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你相信世上灵异的事吗?也许你说迷信,但这偏偏是我亲身经历,现在想起来还细思恐极

那是大概92年吧,我还在上学,那是一年暑假,那个年代计划生育很紧张,我的二嫂生完二胎,大队支部就紧抓让去做节育手术,本来二嫂二个儿子了也没打算再生,二哥在外打工不在家,就和母亲去几公里外的乡医院做结扎手术,当时侄子才4个多月。侄子给我放家了

半晚时分,外面下着小雨,不吃奶粉的侄子哭闹厉害,估计饿的。我被闹的没办法只好带他去找嫂子

我穿好雨衣,把侄子贴着我的胸口包在雨衣里,只露着小脑袋,怕淋着他,我还打了一把伞

走过两个村庄,天已经黑了,为了节省时间,我准备抄近路从玉米地穿过,当时玉米只有到我腰深

好在侄子也不哭闹了,可能哭累了,睡着了。我踏着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可怎么也走不到头,这边我很熟,因为那时的我在乡里上初中,每礼拜来回一次,必然经过这里,不同的是上学走大路,不走庄稼地,穿过这片玉米地就到乡里了,不远,即便泥泞不好走,20分钟也足够了。

可是,我走啊走啊,感觉走了好久好久,一直还在玉米地里,就是走不出来,那时没有手表,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困又累又害怕,这时,侄子又哭起来,我赶紧停下来哄他,不一会,听见不远处村庄传家鸡叫声。

等我把侄子哄好,正打算继续走,突然,面前出现一座坟墓,刚才还没发现呢,我惊恐万分,这时,天空也有了亮色能看见点物体了,只见坟墓周围的玉米被我踩的乱七八糟,它的一圈竟然被我踩成了一圈小路。天啊,原来我围着坟墓走了一夜。

我快步加小跑的逃离了这片玉米地,仅用了几分钟时间,等我跑出来,天也已经亮了,这时才发现雨不知啥时侯已经停了,我浑身已被汗水湿透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想起来还会后怕。


20岁那年,去吉林东丰县看老舅,老舅在东风县兵工厂上班,当时厂子倒闭了,只留下老舅一部分人留守,每天轮流去厂子值班,当天晚上是老舅的班,我们喝了酒后,我就提出替他去厂子值班,那晚发生的事,纵使我胆大包天,也吓得后背发凉,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当时我老舅把我领到他们厂子值班室后,嘱咐我关好门后,就回去了,我躺在了床上睡上觉了,半夜时分,诺大的厂房里,一会这哐一声,一会哪又咣一声,时不时传来的声音,让我醒了睡,睡了又醒,当时就后悔替老舅值班了!


折腾到下半夜一点多,由于是夏天,又热的要命,我就在睡觉时,把床头上面得窗户打开了,为了防蚊子,还有个蚊帐,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朦胧中感觉外面有动静,在我挣来眼的时候,当时就把我吓醒了!


我一睁开眼,借着月光,看见两个人正盯着我看哪,离我尽在咫尺,而且这两个人,一人穿着白衣服,一人穿着黑衣服,像极了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我妈呀一声就坐起来啦,这时候那个人拿着手电筒照着我的脸,晃的我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下意识的用脚去踢他时,他一下就躲开了,当他往后躲的时候,我一撩蚊帐,光着脚丫子就跳下了地,顺手抄起了一个提前准备好的铁棍!


在我拿着铁棍要去打他的时候,这时候灯被人打开了,除了拿手电筒的人外,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手里也拿着一个铁棍,我发生的问你们想干什么?那两个人不但没回答我,还问我是干什么的?


我火腾的就上来了,张嘴就骂上了,你们私自闯了进来,还问我是干什么的?你们有病啊?是来偷东西的吧?要是不想找死赶紧滚,等我骂完,那两个人反而笑了!


