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我家就有一个,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我有一个表弟,我舅舅家的,我舅天生脑子不好使,我舅妈也是,不会说话,比我舅舅强那么一点点,生下我表弟也养不了,饥一顿饱一顿的,在我弟3岁的时候,我舅妈跑了,重新嫁人了,我妈那时候觉得我弟…

我家就有一个,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

我有一个表弟,我舅舅家的,我舅天生脑子不好使,我舅妈也是,不会说话,比我舅舅强那么一点点,生下我表弟也养不了,饥一顿饱一顿的,在我弟3岁的时候,我舅妈跑了,重新嫁人了,我妈那时候觉得我弟太可怜了,就和我爸商量,我们家收养了。

为此我妈受了不少委屈,我爸倒没说什么,我爷爷是个脾气特别大特别犟的人,我妈因为我家多了这个她娘家的侄子之后,给我们本来不富裕的家庭增加了负担,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翻几座山去县城卖家里种的蔬菜,在九十年代也确实是负担,后来我姐姐生大病借了好多钱,我妈急病了,也住院了,我真的特别佩服我爸,那时候我妈跟我姐两个人住院,我爸硬抗了过来。我姐姐那时候得的脑膜炎,好了之后生活就不能自理了,生边不能离人,我家的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99年初中毕业,我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我学习也不太行,就随着打工大潮进工厂了,我弟继续读书。

在03年,非典结束的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家里传来噩耗,我妈去世了,我连夜坐火车赶回来,在山上等着我,看我妈最后一眼直接下葬的,我当时感觉我们家天塌了,我爸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我还有个需要照顾的姐姐,怎么办?那时候我就决定,我不出去了,在家里找点事做,我怕我爸再扛不住。

我弟那时候也正好是初中毕业,他读书跟我一样,不是这块料,离普高分数线差一大截,我本来以为他会跟我一样,减轻家里负担,他出去打工,我在家里照顾姐姐,和我爸在家里找点事做,结果我跟我弟谈的时候,他说他想去读中专,我把家里的实际情况跟他分析之后,他也同意了,他不适合读书,还不如早点减轻家里负担。当我爸知道了之后,跟我意见相反。说既然他想读书,那就不能留下遗憾,当下决定我还是出去打工,家里我爸照顾我姐,我弟继续读书!然而,跟我预想的一样,除了给家里增加了负担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两年中专之后,我的意思既然选择读书,那就好好学习了,学的机电专业,中专毕业就继续努力上大专,学精,走入社会有一门专业技术,然而,并不是,中专两年之后,不想读了,也进厂打工了,学的知识一点用都没有,两年的学除了浪费钱之外没有一点作用,而我家那两年是最困难的时候。

后来我去北京学做销售,04年我结婚,05年我的小天使降临,同年我爸也结婚了,找了我现在的妈,我把我弟也带北京跟我学做销售,做了几年,上不上下不下的,主要是性格太闷了,我看他实在是不适合做销售,就找一个装空调的朋友,让我弟跟他学艺,十年前这个手艺不错,一年也不少挣,就是辛苦点,学了三个月,跟我说不想搞这个,可能太辛苦,自己又跑到厂里去了,期间几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根本没挣到钱,也没学到一门技术。

我这几年自己创业失败,跟我老婆也闹得不太愉快,加上我爸爸也老了,今年3月份就带着孩子回老家了,不准备出去了,就在老家这边找点事做,陪我爸妈也照顾我孩子上高中,我就在我们县城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我姑娘一间,我一间,由于我弟也在县城上班,很自然的也搬进来了,睡客厅沙发,我原以为暂时住几天,过了些日子,慢慢的东西都搬过来了,这是要长住的架势啊,关键是我弟这个人特别没有眼力见,我姑娘最讨厌的一点,本来高中学习时间都特别紧张,早上5点多就要起来,我弟也是同一时间起来抢厕所,没有二十分钟绝对不出来的,一点也没有夸张,敲门都敲不出来,敲多了还急,我姑娘后来就把闹钟提前了十分钟,结果一天之后人家也早起了,一样抢厕所,我姑娘受不了了,天天早上跟打仗一样,女孩子本来就要梳洗头发什么的时间长一点,都迟到几次了,我姑娘急了。但是拿她叔一点办法都没有,跟我都哭了,我直接和我弟说你太过了,过一会儿上厕所能死啊。后来才好了,等我姑娘走了才去,晚上回来往沙发一坐就开始抽烟,袜子一脱扔地上,我说一次就收一次,第二天还是这样。

