定了第二天饭菜的数量和种类,看一看该做的基本上都做到了,我就招呼大家准备休息,明天一大早起床,和老板一起宰羊杀鸡,做好准备迎接大部队的到来。休息时,我和另外两个人睡一顶蒙古包,另一个同事和司机小赵睡另一顶蒙古包。由于旅途劳累,再加上喝了一点酒,不一会,我就睡着了。睡着睡着,好象在梦中,我仿佛听到了汽车由近到远行驶的声音,但很快就消失了,我一翻身就又睡着了。第二天,天刚麻麻亮,一个起早小解的同事,急急忙忙地把我叫醒,说是我们那辆车不见了。我的脑海中一闪念,突然想到了我昨天晚上作的那个梦。但当时,我并没有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心想也许是司机小赵开着车去山的深处看风景去了。 还没有等我走出门去,迎面碰到了司机小赵。看到小赵,我大吃了一惊。司机在,车却不在了,这就有些蹊跷了。我们几个人急忙跑到昨天晚上停车的地方,车的轮胎印,在草地上还清晰可见,一直歪歪斜斜地向着远方开去,直到上了盘山公路。我忙问司机小赵,昨天把车锁好了没有,小赵信誓旦旦地说:昨天把车门都锁得好好的,临睡觉之前,他还专门又去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他才去睡得觉。小赵的话我是相信的,因为小赵是个干事非常认真的人,在我们单位开了好多年的车,也没有出现过任何闪失。但是,当小赵找车钥匙的时候,发现钥匙不见了。这就奇怪了,看来车钥匙是被人拿走了。当时,会开车、能开车的人还没有普及,只有专业的司机才会开车。但能把钥匙从司机小赵的口袋里拿走的人又会是谁呢?和小赵同住一个蒙古包的是干事老刘,老刘是我们单位的老员工,平日里手脚勤快,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有个爱好,就是喜欢修理一些电气设备,捣鼓一些机械方面的东西。他是绝对不可能把车开走的,因为也没有听说他会开车啊。刚开始,我们是怀疑老板或者是老板身边的人,但老板还有老板身边的人,只会骑马不会开车啊。老板见我们十分着急,就骑上马,带着我们沿着车辙印,上了盘山公路,好在车胎上的泥巴给我们提供了线索,我们可以判断出大致车辆行驶的方向,果然,转了几个山包,我们发现双排车大敞着门,停在路在的中央。由于,当时天还比较早,公路上还没有车,要不真把路堵上了。小赵一看失而复得的车,就象找到了久别重逢的孩子,他连忙跑进驾驶室,看见车钥匙好好地插在方向盘上。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车驾驶室里及车后排里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少,只是,在驾驶室里,小赵发现了几滴新鲜的血迹,还有几撮发黑的毛发。既然车找到了,又没有出什么事,眼见着大部队就要上山了,我们急忙开车回到老板驻地,开始了忙碌的准备工作。直到这次旅行结束,我才静下心来,慢慢地琢磨这件事,越琢磨我越怀疑是老刘干得,他可能是趁和小赵一个蒙古包睡觉的机会,拿了车钥匙,想过把开车的瘾,他可能把车开出去开不回来了,他才悄悄地溜回到蒙古包继续睡觉,而且装作没事人一样和我们一起去找车。但苦于没有证据,我只能瞎怀疑罢了。后来我又听说,司机小赵有梦游症,我又把怀疑的对象指向了小赵。直到过了好多年后,我们又进山纳凉,在另一个老板的蒙古包里吃饭喝酒,这个老板是个很爱说话的人,当我提起那年丢车的事,他神秘的告诉我:那绝对是神兽干的。他告诉我们,原来在山里有一个专门开伐木车的单身司机,有一次在深山里捡到了一只小猿猴,后来,伐木人就把这只猿带到身边,从小养大,后来,这个伐木工老死了,这只猿就又回到了森林,不过,每当他看到有过往的车辆,它就会对着车辆嚎叫,好象是在怀念自己曾经的主人。听到这,我恍然大悟,难道我们真的碰见了猿,但愿这个故事是真的吧,让我好消除对两位同事的怀疑。