他们又问我,说你是干什么的?怎么敢跑我们厂子来睡觉?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一听,说你们厂子?难道你们也是这个厂子的?那两人说当然了,我们当然是这个厂子的了,今晚上我喝完酒,想找老赵唠唠嗑(我舅姓赵),谁知道一进来,就听见你呼噜震天响,怎么看也没见过你,我们都不认识你,还以为你是小偷哪,老赵哪?你把老赵怎么了?


我一听是彻底明白了,原来他俩也是这个厂子的,我老舅的同事,我就把替老舅值班的事跟他们说了,他们当时看着我说,你胆子可够大的啊,竟然敢一人来值班,没看我们来都两个人来吗?


我说这有什么啊,不就是睡觉吗?有什么可怕的?他说行,既然不怕你就借着睡吧,我们走了,你关好窗户门睡吧!


这顿折腾后,我等到三四点钟才睡着,早上八点多,我老舅来叫我回家吃饭才醒,等我起来后,出来一看他们的厂子,才看清啊,昨晚上一是黑天才来,二是喝了酒,也没看清啊,这天亮了,才看明白,这一看,我都震惊了!


这厂子太大了,我现在的值班室是在厂子车间的南头,放眼往里一看,我了个去,太大了,真的一眼看到头啊,估计有好几里地那么长,宽有一千多米,高有五六十米,上面是带滑道的吊车,一排排的,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机器和设备啊,怪不得晚上叮咣的老有动静哪!


我老舅问我睡的咋样?我说谁的不好,老有动静,半夜还有两个人来找你,把我还吓了一跳,把他们也吓了一跳,老舅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当天晚上,那两个大叔就来老舅家喝酒了,又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他们当时就问我,是不是当过兵?我说是啊,他们说怪不得胆子大,反应还那么快哪,在我们这,年轻人,没有一个敢去值夜班的,你可是头一个啊!


那时候纯粹是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哪有什么怕的啊?不过后来想想,真的挺可怕的,那么旷的地方,半夜有两人悄悄摸到了你身旁,这要是真小偷哪?为了偷里面的东西,直接把我结果了也不知道啊,要不说人都是当时不在乎,但事后一想,真的挺后怕的!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概是九五年八月份,给单位拉煤。从单位到煤矿蒋近七佰多公里,基本上是茫茫戈壁,7一8拾公里偶尔有人或小村庄。那天从煤矿出来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我说到前边有招待所的地方住一晚再走,可一块的俩辆车司机说咱们连夜赶路。没办法只好连夜赶路。我走第一辆,他们俩个在后面。刚开始几公里内,我从倒车镜里还能肴到他们俩辆车跟在我后面。但半个小时后就看不到他们的车了。正这时因前几天下雨,把路冲坏了,车只有下便道走。大概这个便道有5公里。当我走完便道走上正式道路后,我想刚走过便道,因停下检查一下车的轮胎和检查一下车上的煤有没有掉的。检查后一切正常。这时,我正好想解了大便。就走到离车8米左右的地方蹲下解手。刚蹲下,我就听到我的车跟前有呜呜的声音,就是刮大风那种呜呜的大风声。顺便说一下,那天夜里,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没有一点云彩,当时我还抓了一把土洒向空中,没有一点风。但就听车跟前有刮大风的声音。我提着裤子就往车跟前走。走到车前,什么也也没有,车的大灯一直在照着前方,一切正常,当时我想,可能是开了一天车,由于疲劳容易产生耳鸣,可能是耳鸣引起声音。也没管又走到第一次解手的地方蹲下解手。刚蹲下又和上次一样,车出现刮大风的声音。又提着裤子赶到车前,什么也没有,一切正常。当时,我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三十公分的一把匕首,围着车转了一圈,然后又爬到车上到处看了一遍,又跑到车底下,手电全部照了一遍一切正常。我想这是怎么回事?不管了,当时开的是老式东风车,要站在前保险杠上,把引摯盖子打开,检查一下机油标尺,一切正常,我还没把机油标尺塞进去,就听到离车右前轮大概有5米左右的一个沙包发出刺耳的呜呜呜的大风声音。当时把我吓得头发都直了,手和脚都发抖,然后我发着抖,走到大沙包跟前,对着它一顿臭骂,什么难听我骂什么,其实就是一个大沙包,高度在一米左右,直径有个3米左右。沙包中间长了一棵一米多高的红柳。骂完我开着车就走。大概走了十几公里看到路边有许多怅蓬,好像是公路工程公司在这地修路的。就把车停下来,这时有个老头走过说,师傅,这么晚了还在跑车,我说,老师傅,刚刚把我吓死了,我就把刚刚发生的经过讲给他听。他听后说,最近就你说的那个地方出了几起交通事故,还死了人,知道的驾驶员一般都不敢停车,他还没害你还算好。这就是我碰到过的一起想起都害怕的事情。