6月底的时候,我检查出肚子有肿瘤,需要动手术,我也差钱,跟他借了一万,他在医院照顾我半个月,出院之后在家修养两个月。

9月份我孩子上学,我也修养差不多了,我弟一直住在我租的房子里面,又开始了三人生活,可能是我借了钱和在医院照顾我的缘故,以前我做饭偶尔还能帮我削个土豆皮。闷个米饭啥的。现在直接吃现成的了,我跟他同一时间上下班,回来了往沙发一躺,开始玩手机,等着你做饭,而且他有个习惯特别不好,情绪都在脸上,高兴了跟你说几句话。不高兴了一脸不爽的样子,你跟他说话直接无视,最多鼻子里嗯一声。

我最看不惯的是,他对他爸,他爸本来脑子就不好使,他老是吵他爸,一个月都不看一眼,还说他爸下贱。老是跑别人哪里蹭酒席,要剩菜,他始终认为,他给他爸买了米,油,肉放冰箱就可以了,我跟他说了好多次,让他时不时的回去,多炒点菜,放冰箱里,热一下就可以吃,省得他去跟别人要,答“家里又不是没有,他又不是不会弄,懒得要死就是个下贱人,我能怎么办,管他呢!”我说他就不是个正常人,你就不能按照正常人来衡量他,你老不回去不行的,然而,人家自己有自己一套理论。根本不在乎!

现在我也有点烦了,天天下班还要伺候他,做菜还要按照他的喜好来,我喜欢吃火锅,做了两次他说了两次,说他不喜欢吃,别做了,有一次下班,他买了梅菜,五花肉,告诉我想吃梅菜扣肉,我说那明天中午吃吗?

答“一会儿吃不行吗?”

“这个菜需要两到三个小时,你可以等吗?”

“现在马上做不行吗?为啥非要等这么长时间?”

“这样,你现在网上搜一下,这道菜需要多少工序,需要多长时间,是我不做吗?这道菜必须要这么长时间才可以做好,明白吗?”

“那明天中午不是更来不及吗?”

“我的意思,现在吃晚饭。吃完了我开始做,做好了放冰箱,明天中午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干嘛又要吃剩菜啊,那算了不吃了,爱咋弄咋弄吧,随便”

然后气呼呼的坐沙发上抽烟去了,什么人嘛?自己又不会做饭还嘴馋,还不理解人。

他爸,也就是我舅9月份开始住院,优抚医院,不让亲属探望的,一个月之后,医院打电话让接出来出院了,拖了半个月才去,送回家当天晚上都不在家住,晚上在我家吃完饭送回去马上又回来了,一直到现在,一个月了也不回去看一下他爸在家是个什么情况,他爸身上也没钱,手机都没有,我催了几次还跟我急,好像我赶他走一样,实际上就是赶他走,对我舅太过分了。

我姑娘也烦透了,现在我发现,我姑娘好像也有一点受我弟影响了,有几次爱答不理的,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把这尊瘟神请走。

我跟我姑娘商量,让她告诉我弟,就说妈妈要回老家了,这几天的飞机要回来了,可是!然而!!!人家继续该干嘛干嘛,一点反应都没有,又过了几天。我亲自说了,我说你嫂子这几天要来了,哦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第三天我直接明说了,你嫂子来了你回去住吧,这里也住不下啊,很不耐烦的鼻子里长长的“嗯”了一声,意思是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又过了3天,还是没动静,我就有点生气了,什么人嘛!都明说了还不行,这是要死扛到底吗?我就直接说,你嫂子后天的飞机。你回去吧,也没答应,直接无视扭头上班去了。