说一说我那位亲戚…,

他说自己开了一辈子的车、送了一辈子的货,从来没有出过一丁点的差错。可偏偏有野外那么一次…

那天他给一家小酒厂送货回来,车刚开出小镇不远,就看见一个女人在路旁边向他招手,“大哥大哥,能不能帮帮忙,捎我一程…”

他看看那女的也就30多岁,人长得憨厚善良。还随身带了一个包袱,象是刚从外地回来的样子。眼看着天色已晚,路上又没有一个行人,一个女人走夜路也确实危险,捎她一程又何妨,就让她上了车…

一路上他们谈的很愉快。眼看着天黑了下来,那女的突然说要下去小解一下,那亲戚就忙着停了车。

而这时危险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在朦胧的夜色中,两个类似影视上的蒙面大汉,手持凶器的围了上来。而另外的两个匪徒,则早已经跳到了空空如也的车箱上…

我那个亲戚看了看四周,哪里还有女人的影子。他明白了,这是一场有计划的打劫。这伙人明知道司机在荒凉的夜路中宁死都不会停车,就事先用那个女人作了诱饵…

我那个亲戚被洗劫了。由于他十分的配合,所以匪徒们在劫持了他的财物后,就再没有伤害他的生命。而是将他胡乱的捆绑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逃去了…

那个亲戚说即使是当年,人们的防范意识也很强。那时候的治安状况普遍不是很好,一般的货运司机,在野外或夜路时都是既不会捎人,也不会停车的…

而以上那次纯属意外。因为一个老实巴交的女人,又是白天上的车,所以就产生了判断上的失误。


我的舅舅去云南深山里找兰草,两天时间经历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他说那里的大山会让人晕厥,然后让人不知不觉死去。我当时是不信的,以为他在编故事骗我,直到前段时间哀牢山救援队牺牲的事件发生,我才明白舅舅当年没有骗我,原来大山里真的很危险。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原始的大山里充满危险,气候变幻莫测,地形复杂多样,存在许多未知的危险。人们冒然进入深山之中必定会发生不测。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我的家乡在四川凉山金沙江边,过了金沙江对面就是云南省。十多年前流行做兰花交易,我们村里有人在深山里挖到一株极品兰花,最后卖到30万元,搞得村里人都不想种地了,全都上山找兰花。

我记得我也去山上找过兰花,而且还找到了十几株,拿回去问收购兰花的商人值多少钱,他说2元一株问我卖不卖。气得我转头就走,拿回家种在花盆里,后来管理不善全死了。为了找兰花,我还在山上摔了一跤,滚了十几米远,脸和手都受伤,所以我记忆深刻。

我们家乡后面的几座大山几乎被人翻遍了,各种好的兰花、药材已被人挖完。后面去的人能找到兰花也是不值钱的,白白浪费时间和体力。这时有人放出传言,说对面的云南有座药山,那座山里有各种奇珍异宝,药材多不胜数,更有稀有兰花,之前有人在那边找到几十万元一株的兰花。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我的舅舅是个一心想赚大钱的人,但是在农村又根本挣不到钱,他听到别人这么说很心动,恨不得马上有人带他去药山找兰花。他开始寻找队友,很快就说服了他的表弟和他一起去药山寻找兰花。他们骑摩托车到云南,到了山脚下再徒步进山。

药山,这名字听上去就没那么简单。云南药山因盛产中药材而闻名,野生药用资源十分丰富。各类药用植物种类达到850多种,主要有云南柴胡、高山党参、贝母、天麻、虫草、土黄芪、滇北乌头、升麻、半夏、何首乌、龙胆、人参等。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动物种类繁多,野生动物如虎、豹、熊、豺、牛羚、野猪、金猫等,出没林莽杂丛间;而大面积的珙桐群落,更是国内外罕见的奇观。当地生态环境非常好,药山海拔在3500米至4100米左右,除了少部分采药的人会进山,很少有人涉足这里的大山。至于药山里有没有极品兰花我们都不确定,毕竟我们都没有亲眼看见过。