写这篇回忆录的时候,我仍心有余悸,双手发抖。那不堪回首的灾难,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因为有5位村民在那次事故中丧生,长眠地下。而我,亲眼目睹了那次事故的现场。由于幸运,与死神擦肩而过。这次灾难发生于1978年的11月份,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

那年春天,大队发动村民愚公移山,从襄樊拉回大量的石头,用于修建白河岸边的矶头。但浇筑混凝土又需要鹅卵石 。于是,这年冬天,大队又发动村民用板车从外地拉鹅卵石。地点就在现在的襄州区张湾镇的刘集村附近,那里盛产鹅卵石。

又是半夜三更,又是万家灯火,又是车水马龙。我坐在板车上,只听见村民们踏踏地脚步声。由于路程较近,八九点钟的时候,村民们已经到达了采石的目的地。

我们来到这里,只见村子的西北面横躺着一条连绵起伏的土丘。土丘上到处裸露着大大小小的青色鹅卵石。在一处山脚下,有一个高十几米,长五六十米的大土坑,可能是以前人们采石留下来的。从土山的断层可以看到里面的沙土夹杂着许多石头。

由于来的村民很多,必须分散采石。先头到达的村民便捷足先登,进入土坑里采石,而后来的我们只有到山上采石。走上土丘的时候,回首望去,我总觉得那个大坑像一个张着大口的魔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和父亲来到山上,只见到处都是鹅卵石。父亲从板车上拿下竹篮和镢头,开始干活。山上山下到处响起了叮叮当当地镢头和石头的撞击声,时而传来人们爽朗的说笑声。谁能想到,一场灾难正悄悄地从天而降……

父亲不指望我干活,因为到处都是鹅卵石。我由于小,加之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鹅卵石,非常好奇,便在一旁玩起石头来。玩着玩着,一不小心,一下子砸到了左手的食指上。我痛得哭起来,父亲连忙给我包扎好。后来,回家后才发现,食指的指甲被砸掉了,半年后才长出新指甲。

下午,村民们继续采石。我和父亲以及其他村民仍在土丘上刨石头。有的村民已装满了板车,在土丘上等着,准备和大家一起回家。大约四五点钟的时候,我忽然听见土丘下有人大声喊道:“快跑,要塌方了!要塌方了!”紧接着,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地动山摇。顿时,土丘下像炸开了锅似的,人们乱作一团——出事了。

我和父亲以及其他村民飞奔到土丘下。只见土丘下那个大坑已被坍塌下来的土石方填盖得严严实实。一个乡亲的腿被压在土石方下面,脸色青紫,哭着喊着,正努力地向上爬。灾难发生了。

采石场的周围站满了同来的乡亲和当地闻讯赶来的村民。大家脸色苍白,惊慌失措,还有的人嘴里不停地喊着:“塌方了!砸死人了!”土方下面到底掩埋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村民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早已吓得双腿瘫软,手无缚鸡之力。当地赶来的群众迅速投入营救,把压在土石方边缘的乡亲救了上来。

傍晚时分,父亲把我安顿在当地村民的家中,一再嘱咐我不能乱跑,就又和其他村民刨土救人了。那天晚上,大家悲痛欲绝,心急如焚,谁也没有心思做饭、吃饭,土石下面到底压着多少乡亲呀!到第二天中午,挖掘、营救工作才告结束。除压在土坑边的一人得救外,共有五位乡亲在这次塌方事故中丧生。

我不知道当时带队的村干部是如何和家里取得联系的,只看见下午大队派来的四轮拖拉机把死伤者抬上车,匆匆地拉走了。村民们把已装好的鹅卵石倾倒当地,谁有力气拉这沉重如山的鹅卵石呢?