下班的时候跟我话也不说,一脸不爽的瞪着我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回家了。

你们以为故事结束了吗?然而!但是!!!并没有……

结果回哪里了?我是真的想不到,他回我老家了,回我爸妈那里了,我的意思让他回他自己家去看一下,照顾照顾我舅,太可怜了,一个人在家饥一顿饱一顿的,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过饿饭的日子那里像话呢

可是人家是铁了心了不管了,第二天我爸告诉我跟他说了,下面是原话

“你还是要管一管你爸爸,你都多长时间没有回去看看了,又不远。”

“有什么看的,他就是个下贱人,搞习惯了,你给他弄了他也去别人家要,你不弄也是去别人家要,管他呢”

我当时听了气的不行,埋怨我爸,现在这样应该好好骂他一顿了,太不像话了,我爸说你还欠他钱,我说多了他反而比我还厉害,三十多了我也不能说太重的话。这个是实话,我弟脾气特别犟,态度也特别不好,所以我爸也不想说了。

昨天我姑娘放月假,我跟我姑娘回我爸妈家了,到家他坐在沙发上,我姑娘喊他叔叔,鼻子里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我跟他说话直接不理了,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在厨房端菜,唯独就他坐在沙发上抽烟,赌气似的坐的远,我说你坐近一些吧,坐哪里能夹到菜吗?人家也没搭理,从我姑娘手里接过盛好的米饭就开始扒,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说说笑笑的,我姑娘一个月没回来了,气氛特别好。唯独就他一个人把手机声音开的老大在看电视剧,他吃饭还有一个特别不好的习惯。自己喜欢吃的菜,就会一直吃,不会管别人,我姑娘特喜欢吃的烧鸭,我妈买了一只,结果让他吃了大半只,一块接着一块夹,跟没吃过一样,我姑娘就吃了两三块,他面前骨头都堆成小山了,狗子在旁边望着这堆小山流口水,我说你把骨头丢地上吧,人家也不说话,直接划拉垃圾桶了,想不明白跟狗子有啥过不去的呢?

今天早上一大早,我起来上厕所,我爸在洗衣服,我一看是我弟的,我就跟我爸说,你让他自己洗,太惯他了,三十几的人了,不懂事,我爸说堆这里他能一直堆下去,袜子臭烘烘的。我这个亲儿子都没享受这种待遇。我都不好意思,六十多的人了,好意思让老人洗衣服吗?自己有手有脚的,下班又不是没时间,我妈直摇头,现在三十四了,这样怎么能找到媳妇啊,谁家能看上呢?说了又不听,说多了还跟你吵。

我现在对我这个弟真的有点束手无措了,油盐不进,好说不听,说多了跟你吵,我又不想关系搞得太僵,真的脑壳疼,再在我爸妈这里住一段时间我肯定绷不住了,哪有三十多的人了,还要老人天天伺候他,下班吃现成的,脏衣服一扔,自己就玩手机看电视就可以了,说了又不听,哪位大神出出主意,感激不尽!


