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医学历经探索实践,有经得起推敲的简便易行验方,你知道吗?

我知道的太多,太多了有!比如医圣张仲景的百十个经方,其第一方桂枝汤,最主要的是桂枝、芍药、甘草,红枣和生姜是食物了。你要说简便,喝开水也得烧开吧,桂枝汤煮一煮难吗?俺知道,从小耳濡目染,从爷爷辈历经四代至今仍用,屡用屡效…

我知道的太多,太多了


有!比如医圣张仲景的百十个经方,其第一方桂枝汤,最主要的是桂枝、芍药、甘草,红枣和生姜是食物了。你要说简便,喝开水也得烧开吧,桂枝汤煮一煮难吗?


俺知道,从小耳濡目染,从爷爷辈历经四代至今仍用,屡用屡效。现在只给家人用。


由于头条讲究资历,故只能在这里简单描述几个亲眼见到,亲身经历的案例!

1、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老朽在上中学),经常腹痛到打滚,有次在学校还被用担架抬到医院,查不出原因,只能靠打针缓解,每年发作几次。直到八十年代初,我家隔壁有个解放前开当铺的老板娘教我母亲一个方子,就两副中药服后,就此断根!

2、上山下乡期间,村里一个被评为“坏分子”的姓蔡老农,每年春节,端午,都有人挑一担猪肉,鸡鸭,白果等送到他家。后来知道,原来是离我插队的村子约二十公里的一个沙县夏茂某村的人,因病在县医院,地区医院,福建省级两家医院都没治好,并交代家属准备后事,回来后试着到我那小山村求治,就这蔡老农民上山采了一些草药,捣烂后,以每副五元(当年福州五保户每月也就发五元)的价格给了病人家属,奇迹出现,也就两剂药,病人好了,为表救命恩人,才有了每年送礼的惯例。

3、上山下乡七年半回城,在医药站当了中药学徒,有一次在炮制某种中药时,一老药工讲了一个真实的事,告诫大家炮制的重要性。说有个在某大医院住院的药店职工家属,持续高烧不退已经昏迷,也是被告知不治,最后还是由一老药工以正炮制中的药为主,配上几味其他药材,乘夜熬汤送到医院,跟家属说,既然医生说不治了,死马当活马医,敲开嘴一点点灌下看看(不要跟医生说),同样也是出奇迹,第二天以上来查房时,发现高烧已经退了!

4,1995年初,因先严去世,我赴台奔丧,当年台北空气质量极差,几个月后回来,不久一直咳嗽不止,常咳出血腥味,在几家医院看了两个多月西医,去某专科医院挂了七块钱的专家号,专家就用听筒听了一下,看了一下咽喉,就直接开了B超,CT,验血,验尿等,叫我立即去检查,我就问一句,为什么要检查这么多,专家说,“你这肺有大毛病”,当时一听,我的心脏收缩了一下,心想坏了,会不会是肺癌,反正不治之症,就不想去检查了。就跟医生说,我今天没空,能不能先开些药,医生很不情愿地开了一个月的药,其中有一种是**6号,药费近两百元(当时没医保),服后没好转,又到药店重买,再服一个月又没好,还是常常咳出血腥味。心想真有问题了。也就不吃西药了!索性自己开些中药试试,正好家中有一盒1995年五月在山东买了一盒出口型的药材,配了每剂三毛二的中药,再到批发部找我的原对桌的老同事要了点“一号壳”,每幅药用上10克,第一副药服下后,明显觉得好转,连服五服药后好了!第二年夏季又复发,同样配方三剂就止住了,又过三年再次复发,还是照原方服下,至今没复发!


学中医的人必读仲圣的《伤寒论》,书中所收录的115个方子被称为经方,而使用经方治病的医家被称为经方家。除经方外亦有时方,民间验方简便易行的单方(单味药)验方不计其数。只要在中医理论指导下,临床辩证准确,对症遣方用药,必然会收到效果!


小时候在山村,生病就喝草药,泄火的喝水灯草,治咳嗽烧核桃吃,舌苔厚吃消食片。。。


知道


知道不少。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4日 00:45
下一篇 2022年4月14日 00:45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