当我和父亲及全村的村民们拉着空板车走到村口的时候,只见村头站满了老人、妇女和小孩,乡亲们都焦虑而紧张地张望着自己的亲人,生怕灾难降临在自家的头上。当母亲看到我和父亲时,他们都喜极而泣——亲人终于平安回来了!能不高兴吗?

据母亲后来说,发生事故的那天晚上,整个村子哭成一片。大队干部告诉村民,只砸死了几个人?是谁家的男人?没有人知道。更有传言,大部分拉石头的人都被砸死了。灾难,灭顶之灾!整个村子的老人、妇女、小孩,彻夜点灯,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祈求苍天保佑,自己的亲人能平安无事,平安归来……那一夜显得特别漫长,到了后来,人们竟失声痛哭起来,继而连成一片……

如今,每当想起这件事,惊恐之余,我更多地懂得了感恩。试想,如果当时调换一下位置,我在土丘下的坑里采石,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呢?也因此使我更加感谢和珍爱上苍赐予我的第二次生命。这真是令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众所周知的唐山大地震,那真是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地震直接造成市民20多万人遇难。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这么多的遇难尸体也没有地方埋,有的是一家人遇难,根本就没人顾得上再挖坑埋葬。怎么办,活着的人为了防止尸体发腐味道难闻,他们自作主张用排子车把路上的尸体都送到郊外树林,也不埋就走,暴尸在树林中……。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一天的夜里大约九点钟左右,连长派我和另外一位战友,去飞机场联系直升机的事。因为我们连队也有几名重伤员,需要乘直升机送到外地救治。我俩接受任务后,便步行上路了……。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我们营房距离飞机场很近,大约5.6华里,如果走树林那就更近了,约有2.3华里。因此我们决定从树林里蹿过去找飞机场,当我们俩走进树林时,一股股的烂苹果味迎鼻而来,令我们作呕。为了完成任务,我们俩只好強忍着呕吐硬咬着牙前行,走着……走着,我直觉得踩着个软东西,低头仔细看了看,啊!原来踩在尸体上了,顿时吓得我不由自主的腿一软摔了一跤,这一跤正好摔倒在另一具尸体傍,这具尸体突然伸手拽住我,当时吓得我昏过去了,战友赶紧喊我的名子,使我才苏醒过来……。我醒来后才知道拽着我的尸体,他没有死,又苏醒过来了,但是他已经骨折,不能行走。我们俩商量了一下,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就地取材,用树枝做了一个担架,把受伤的市民送到了机场,正好碰见一架直升机,正在准备起飞,我们赶紧把他装进直升机,让机上医护人员给他处理伤口,再给他包扎好后,他随飞机飞往了外地……。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看到他有救了,我们又赶紧找机场领导联系直升机,完成任务后我们便胜利的回到了营房,准备迎接直升机的到来……。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四十五前发生的这件恐怖事,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每当想起这事,还使我惊心动魄、心悸不安。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十多年前,我到了一个陌生的x城市,刚下火车,很快围上来两三个中年妇女,一见我要出火车站,她们一下拉住了我,有的帮我拎包,有的拽住我的胳膊。

妇女们对我说,夜已深,叫我入住他们的小旅馆。

我想也行,就近住旅馆,第二天好继续赶路。问了下住一宿的价格,答:30元。

见价格适中,于是我便答应了她们。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一个富态的女人前面引路,我随后,很快到了一破旧的旅馆前,女人对我说,你进去登记,说完,女人兀自走了。