确实有几个,我就拿一个来说吧,本来我在食品厂上班,活还不错,我被提到了非常轻松的岗位,也不用干活,几个车间溜达,处理一下流水线堵塞的问题,正好我原来的岗位空下来了,是仓库里的活,也不累,流水线上要什么东西你就发什么东西,弄弄电脑,没啥活,我就让我朋友过来干,人家不来,说学校给他找了个七天的厂子实在而且没钱的,我就说去吧,结果第二天他就说实习的厂子不要他,我就劝他来我这里吧,位子还给你留着那,班长那边我打理好了,人家死活不来,说这说那的,终于到了第七天,人家来了好位子没了,我又托关系给他安排到别的仓库了,活还可以,也是上面要啥你就上啥,。就干了三天就不干了,我也没说啥,我就说你不干就不干吧,他就在我宿舍住了半个月吧,这期间就是各种找事,我在网上买的煎饼我问他吃不,他说他不吃,他想吃馒头,我就说下面卖包子的那边有,人家不信说咱们就断绝关系把等等,那天说了两次断绝关系我没理他,第二天连续说三四次断绝关系我急了,我就给他吵,那我也没喊他滚,人家可倒好给其他朋友说,我给他开玩笑的谁知道他急了,哭的给什么样,让其他朋友劝我,其他朋友问我因为什么,我就给他们说,他想吃馒头,我知道哪里有,他不信说断绝关系,我买零食,人家嫌便宜说断绝关系,想上网我给他说哪里有网吧,人家不信说断绝关系等等,我就成全他,其他朋友就说他说的是开玩笑的,我就说我给你们连续说我不信任你们断绝关系你们愿意吗?他们就不说什么了,还是劝我别认真怎么的,我说行我给你们面子我忍。到了第二年疫情了我也快结婚,三月份我就在他上网的地方租了个房子住了一个月,因为四月份我结婚,我就没出去,人家可牛逼了有朋友在身边各种挑事,我就说少管闲事,人家就说你是不是怕事不敢找事,你个胆小鬼啥的,我就说我不是怕事,我是不想找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家还叭叭的说你的不事,突然有那几天网吧网管还有上网的那些人就问我,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什么什么名字,我说的是你们怎么知道的,他们就说是你朋友说的,就是给我断绝关系的说的,你是不是惹你朋友生气了怎么怎么滴了,我说没有啊,连续好几个人问我,不是一个两个的问,还说要把你踢出去,我就找他对质,人家不敢承认,连续好几次那些人都给我说我怎么对不起他和其他朋友怎么怎么滴的,我一想没有的事,我就问他们谁说的,他们一致都说就是他说的,我就问他,他还不敢承认,我就给其他朋友说,我就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他就在外面诋毁我的名誉,还给别人说我怎么怎么对不起他,还给他们说替你们把我踢出去,你们看着办吧,我也不参与你们的事了,你们商量着办吧,他想踢我出去不是一回两回,以前我没搭理他,自从给他介绍工作就开始哔哔赖赖的,你们看着办吧。


遇到这种人,提起来都是眼泪。

我婆舅就是这种人。我婆婆在家里是老大,她有一个兄弟,我婆婆的父母重男轻女,从小在这种家庭中长大,我婆婆养成了事事照顾弟弟的习惯。每年到收麦子的季节我婆婆和我公公都是先帮我婆舅去收麦子,然后再收自己的。我婆婆的帮忙让我婆舅养成了依靠我婆婆的习惯,只要他有一点困难,他都会找我婆婆解决。我婆婆照顾我了婆舅20多年,做的好了在他心里是应该的,只要有一点没达到他的要求,他就会埋怨我婆婆,没有一点感恩之心。

我婆舅的儿子该结婚了,他缺了很多钱,按照正常的逻辑,缺钱应该去努力挣钱啊,可是我婆舅不努力挣钱,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找我婆婆借钱,我婆婆把自己的养老钱借给了他。今年我婆婆得病了,等着钱治病,希望我婆舅能够把借的钱还给我婆婆,可是,人家一听要还钱,立马变脸。


1993年,31岁的智力残障大叔方崇财收养一名女婴,25年后养女将养父告上法庭,要求解除两人的关系。

由于方崇财没有出具合理的收养材料,法院判定两人之间的养父女关系不成立。

方崇财56岁,年事已高,有智力障碍,再过几年连照顾自己都成问题,他哥哥建议向养女索取十几年来的养育花销。

法庭上,头发斑白的方崇财摇了摇头,一直摆手,他说很伤心,不想给养女造成负担,养育她更不是图她的钱。

在大哥的要求和法院的调解下,养女同意支付一笔16万元的养老费,从此两人互不相干。

现实农夫与蛇的故事,十几年养育之恩,精心呵护供书教学,却换来一纸诉诸公堂以及16万元买断恩情的养老费。

方崇财出身于四川广安一个村庄,家里有母亲和哥哥,小时候方崇财发烧,家里没钱,就用了土方子医治,导致救助不及时,患上智力障碍。

哥哥成家后搬出去,方崇财和母亲一起生活,哥哥嫂子也会经常过来照看他们。

1993年,村里来了一个外来之客,挨家挨户敲门,问着同一句话:“你家想收养女娃娃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村里人大多贫穷,靠耕地为生,谁也没办法承受得了多一张嘴吃饭。

