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钞造币总公司陈耀明因何被查(“疑似因私印‘同号钞’2万亿”为谣言)

近日,网络流传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陈耀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主动投案,“疑似私印‘同号钞’2万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此为谣言,性质恶劣。12月22日,中国人民这条辟谣的消息,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吸引眼球的除了惊人的…

近日,网络流传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陈耀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主动投案,“疑似私印‘同号钞’2万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此为谣言,性质恶劣。

12月22日,中国人民这条辟谣的消息,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吸引眼球的除了惊人的金额,人们还好奇,陈耀明到底是谁?

私印不发行就是废纸

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是中国人民直属机构。最新消息显示,原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已于今年12月20日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现名称已变更为中国印钞造币集团有限公司。

57岁的陈耀明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渊源甚深。他20岁时进入印钞造币行业,在印钞造币总公司及子公司工作长达37年,其中任总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近20年。2021年1月,陈耀明卸任副总经理,任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董事。

12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河北省监委消息: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陈耀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他主动投案后,网络流传其“疑似私印‘同号钞’2万亿”。

所谓“同号钞”,一位专业人士向媒体解释称,应该是指“同一面额纸币拥有一致的冠字号码,但这种情况实际是不存在的”。收藏市场上的所谓“同号钞”,其冠字号码是部分相同,而非全部相同。

“谣言大规模传播,反映民众缺乏金融素养。”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截至今年11月,流通中货币(M0)余额8.74万亿,如果私印2万亿投放到市场中,而市场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是不可能的。退一万步讲,即使私印成功,也是需要发行后才能使用,否则就是废纸,而货币发行需要十分严格的程序。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同样认为,货币印制和发行是不同的,且两两独立的隔离环节,印制货币属物理过程,发行属渠道流通,二者彼此隔绝,印制2万亿,困难重重。

曹和平说,即使货币印制成功,如未经发行也无法使用。即使发行成功,如果市场流动性大规模增加,国家反洗钱会第一时间注意到。

中国人民银行在辟谣中指出,人民币印制发行有严格的工作程序和技术标准,中国人民银行一直依法依规开展相关工作。人民银行对造谣、传谣行为严厉谴责,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数月前退休老搭档落马

尽管央行辟了谣,但陈耀明到底因何被查,仍然备受外界关注。在2019年当选“中国钱币学会现金机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时,他曾表示要和全体委员一道,为行业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他不是该系统首个出事的官员。今年7月初,他已退休近三年的总经理贺林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

贺林是山西平陆人,他在人民银行及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工作29年。历任上海印钞厂副厂长,中国人民银行机关服务中心副主任、主任,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中国人民银行集中采购中心主任等职,2018年被免职退休。

贺林任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总经理时,陈耀明正任副总经理,两人搭档10年。而在两人被查之前,去年1月,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下属中钞国鼎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龚士良落马。

法院查明,龚士良收受人民币1060万元、10万美元、新世纪纪念钞100张、奥运钞100张、2005年熊猫金币1套、2015年生肖羊年5盎司彩色金币1枚、5盎司熊猫金币1套、2018年生肖狗年150克彩色金币1枚,被判刑11年,并处罚金150万。

中纪委官网曾发文《藏在金融土特产里的权钱交易》剖析龚士良严重违纪违法案。文章提到,纪念钞币成了龚士良权钱交易的筹码。谢某是一家钱币投资公司的法人,其为中标中钞国鼎的招投标项目,向龚士良承诺,中标后给予其等值于人民币1000万元的纪念钞。

文章分析称,金融“土特产”带有明显的货币金融行业特性。从已查处的案件看,一段时期内,系统内人员对外交往会送些纪念钞、纪念币等金融“土特产”,甚至存在少数人利用职务便利,倒卖大规格贵金属纪念币谋取私利的情况。

专家:可能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在社会公众眼中,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与印钞厂都颇为神秘。

据官网介绍,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是集人民币设计、研发、印制并服务于现金全生命周期管理,致力于货币文化产业发展和货币信息化研究的大型国有独资企业。

该公司先后设计、印制了五套人民币以及题材丰富、技术先进、印制精美、意义重大的纪念钞(纪念币),并为多个国家和地区设计、印制货币。

在全球印钞造币领域,中国印钞造币拥有最大的产业规模、最齐全的专业门类和最完整的产业链条。总公司下辖23家大中型企业(含1家国家级技术研发中心——中钞研究院)。

目前,官方尚未公布贺林、陈耀明原因,不过一位金融领域人士表示,纪念币是一个可能的贪腐途径,有关纪念币的发行、营销都有寻租空间。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上述两人履历及落马时间看,他们在印钞公司经营数十年,不排除“拔出萝卜带出泥”,存在共犯可能。

另一个背景值得关注。今年10月中旬,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对25家金融单位党组织完成巡视进驻,其中就包括中国人民银行。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4日 00:14
下一篇 2022年4月14日 00:14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