我走向旅客登记处,履行完登记手续,付完钱,一个浓妆艳抹的二十多岁女子向我走了过来,她先向我抛了个媚眼,我见她手里有一把门钥匙,她跟我说,叫我随她走。

到了二楼走廊,我见走廊边站了五六个纹身的花臂男,当然都是横眉竖眼的彪形大汉,见此我心中暗忖道:我今天入住的莫非是黑店?想到此,心中不由恐惧万分。

女子将我带到208室门口停了下来,她弯腰开门,门开后,女子将钥匙给了我,就走了。

到了室内,我见里面时有耗子在走动,屋内设施简陋,只有一张单人床,破椅子旧桌子各一张。

我看了看还有一个开水瓶,摇了摇里面唯有一点水,便用仅有的一只纸杯将水倒入,水少得可怜,一纸杯都倒不满,抓起纸杯我将水一饮而尽。

刚下火车,人很疲惫,我想早点就寝,但想到走廊边的花臂男,我留了个心眼,将身上两千多现金,卷成一团,我在屋里东瞅瞅西看看,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但发现没有地方可藏,后来看到刚倒完水的开水瓶,我除了留了50元在口袋中外,其余悉数塞在开水瓶内胆中。

一切安排妥当,我便关上门,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由于人累,我一下便进入了梦乡。

睡至凌晨三点多,我突然闻到几阵刺鼻的香水味迎面飘来,屋中未开灯,我惊讶地见床头立了一个女性的身影,我认识,那身影我熟悉,正是那个浓妆艳抹的为我开门入住的女子。

只见女子将我的包打开,在里面翻个不停。

我微眯双眼假作入睡,女子没翻出什么东西,似很失望,然后她不甘心地轻轻地在我穿在身上衣服口袋处摸了几下,然后她摸出我口袋有钱,就从我右边裤袋中轻轻地抽走了五十块钱。

钱拿走后,女子悄无声息地将门关上,便走了。

女子走后,我躺在床上再也难以入眠,想起来很感到后怕,若不是起初留着个心眼,藏好钱,损失就太大了。

现在想来,这女子夜里可以入室,要么是撬门入内,要么便是用备用钥匙进去的。

江湖险恶,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防人之心不可无呐。

从那过后,貌似黑店我是再也不敢住了,就是价格很便宜也不会令我心动。现在,若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出差,我会选择附近有监控的客房入住,因为那样我才心安。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颇有道理,也算是吃一亏,长一智吧!


冬天的傍晚,天暗的很快,就像慢慢拉上的窗帘,路两旁光秃秃的树,固守起原始的姿态,亮起的橙色路灯把路人的影子拉长。刚下班的赵鹏,边想着事情边漫不经心的骑着自行车走着,二十四岁的他,从农村出来到这个小城市混了这么久,还是一个小职员,工资也不高,谈过一个女朋友去年也分手了,可能是现在的女孩都想的那么实际吧,房子,工作,未来…………

公司离家很近,不一会儿赵鹏就到了小区门口,所谓的家,是和同事小刘合租的一个破旧的小区,记得刚搬来时候是夏天,小区院子里半米深的杂草丛生,租的是五楼,由于小刘离自己的家近一些,天太冷就回家住去了。小区的绣迹斑斑的大铁门敞开着,旁边的门卫小屋黑乎乎,估计是看大门老头怕冷早回家了。

楼道的门敞开着,里面没有灯,很暗,赵鹏并不急着往楼上走,心里幻想着再次碰到住在一楼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粉嫩可爱的脸,模样让人看过一次很久都忘不掉。站了一会儿,没有见到那个女孩,赵鹏有点失望的往楼上走,心里又笑了笑,碰到又能怎样呢。

走到三楼拐角,刚要继续往上走,突然忽的一下一个黑影从面前跳过去,接着听见一声尖叫:“啊!不要踩着我的猫……” 赵鹏吓了一跳,往上看一个穿着灰白色衣服的女人站在四楼门口正一步步往下走,嘴里还念叨着些什么,长长的头发看上去有点乱,遮着半个脸,在这昏暗的楼道里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赵鹏继续往楼上走,到了自己屋了。