方崇前,也就是方崇财的大哥,已经育有2个孩子,他和妻子商量过后,还是婉拒了收养的请求。

31岁的方崇财把孩子抱过来,坚定地说着:我来养!

他不停地逗着孩子,抱着孩子不撒手。大哥很为难,方崇财智力有点低下,靠外出打零工和他时不时接济过日子,能不能好好地把孩子养育成人呢?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方崇财清晰地说着未来的规划,会出去打工赚钱,把赚来的钱用来养孩子,他很想有个家。

女婴就成了方崇财的女儿。

方崇财没文化,他小心翼翼地央求大哥帮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几番商量,决定唤作:方梦真,寓意梦想成真。

有了孩子后,方崇财负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用并不宽厚的肩膀撑起一个家。

他找了工作,白天出去务工,将小方托付给哥哥嫂子照顾,晚上放工回家,饭都顾不上吃就抱着小方逗她玩。

节衣缩食,也要为孩子买奶粉和葡萄糖补充营养。

和他一起打工的工人都知道方崇财有个女儿,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想着带回家给女儿。

方崇财年迈的母亲、已成家的哥哥嫂子都对收养的女孩小方很好,从来没亏待过她,一家人共同扶持,用爱养育这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

在方崇财外出务工没法回家期间,大哥方崇前挑过养育孩子的重担。

12岁那年,方崇财觉得孩子长大了,应该要知道身世,于是将收养她的事情和盘托出,还宽慰她,亲生父母应该是有难言之隐才将她送人,希望她不要恨自己的父母。

当时的小方说:我不会走的,将来要给你养老。

小方知道亲生父母的地址,有一次,在方崇财外出务工时,她独自去找亲生父母,多日未归,方崇财回家后,邻居说你女儿去父母家了。

方崇财连夜去找孩子,在半路把自己弄丢了。

小方没有读完高中,因为家境贫穷,选择去广东打工,方家人不同意,他们希望小方能继续念书。

她不听任何人的劝说,收拾包袱去了广东。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每个月小方会将打工的工资省200元下来,寄回家给大伯方崇前,让大伯转交给方崇财,这事仅仅持续了一段时间。

在异地它乡,一个独自打拼的女孩子,结识了同是来异乡打工的男孩,处于热恋中就不再顾得上家乡的养父。

方崇财为了不给女儿造成负担,也去了广东打工,希望给女儿攒点嫁妆。

小方23岁那年,将男朋友带回家,表示两人已经领证。

男朋友是江西人,这代表着小方即将远嫁,那患有智力障碍的方崇财怎么办?

经过商量,双方达成共识:

如果小方出嫁后留在本地,那方崇财留在大哥方崇前家生活。

如果小方随丈夫定居江西,那么方崇财要跟过去一起在婆家生活。另外方崇前一次性支付3万元费用作为方崇财的养老钱,方崇财过世后,这笔钱剩下的归小方处理。

结婚后,小方去了江西,方崇财跟过去,不到2年,就伤心回到四川老家。

和她婆家一起生活时,方崇财一直在打工赚钱,只有晚上才回去睡觉,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平时也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可是小方的婆家仍旧不满意,她认为没有一个儿媳妇会带着父亲去婆家生活的,她经常揪着方崇财只是养父来当说辞。

小方一气之下,回去找了亲生父母,并告诉婆家自己有正常的父母。

方崇前看不下去,把小方和她丈夫叫了过去,重新商量协议,改为如下:

大哥方崇前每个月支付婆家200元生活费,同时将存有3万元的存折密码告诉小方的婆家,他们可以随时用这笔钱当作用于方崇财身上的花销。

小方婆家重新接纳了方崇财,同意他一起住。

三个月不到,方崇前发现弟弟存折里的3万元不见了。

存折是方崇财保管,那这笔钱是如何消失的呢?