舅舅他们一路打听到了药山脚下,摩托车已经不能再上去了,他们就背着睡袋,带着干粮、水和必要的工具就进山了,计划进山寻找两到三天,找不到的话在第三天也必须下山。两个人就这样去了药山,接下来怪事连连。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早上还是晴天,中午就下起大雨,舅舅他们没有带雨伞,只有油纸,就拿出来遮在头上避雨。那段时间还是热天,淋湿了也无大碍,很快就干了。不一会儿雨停了,天空开始放晴,舅舅他们继续前进,往深山老林里去。

不一会儿从山脚起来浓雾,把整个山林都笼罩着,周围的树木都看不清楚。大雾把整个森林压得死死的,仿佛要窒息,舅舅他们继续摸索着前进,半小时后大雾才开始消散。那种窒息感减轻了,空气变得清新,整个人都“活”过来了。舅舅他们走累了决定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一会,因为那里雨水没淋到,还比较干燥。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刚坐下一会,四周就有跳蚤一样的东西往他们身上跳,关键是会咬人,非常疼痛。舅舅说他们马上拿出驱蚊花露水往周围喷,然后把身上被咬的地方擦了酒精。他们吃起了饼干,就当是中午饭,吃饱后还要上一座山,那里才是真正的药山。

谁知还没等他们吃完饼干,又被虫子咬到,这次更厉害,是山蚂蟥直接钻到皮肉里面去吸血,舅舅一把扯出蚂蟥,把蚂蟥的身体扯成两半,头部还在他的肉里面。赶紧用工具挑出来,然后擦酒精。不一会周围来了更多山蚂蟥,那些蚂蟥会弹跳,直接跳到他们身上去,钻进他们身体里咬。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受不了这种疼痛,再不走会有越来越多的蚂蟥,他们一边打蚂蟥一边继续前进。因为又出大太阳,地面的湿气很快就干了,这时他们走进一片青冈树林,满地都是树叶,踩下去淹没鞋子,发出嚓嚓的响声。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叶子里面还藏有毒物,突然惊动一条伪装的蛇抬起头来,眼看就要咬到老表,说时迟那时快老表一脚踩在蛇头上,死死踩住不敢松开。这才看清蛇的全貌,和树叶非常相似,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这里的蛇不用想肯定有毒,平时都没有见过这种。

那条蛇虽然头被踩住,身体却一直缠着脚不放,最后只能打死它。有了这次经验走路非常小心,都拿棍子在前面探路,好不容易才走出那片青冈林。进入新的林区,杂草丛生,根本没有路,和人一样深的草丛,只能硬往里面钻,也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到了下午舅舅他们终于到达药山,因为已经看见地上有各种草药了。仔细看周围的草,因为听人说这里就可能有兰花生长。但是转了很久也没看见一株兰花,倒是发现几株野人参,还有一些药材,先挖了再说。

到了傍晚,需要找地方休息,晚上在山上过夜是很危险的事情,一定要做好防范,万一出现大型野兽不就全完了?最终他们找到一块大石头,下面有个空间挺不错,就在周围砍了树木搭一个小棚子,就算什么动物来了也不好进入,把睡袋放里面休息,一人睡觉一人不睡,轮换着睡。他们把防身用品都摆放在面前,确保出现任何情况都能应付。

不过还好,虽然夜晚野兽的叫声很多,但是都没有去打扰他们,直到天亮就放心了。不过第二天一早山上又气了烟雾,那种烟雾朦朦胧胧的,还带有香气。舅舅他们又开始找寻兰花,不一会儿两个人都觉得很困,迷迷糊糊的眼睛睁不开,不得不停在原地休息。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舅舅说这空气里的味道让人想睡觉,得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有可能被麻痹倒在地上起不来。两人搀扶着朝一个方向走,越来越没有力气,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因为大脑里不是很清醒,他们彻底迷路了。因为在那个地方往上走是不可能走通的,越走越远,往下走也要走对了路才能回去,否则到了悬崖边上又要折回去。