进了屋刚要关门,抬头发现对门邻居的门敞开着,里面没有灯光,赵鹏心想怎么没关门,管它呢,接着闭上门进了屋,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赵鹏也没见过对门邻居多少次,印象中感觉是一家三口,男主人瘦瘦高高的,四十岁左右,女主人也差不多年龄,个头也不矮,骨瘦如柴,脸上始终一副营养不良的状态。一个小女孩估计是她女儿,应该是在上学,夫妻俩估计感情不太好,因为常听到她们的吵架声,奇怪的是吵架都是在深夜十一二点,而且声音很大。

赵鹏打开电视,然后走到厨房做饭,煮了两包方便面,端着碗坐到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不一会儿吃完了,懒得收拾碗筷,点燃一根烟,看着无聊的电视。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平淡的过来了,没有暖气的屋子比窗外暖和不了多少,看了会电视,赵鹏感觉有些冷,关掉电视,就去了被窝,打开台灯,拿出手机就上网开始看小说。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点睡意了,眼皮开始打架,关了台灯,蒙上被子就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中听见有敲门的声音,啪啪……心想着肯定不是自己家的门,因为这个单元并不供暖,所以没有多少户在这里过冬,而且赵鹏和他们也不来往,但敲门的声音非常清晰,打开台灯,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心里突然感到一丝恐惧,这么晚了谁会敲门…………但又想自己是男子汉怕什么!披上袄,打开客厅灯,敲门声没有了,敞开门,门外面黑乎乎,抬头看到对门的门还是敞开着,没有多想,就又进了被窝睡觉了,敲门声没有再想起。

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看了看表已经七点了,天还不是很亮,心里一百个不乐意离开暖暖的被窝,终究还要起床,长痛不如短痛,穿好衣服,刷牙洗脸,骑着自行车到包子铺吃了俩包子,就向公司奔去,一天的工作开始了,乏味的工作有时候实在是一种煎熬,煎熬中下班的钟声终于敲响了,脱下工作服,换上便装一身轻松,不乐意回家吃,就去了拉面馆吃拉面,人很多,老板娘是个大嗓门,肥胖的身躯在这个不大的饭馆里显得有些不协调,老板娘看到赵鹏,喊了一嗓子小伙子吃啥?赵鹏啥说来碗炒面吧,好嘞!赵鹏找了个空位坐下,等了一会儿,炒面上来了,赵鹏边吃面,边用眼角扫着饭馆的食客,吃完面已经是七点多了,付了帐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到了自己屋门口发现对门的门还是敞开着,心想这怎么回事,难道出去了没有关,赵鹏犹豫了一下,走到邻居门口向黑暗的屋里喊了声有人吗?静悄悄的没有回应,赵鹏走进邻居的门,打开灯,发现卧室门和厕所门都是敞开着的,客厅很大,但没装修,显得很简谱,赵鹏又喊了声有人没有?还是没有回应,厕所就在门口旁边,打开厕所灯,赵鹏向里看了一眼,里面有很多待洗的衣服,还有两个拖把挂在墙角,一个大镜子贴在对着门口的墙上,赵鹏心里想着要不要去卧室看看,毕竟是在别人家,但好奇心驱使赵鹏走过去。

卧室看上去有些乱,枕头被子扔在地上,被子的一半也搭拉在地上,窗帘是拉着的,奇怪的是窗帘的一侧摆放着一个床头柜,柜子上只有两双筷子,其他什么也没有。又走进另一个卧室,赵鹏发现另一个卧室和刚看过的那个卧室惊人的相似,枕头也是在地上,被子一半也是在地上,拉着的窗帘一侧也是有一个柜子,除了两双筷子其它的什么也没有。

赵鹏有些纳闷,从卧室退出来,卧室旁边是餐厅,餐厅往里是厨房,打开厨房的灯,里面的灯明显的比其它屋子灯光暗,厨房挺大,很多餐具碗筷堆放在炉灶一旁,里面掺杂着好几个黑色的碗,赵鹏心里想这样的碗倒是不多见,吸油烟机是通体的黑色,吸油烟机旁边的墙上挂着刀架,有勺子铲子炊具菜刀,突然赵鹏发现菜刀竟然也是通体的黑色,走进了看,赵鹏啊的一声惊叫,倒退了一步,只见斜挂在刀架上的黑色菜刀正“叭哒叭哒”的滴着鲜血……