小方的公公哄骗方崇财,让他去银行挂失,借机把里面的钱都取了出来。

大哥方崇前上门质问,小方的公婆硬气地说,3万元全部都花在方崇财身上,自己一分钱没用过。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几个月的时间就花掉3万元在一个勤俭朴素、连一块钱都要掰开两半花的老人身上,方崇前不信。

这事闹得很不愉快。方崇财再次回到家乡和大哥一起生活,小方没有回过娘家探望养父。

他很想念女儿,总是拿着女儿的照片看,和别人介绍这是他的女儿。

没多久,方家人收到一张法院传票。

小方将养父告上法庭,声称养父有智力障碍,和她的收养关系不成立,要求解除关系。

最后,小方胜诉。

方崇财当初收养小方时并没有去办理正规的收养手续,而且他有智力障碍,不具备收养孩子的条件。

小方费尽苦心摆脱掉智力障碍的养父,转头去找了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两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

现实中,生恩大还是养恩重?

小方的父母抛弃了她,将她送给别人,他们清楚地知道收养女儿的是哪一户人家,然而几十年来,他们从来没有上门找过小方,也没有尽过当父母的责任。

12岁那年,方家人告知了小方身世,小方去找了亲生父母,此后,他们也没有因为小方家境贫穷而尽哪怕一分的力。

方家人对待小方,可谓是用了十足的爱来养育,没有因为家贫而亏待她,长大后的小方嫌弃养父是智力障碍、是累赘,想方设法,即便打官司也要解除双方关系,两家不复相见。

十几年养育之恩,最后换来一场农夫与蛇的悲剧收场。

钱财易清,情谊难还。

父母是孩子的照妖镜,小方也有孩子,应该为孩子做出榜样,孝顺养育了自己十几年的养父。


来一段村里尘封多年的往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会的村子,坐落在西北的某坐大山里,村里的地都属于山地,那会全村人都是靠天吃饭,雨水多了,每年地里的收成能好一点,雨水少了,村里十有八九的人家可能连吃饭都是个问题,所以那会家家户户都过得比较贫穷,因为解决不了吃的问题,别的问题就更别想了。

而就在那个年代的背景下,小林一家的生活更是苦上加苦,小林那会刚结婚没几年,家里有个体弱多病的老父亲,不能干活不说,还得拖累个人照顾,小林又跟自己的老婆刚生了孩子没多久,还要人照顾孩子,可以说一家人的生活是一言难尽,虽然生活的苦一点,但是小林人勤快,把自己家的地种的挺好,那会小林的母亲去世没多久,所以小林家还是四个人的地。虽然是四口人的土地,但是小林的老父亲和孩子却吃不了多少,就这样小林家每年多少还会有些余粮。

而村里的小黑家就更一言难尽了,小黑家和小林家是两邻居,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小黑家因为人口众多,有小黑的爷爷奶奶,小黑的爸爸妈妈,还有个没成家的小黑的叔叔,一家人只有小黑的爷爷勤快些,小黑的爸爸,叔叔好吃懒做,是个二流子,经常不下地干活,把庄稼种的一塌糊涂的,所以每年小黑家的粮食都是不够吃,经常在村里到处借粮吃,尤其是在隔壁的小林家,借的最多。

可是人常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但是小黑家因为经常是一年的粮食都不够自己家吃的,就更别提还借的别人家的粮食了,慢慢的村里人也没有给小黑家借粮食的了,只有他们家的邻居小林家时不时的接济一下小黑家。