体力消耗太大,以及身体不适,让他们感到害怕,虽然吃的喝的足够一天,但是在深山老林里迷路真的很可怕。走到后面发现周围都是刺,他们进入了荆棘之中,被刺划伤了身体,不敢继续前进,只能带着疼痛原路返回。两天的奔波劳累,加上伤痛,已经快走不动了,此时想报警也是没办法的,一点信号都没有,只能靠自己努力找到下山的路。要是天黑了,危险性更高。想要看太阳辨别方向,那山上连太阳在哪都看不见。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到了下午天气突变,只见被乌云笼罩,瞬间下起了冰雹,两人只好躲在树下,用其他物品挡在头部,不让冰雹砸伤。然后伴随而来的是气温骤降,上午还有20几度,突然就只有几度的气温,感觉身上的温度都要被大自然吸走。要不是及时躲进睡袋里面去,真有可能因为身体失温而死亡。

好在下午他们回到了前一天晚上休息的地方,然后确定了下山的方向,排除不能走的几个方向。有个方向有迷雾会让人感到不适,有个方向太多刺不能走,还有一个方向走到尽头是悬崖,最终确定了一条正确道路。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一直走到傍晚,终于能看见山下人家的灯火,他们感觉到了希望,拖着疲惫又伤痕累累的身体没有停歇的下山。到了晚上终于找到了一户人家,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就打扰了那户人家,想在那户人的家里休息一晚。出来一位大哥,见到两人受了伤,还拿出自家的草药给他们治伤,又做了饭给他们吃,之后才让他们好好休息。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第二天早上主人家做了饭菜请舅舅他们吃饭,非常热情。舅舅他们很感恩那位大哥,拿出身上仅有的600多元钱给那个大哥,但是大哥不要,说举手之劳不可能要他们的钱。

舅舅他们继续下山,到了停放摩托车的地方,然后骑车回家。回来之后舅舅把经过讲给我听。他最后说再也不找什么兰花了,以后宁愿在家种地也不去了。


你在野外最恐怖的经历是什么?

还是在卫校读书的时候,那次野外经历,差点把我18岁的命送掉了。

记得那是九七年一个星期天下午,我从老家赶回学校,迫不及待的想找宿舍好友玩。一进宿舍门,两个最要好的朋友都不在,有个不喜欢出门学霸舍友告诉我,她们可能去爬后山了。我那时也是贪玩,心想她们都爬山玩了,这个点去山上和她们会合正好还可以玩一会。

丢下从家里带来的行礼说走就走,我小跑着往学校后面的山脚赶去,那时正是深秋时分下午三点左右,学校后山上树木草林并不茂密,从远远山脚下就能够望到山顶上,稀稀拉拉的青黄色松树、蜿蜒曲折的山路、和两旁小腿深的茅草,我仰头没看见山上有人影,还是不死心。等我爬了大概有大半个小时的山,已经到了半山腰,这里的山道并不是很陡,小山连着大山,从这座山道可以看到附近的山道,我正想着同学们是不是爬另外一座山了?在半山腰中犹豫不决是抄近道去另一座山看看,还是返回去算了?正当我歇息时考虑这个问题时,我看到对面山道上模模糊糊有一个人,正往我这边走来,我定睛一看,此人肯定不是我的同学,看起来像个男人的身影。我脑子很快就想,这个男人往我这边山道上走,我还是下山吧,毕竟空山之中遇到一个男人也不好。于是我调转方向,往山下走去。