此时赵鹏心里惊恐到了极点,却一时怔在那里,突然赵鹏转身,拔腿就跑,进了自己的屋子,打开所有的灯,打开电视调大音量,哆嗦着坐着沙发上,心里想着刚才的一幕,难道见鬼了,赵鹏掏出手机想给同事小刘打电话让他过来陪他,但发现没有信号,不行得离开这个地方,想着敞开门,就往楼下跑,跑的太急,也不知道跑到几楼,突然一脚踩空,摔了下去,一头撞到墙角,晕了过去……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我经历过的恐怖事件是小学念书时遇到过“鬼”。

其实,那不是“鬼”,只是飘在坟墓旁边的一棵柿子树上的一个有着狰狞面目的脸谱。

那时,我九岁,一个人上学。上学的路上经过一片乱坟岗。一遇上冬天刮风,呼呼的风声,吹动坟头的茅草,寂静,恐怖。这时,祖母说的话就飘到了我的耳朵里:“人死了,就变成了鬼,夜里会来敲门的,它是来索命的。所以,它专来索要不听话孩子的命。”那时,我很是害怕,因为一次我趁祖母熟睡的时候,偷吃了她院子里的一个青苹果。我这件事就是很不听话的事,我一直担心:“鬼”熟识我,它会不会来索我的命。每次经过乱坟岗,再遇上刮风下雨,天黑,我就会发抖。

一次冬天雪后,我早上去上学,又是空无一人时路过乱坟岗。这时,我看见一个坟头旁边的一棵柿子树叉上露出一个黑白相间的狰狞的面孔。我吓得腿一软,跌倒在地上,然后大哭,一路小跑到了学校,我一下子扑到我可爱的小兰老师的怀里,抽噎起来。

至此放学后,老师都送我过乱坟岗。那次,她亲自爬上树,取下了那个狰狞的脸谱,告诉我,人死后,没有灵魂,什么都没有了,就是一把骨灰,让我不要再想“鬼”的事。

从此,祖母的话就在我心头破灭了,也就结束了心里头的“恐怖事件”。


我要讲的这件事,到现在我想起来,都浑身鸡皮疙瘩!可能你们会感觉没有什么意思。

言归正传,我记得是我小的时候,那时候我有8..9岁吧!我堂大爷刚去世,我大娘有神经病,就被她娘家人接走了,他们家小孩刚出生几天,所有就被我爸妈给收养照顾了,所以他们家的院子就给我们家了。

然后那时候正好玉米熟了!于是我爸就把地里的玉米给拉倒他家的院子里晒,等晒好了后,我爸就用化肥袋子往家背,我负责给他往袋子里装。

等装好一袋后他就背着走。我自己在哪往袋子里装,就在一次我爸背着玉米回家后,就我一个人在哪装的时候,突然我听到堂屋里有人讲话,当时我还清楚的记得我还抬头看了看,堂屋的门锁着呢(因为没有人住一直是锁着的),然后紧接着我就听他,我堂大爷的声音,说:“你弄啥来,还不快滚!”语气就像骂人的那种。

当时吓得我感觉都炸了毛了,身上所有的毛都立了起来!我就哭着喊着跑回家去了。

以至于从那天往后,自己一个人重开没有在哪个院子前面走过,就算大白天在那走,也会感觉到,浑身发麻!

一直持续到现在,没当我和别人讲起来这件事情我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经历过,哪些令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恐怖事件?