就在这一年农忙的时候,小林家不满两岁的孩子高烧不退,在村里的卫生室怎么看都看不好,最后不得已,小林只能把孩子送到医院,而家里的粮食收割好都堆在自己家院子里,没有时间碾,准备等把孩子的病看好了再碾自家的麦子。可谁曾想小林家堆在院子里的麦子每天晚上都会少一点,被小偷给光顾偷了去,可是小黑家只有小黑媳妇和老公公在家,根本拿这没办法。

就在小林一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村里的人表示一定要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偷了小林家的麦子,就在村上的人着手调查的时候,村里的某个小男孩说了,他跟某家的孩子看见是小黑的叔叔和爸爸偷了小林家的麦子,这可惊讶了村里的众人,因为小林家和小黑家是隔壁邻居,两家人关系一直不错,而且小林家还那么接济小黑家,都想不通小黑他父亲和叔叔能做出这种事。

而小孩子说的也是有鼻子有眼的,原来这小孩再某天因为跟村里的几个孩子调皮捣蛋,被自己的父亲揍了一顿,不敢回家,就躲在小林家的麦子跺里,亲眼看见是小黑的父亲和叔叔两人偷小林家的麦子,这可气坏了小林的媳妇,于是就站在小黑家门口叫骂,白天小林的媳妇骂了一天,而小黑一家则是闭门不出。

可谁知道到了晚上,就在村里人休息的时候,小黑的叔叔拿着火柴把小林家的麦子跺给点着了,当天晚上,就在村里人开始熟睡的时候,又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小林家的麦子跺着火了,村里人互相告知去救火,可是那会的农村,吃水都是从村里集体的水井里打水,救火的水也一样,虽然村里人齐心协力想帮忙,可是也没救出多少麦子,就这样小林家一年的收成寥寥无几。

而放火人小黑的叔叔也早已逃之夭夭了,虽然小黑的爷爷一直给小林家赔礼道歉,可是这什么用都没有,因为哪一年,村里人都知道小林一家过得有多么的苦,好在在村里人的接济下,小林一家最终挺了过来,但是小林家和小黑家,从那件事以后,两个家庭从此不再往来,一直到现在,两家人从不来往。


现实里有比农夫与蛇更气人的事!

我住的小村子里,有个叫巧凤的女孩,这个女孩命挺苦的,十多岁的时候,父母就双亡了,巧凤成了孤儿,巧凤想着去投奔亲戚,又被亲戚给撵出了家门,看着要流浪的巧凤,被好心的邻居张婶收留了,张婶家有个傻儿子,头脑有点不灵活,张婶收留巧凤,也是希望巧凤将来可以照顾这个家。

张婶一家人,对巧凤特别好,巧凤也是无忧无虑地长大了,巧凤的一张嘴,特别会说话,哄得张婶一家可开心了,巧凤学习也好,每次考试,都能考年级的第一名,村子里的人,都说巧凤这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张婶每一次听见别人夸巧凤,都笑得合不拢嘴。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后来巧凤不负众望,考上了名牌大学,巧凤上大学走的那一天,村子里的人,敲锣打鼓地把巧凤送到村子口,巧凤上大学的费用,也是张婶一家辛苦种地,又去上山挖山货卖,才凑够给巧凤的学费和生活费,有一次张婶,想巧凤了,就凑够了路费,来到了巧凤上学的学校,来看巧凤。

巧凤看见了张婶,却态度冷漠,问张婶怎么来了?有的同学看见巧凤和张婶聊天,就问巧凤这是谁啊?巧凤说这是个远方亲戚,都没管张婶叫妈,还告诉张婶快回家吧,让同学看见了不好,张婶就这样被打发回家了,巧凤大学顺利的毕业,又找到了份好工作,就很少回张婶家了。