我往山下越走越快,不经意回头看到那个男人小跑着往我这边的山道赶来,我头皮立刻发紧,预感到这个男的不是好人,这时,我也连忙加紧脚步向山下急匆匆的走着,大脑在飞快的旋转:这要是坏人咋办?那时既没有手机,附近也没住居的村民!我揣着一颗蹦蹦跳的心慌不择路地往山下赶,都不赶回头看了。脚步越来越急,越感觉后面那个男人快追上我,仿佛听到那个男的脚步声,我吓得顾不上乱想拼命跑了起来,这个时候我只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伴随着路边的茅草划拉声,耳边的风声和自己的喘气声,我还来不及回头确定看一下就一瞬间被后面的人用手腾地抓住我的头发用力一扯,我被扯得一下摔倒在道旁,我拼命挣扎,又踢又踹,纵有全身力气当时也被吓得发软,被这个男人死死拽住头发,一只手紧紧抱住我的脖子,我挣脱不了,心想拼了,一把抱住那个人向山下滚着,可当时那山并不陡的,翻滚了几下就停在一个稍平坦的道上,那个男人正好翻压在我身上,说真的,那个时候吓得都没看清那人脸,就感觉那个人也不够强壮,两只手压住我的手腕,想腾出一只手解我的毛线外套,我不顾一切地用那只没压住的手抓他,心想这完了,我可千万别让他脱我的衣服,当时还不晓得被强奸的意识,只想着这个人要害我,我趁他用手正准备解我衣服时,右手在地上乱摸,真的摸到一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抡起石头往男人头上砸去,可我当时的力气太小啊!没砸到那男的,那男的气愤地一把把石头抢过去,气急败坏地往我头上砸,一下两下,三下,只到鲜血流到了耳边,就在我差点晕了过去,我摇摇头醒醒脑,心里想着这下死定了,正在我在地上摇头的一瞬时,我看到不远的山脚下有个妇人在锄地,我急中生智,连忙冲着那边大喊:妈妈,妈妈,快来救救我……我拼命大喊,那男人手握着石头迟疑地一看那边,正巧那妇人大概听到呼救声停下手中的锄子仰起头来看,这男的一看,连忙丢下石头嗖的一下往草从树木中跑了!我没命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妇人那边奔去,不一会儿来到妇人身边我在稍微平静了一点,满脸是血哭着对妇人说:我遇到了坏人。我这才看清这个妇人有五六十岁了,是在锄麦,她温和的跟我说,你怎么一个上山呢,以后可千万别一个人到山里来玩,快回去吧!我看看此时自己已经在山脚下了,不远处就是村庄,向妇人道了声谢谢,一手捂住头一手按压着那颗忐忑的心往学校走去。

回到学校,两个同学已在宿舍了,她们说没去山里是去别的地方玩了,看我头上都是血吓呆了,我记得当时说是撞电线杆上了,不敢讲在山上的遭遇怕引起同学们的议论。她俩赶紧带我去了诊所,那时也没钱上医院,到了诊所头皮缝了七八针。

那次真的是死里逃生,要不是那个妇人的出现,可想而知我的结果。自那次经历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去偏僻的地方玩了。


8岁那年的盛夏,天气异常闷热。虽然已是下午四点多,太阳光丝毫没有减弱它的威力。“五妞,去地里揪几片玉米叶,拿回来,我蒸馍要用。”是妈妈在叫我。“哎”。我应了一声,便蹦跳着向离家不远的玉米地走去。

炎夏的高温,灼热的阳光,正是植物快速生长的时节,田里的玉米已有一人高了。玉米地地头田埂高出路面有一米的样子。田埂上长满了杂草,杂草的高度能淹没我的膝盖。我很快爬上田埂,来到玉米地迅速揪了十几片玉米叶子,就开始返回。走到田埂上,几粒黑色圆豆豆吸引了我的视线,俯下身仔细看,原来田埂上杂草丛中还长着几棵“黑扣”,(一种野生植物,能结出青色果实,形如豌豆大小,果实成熟后变黑,酸甜可口。在我们家乡这儿叫黑扣)我欣喜如狂,开始采摘,一个、两个、三个…不一会儿,小手里已经握满了,当我去采摘最后一颗时,一条手腕儿那么粗,身上黑底带明黄色花纹的大蛇赫然映入我的眼帘!并且还用绿豆大的眼睛 瞪着我………

我顿时惊得魂飞魄散,惊叫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田埂跳到小路上。一路痛哭着狂奔回家,到家才发现刚才往路上跳的时候用力过猛,脚脖扭伤了。回到家跟母亲说了经过,母亲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哎,没事儿的,天热就是蛇出洞的时候。也许在大人眼里,这就不算个事儿。

此后的几天,晚上睡觉一闭上眼,那条大黑蛇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在以后几十年的光阴里,每逢心情不好,或是身体不舒服生病,这条大黑蛇都会出现在我的睡梦中,有时是在我床下,有时是在我被子上,于是在极度恐惧中惊叫着醒来!

这个关于蛇 的噩梦困扰了我几十年。都是源于我童年时的一次野外恐怖经历啊!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admin#wlmqw.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9日 12:15
下一篇 2022年4月19日 12:15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