大概是二十年前吧,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公司的全体男职工都会轮流值班,大概半月轮到一次。

轮到我值班那天,有个老员工悄悄的对我说,夜深的时候,公司的走廊会有穿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他们见怪不怪了,告诉我别害怕。不怕?听着就瘆的慌。

夜晚如期而至。偌大个院子只剩我一个人。照明灯昏黄一片,偶尔有风拂过,深秋时节,有些微冷。我关好门窗,拉上窗帘,打开电视,漠不经心地更换着频道……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咔咔”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好像是走到了门外。这时门开了,我的一个朋友一声不响拉起我就往外走,走到值班室门口,我突然惊醒,慌忙打开灯,我已经走到了值班室门口,门关的好好的,电视还在播放午夜剧场,只是我的那个朋友因外意外,已经死去好几年了……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admin#wlmqw.com)删除。
(0)
用户投稿
上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下一篇 2022年4月16日

相关推荐

  • 李健:再见,“男神”人设

    李健的人设,是流动的。 刚出道时,他是抱着吉他唱《一生有你》的清华才子;一个决定,又让他变成走红时决定单飞的歌手李健。 名气兜兜转转,再后来,他经历过怀才不遇,成为过“音乐诗人”,…

    2022年6月17日
  • 刘德华云录制《好声音2022》,小导师有实权,首位四转选手曝光

    作为浙江卫视的王牌音综,《中国好声音》即将迎来第十年第十一季的新征程。 提到《中国好声音》这档节目,很多网友会有这样的疑问:这个节目还在播?还有人看这个节目? 但其实,作为国内最长…

    2022年7月28日
  • 大鹅卵石赛道,车手的“地狱”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家村】在今年刚结束的环法自行车赛上,有一段赛道备受关注,它就是位于法国北部里尔到阿伦贝格之间的鹅卵石赛道。这段赛道因坎坷著称,曾因危险多次被取…

    2022年7月23日
  • 麦克风声音小怎么调整win10(电脑话筒麦克风声音小怎么解决)

    前段时间我被问到过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个: “up您好,我看了您的视频购买了山逊 q2u,但是我感觉连接电脑、手机、AU录制声音都非常小……” 这个问题总的来说就是USB麦克风为什么声…

    2022年4月21日
  • 《好声音2022》正式官宣,看完这一季导师阵容,粉丝们纷纷不淡定

    说到《中国好声音》这档节目,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作为国内热度最高的老牌音乐综艺,已经走过了整整10年,这对于一档综艺节目非常难得,更重要的是还十年如一日地保持很高的热度。 虽说《中…

    2022年7月19日
  • 离婚3年,再看马伊琍的境遇,才明白马伊琍错付了

    2019年,马伊琍和文章官宣离婚,听到这个消息后,外界一点也不意外。 当初在文章出轨时,很多人就预料到了今天的结局。 为了还未成年的孩子,虽然马伊琍原谅了出轨的文章。 但在文章出轨…

    2022年5月15日
  • 夜走南广河

    作者 蒋勇 深秋雨夜,走一趟南广河,是一次寻觅,还是一次逃避,两个悖论翻转在脑子里,想想,怎么也不明白。 下午5点40分从孝儿上船,天已快黑。雨很小,风却大,穿羊毛皮衣还是很冷。算…

    2022年6月23日
  • 村民腌制酸菜时穿鞋踩踏,官方:正在调查酸菜是否用作买卖

    涡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此回应称,网传视频情况属实,事发地是在涡阳县店集镇金庄。对于村民腌制的食物是自己食用,还是用于出售,一工作人员表示, 此事正在调查中,“若查出酸菜用来买卖,会…

    2022年11月19日
  • 搜救电影是真实故事吗?最后结局孩子找到救出来没

    据悉,《搜救》是由甄子丹领衔主演并监制,罗志良编剧执导的灾难冒险电影。该片讲述了搜救警察及雪域搜救队不离不弃创造生命奇迹的故事。那该片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吗?最后结局孩子找到救出来…

    2022年10月6日
  • 新加坡人人人人人人潮汹涌,3000人席地而坐只为听“中国好声音”

    小圈儿提示:阅读本文约3分钟! 在疫情之前,3000人的聚会真的不算什么! 但后疫情时代,3000人的聚会那是非常不容易滴,随着新加坡的全面开放,这样聚会也随之而来! 新加坡网红歌…

    2022年6月28日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