有一次张婶把巧凤找回家了,希望巧凤能领着张婶家的傻儿子,去城市里治疗一下,看看有治疗的希望没,就因为这件事,巧凤就跟张婶大吵了起来,说这个傻子,都这么多年了,还治疗啥呀?根本就不可能治疗好,就是个累赘,张婶听巧凤这么一说,也被激怒了,说巧凤就是个白眼狼,白养了这么多年。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巧凤说张婶,别把话说得那么漂亮,巧凤说张婶收养她就没安好心,指望着她养老,甚至想把巧凤嫁给她那傻儿子,巧凤说她那么努力读书,就是想摆脱张婶的控制,摆脱嫁给傻子的命运,巧凤说的话,简直比刀子都狠毒,把张婶气得哇哇大哭。

巧凤告诉张婶,以后就断绝了关系,老死不相往来,还告诉张婶以后别去城市里找她,巧凤摔门而走,张婶家的傻儿子,看见巧凤把张婶气哭了,想拦住巧凤,不让她走,巧凤一下子把那傻哥哥,推倒在地上,巧凤把事情做绝了,离开了这个小村子。

巧凤那真是颠倒黑白,把张婶形容成了心思恶毒的人,还说张婶想把她嫁给傻儿子,其实张婶根本没那么想过,如果那么想,就不会那么辛苦的供巧凤读书,没想到巧凤真是够狠,翅膀硬了,先抛弃了张婶一家,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是典型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与蛇”的故事,遇到过吗?


对于某些恶心的垃圾,说他是蛇,蛇都觉得被侮辱了

之前朋友有在遂宁一家名叫遂宁置信置业有限公司的房产公司做财务,17年的时候卷进了公司据说是偷税的烂事里,公司领导安排她向公司借款的方式转了2500多万出去,因为平时也有以个人借款的方式处理一些对方不能开票的支出,她也没怀疑,就借款把这2500多万的钱转出去了,转出去之后她看领导并没有向先前承诺的那样及时销账,她就催促公司销账,公司也没多大的实质行动,销账事情就一直没进展,就直接导致她一直欠着公司这2500多万,她跟其他财务的朋友以及一些其他的律师朋友说了这个事情,他们提醒应该是在偷税,她问当时的财务经理,也承认了和税相关,所有基本上就确定她极有可能是卷进偷税的烂事里了,而且这笔款是以她个人借款的方式出去的,借款的钱到了她的账户后,就成了她的个人资金,后面她再将钱转出就是个人行为,这样的来,此事件就是她的个人行为,法律责任最终有很大的可能由她个人承担,她估计就要为这个事情背锅了,她也慌了,一再要求公司领导销账,留下销账的证据,证明这个事情是公司安排下的行为,非个人行为,公司领导最后直接摆出了一副“我就不给你办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赖皮态度,她也差不多看出公司领导想让她背锅的计划,后来18年的时候还是逮着机会让领导办理了销账,然后走人,发现微信被人监控,她跟朋友从来不谈论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朋友跟她谈话的时候,话里有话地表明了知道她在公司的事,就知道她的微信通讯录应该也被人盗了,19年4月的时候,在她手机放身边的情况下,她的微信聊天记录被人远程删除了两次,第一次她以为是自己无意删除的,就又做了一个实验,跟同一个人再次聊天,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删除了,就证明确实是被别人远程删除了,人渣烂得毫无底线


我就是个农夫,把蛇养好了,给了我一嘴,毒发不能自理了,现在还想坑我骨头


九零年我在染织厂上班(后来合并到滨州造纸厂,零几年造纸厂也倒闭了),那时候房子紧张,女单身楼一层安排了家属住,有天晚上,有个姓魏的喝了酒调戏楼上路过的女单身,那女孩叫了她男朋友来打了姓魏的,我看到给拉开,把姓魏的拉到我的单身宿舍,他醒来却叫来他干兄弟来打我,说我打的他,后来我才明白,他和我打架是为了淹盖他耍流氓的事,还威胁我说他干兄弟的爹是教育学院的院长,原来是县长,他在厂里销售科,当时不到三十岁,心机却那么重,最后我气不过,找人打了他干兄弟,他看到也不管,躲了起来。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0日 18:11
下一篇 2022年4月10日 18:11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